中国医生在阿富汗 帮助妇女跨越死亡

2017-03-20 08:27:00 北京青年报 分享
参与

  去年11月,一段讲述曾在阿富汗为许多产妇接生的北京医生蒋励的视频感动了很多人。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过去几年间,有许多类似蒋励这样的中国女医生,走到了医疗设施落后的国家和地区,为当地人提供多一份的生命保障。

  阿富汗霍斯特妇产医院,就是2013年蒋励曾经连续奉献了3个月努力的地方,又迎来了一位中国女医生。阿依夏·那万,从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一直在北京积水潭医院担任麻醉科医生。她先后两次作为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前往霍斯特妇产医院,帮助当地的妇女跨越潜伏在身边的死亡威胁。近日,回到北京的阿依夏接受北青报记者的采访,讲述了她在阿富汗的故事。

  “微笑让我一下子释然了”

  2016年7月,阿依夏第一次作为一名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抵达阿富汗,随后前往霍斯特省妇产医院。如果在网络上搜索霍斯特省,会发现当地的新闻经常出现自杀式袭击、武装冲突、极端分子等。

  安全问题之外,还有落后的医疗条件。2013年,无国界医生调查了阿富汗项目所在地的800名病人及其看护者,在过去的12个月里,约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个人因为未能获得医疗服务而导致亲友过世。每三个人中就有两个人每日生活费只有1美元,而当地平均一次的医疗开支费用为40美元。

  在前往霍斯特的车上,阿依夏感到了紧张,“当地的一切都很陌生,我很想拍个照片,但是安全守则不允许我们拍照,就没有拍。当地人的样子干瘦干瘦的,看上去有点凶。”

  但一切在第二天发生了逆转,在从住宿地到医院的路上,阿依夏遇到了一位老爷爷,“他当时冲我微笑,充满了善意,隔着好远就开始冲我打招呼,我一下子就放松了。”阿依夏说,医院所在的小镇不大,当地人都知道,来到这里的外国人基本都是来照顾产妇、新生儿和病人的救援人员,因此尽管是生面孔,但路上的人都会对她致以善意的微笑。

  “第一次见到这么严重的子痫”

  来到医院,首先让阿依夏惊讶的是药物的缺乏,在北京的医院,药物往往非常齐备。而在霍斯特妇产医院,药物却十分匮乏。

  在北京,给患者输入升压或降压药刻意使用微量泵,它可以保证患者获得的药物量精确,“升压药物输多了,肺和脑会水肿,特别是子痫产妇可能会瞬间死亡;输少了,人的血压上不去,一样有生命危险。”但是在阿富汗的手术室里没有这种仪器,阿依夏只能在点滴时,数着滴落的滴数,根据浓度来计算给患者输入的药物分量。

  子痫即孕妇妊娠怀孕到生产期间会出现的疾病,由于死亡率很高,被视为产科四大死亡原因之一。在北京孕妇因为定期孕检,一旦发现征兆就会采取措施,而在阿富汗,当地人缺少定期产检的意识和能力,子痫病症便比较多见。

  第一次去阿富汗刚一个礼拜,阿依夏的医院凌晨时分收治了一名子痫病人,家人花了4个小时才把她送到医院,在阿依夏面前,这名产妇抽搐不止。阿依夏随后和医生一起为产妇做了剖宫产,但婴儿不幸夭折。最终,阿依夏靠输液、推射,终于将产妇的血压升了上来。状态稳定后,产妇被送往霍斯特中心医院,因为那里有ICU,根据无国界医生的规定,女医生不能离开驻地。

  阿依夏当天凌晨3点才睡着,一直祈祷产妇能够活下来,但是第二天才得知,产妇在早上不治身亡。阿依夏将这次的病例发给了一些妇产科医生和自己的老师,大家看过病例后一致认为,以病人的危重程度,阿依夏能维持她的生命到转院时已是奇迹,转院也是最能挽救患者生命的做法。

  几天后又一个病情几乎“一模一样”的子痫患者被送来医院。阿依夏一直留在医院亲自照看病人,没有呼吸机,她就手捏呼吸球,一直捏了两个多小时。最终母子平安。“虽然在抽搐的时候产妇咬到了舌头说不出话,但眼神交流让我放心了,她活过来了。”

  “她们反驳之后我感到很欣慰”

  在阿依夏的团队中,除了从其他国家来到阿富汗的无国界医生国际救援人员外,还有很多医院在当地招募的麻醉科医生在救助当地孕产妇的过程中给了阿依夏非常大的帮助。令阿依夏感动的是,这些护士除了平时参与各种医疗工作,在休息时间还会主动接受英语、医疗知识的各种培训,刻苦的精神令阿依夏印象深刻。

  2017年元旦,阿依夏第二次来到霍斯特妇产医院服务病人,阿依夏惊讶地发现,半年的时间里,当地麻醉团队技术已“突飞猛进”。

  有一天,医院接收了一名因为大出血已经休克的产妇,当阿依夏赶到医院,已有医生在对这名病人实施抢救了,“我加入抢救的时候,这个病人的血就像‘流空了’,经过一段时间抢救后,这个人的情况好转了。”将病人送入手术室后,阿依夏对病人实施了全身麻醉,由于此前的抢救中进行了一些准备工作,阿依夏对病人进行了一个快速的插管操作。在诊疗过程中本地麻醉大夫质疑她的一些处理方式,并有了很激烈的争论。

  尽管遇了质疑,但阿依夏十分欣慰,在她看来,靠外国医生的支援并非长久之计,培养当地的医疗队伍更有长远意义。

  16小时手术后的年夜饭

  2017年除夕夜前几天,医院的同事们了解到中国即将迎来农历新年,决定为阿依夏和医院的另一位来自中国的医生邹纬举办一次年夜饭大餐并一起看一场中国电影。然而当地时间除夕当天,阿依夏早上4点多就被叫醒,随后16个小时里,除了中午一两点扒拉了几口饭,都在参与手术救治有生命危险的产妇:一个产妇因为严重子痫陷入休克,在这一天里接受了两次手术,另一名产妇在家生产时发生大出血。直到晚上8点,手术才告一段落,大家这才开始准备年夜饭。

  提起年夜饭,阿依夏打开手机,翻看当天年夜饭的照片,虽然阿富汗的食材有限,但邹纬还是想办法为大家奉献了一场中式年夜大餐:醋熘白菜、炒西葫芦、可乐鸡翅、烧茄子,还想办法做了一条鱼。

  阿依夏告诉北青报记者,“大部分病人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家人可能都已濒临绝望,因此当经过手术保住生命的时候,他们会非常感谢医院的医护人员。”

  阿依夏第一次到阿富汗支援期间,另一名来自欧洲的无国界医生救援人员结束了她为期6个月的支援任务,但因为回家的飞机每天都发通知要延期一天,她在霍斯特多待了一个礼拜。在这一周中,有一天一个女人走进医院,一进门就将这名医生紧紧抱住,然后又紧紧地抱住了阿依夏。

  后来阿依夏才发现,这是一个月之前他们抢救的一个病人,“她来的时候,状况非常糟糕,现在康复之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她认得出我们,我们却没认出她来。救人一命的感觉让我觉得我付出的一切都有了意义。”文/本报记者 屈畅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