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新生儿二孩占比过半 专家呼吁全面放开生育政策

2017-08-12 07:41:00 华夏时报 分享
参与

  多地新生儿“二孩”占比过半

  专家呼吁全面放开生育政策

  华夏时报

  ■本报记者王晓慧北京报道

  100个新生儿中55个是“二孩”,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刺激了部分地区新生儿数量的增加。

  8月初,烟台市卫计委表示,自2016年1月1日全面两孩政策实施以来,今年上半年该市“二孩”出生增加明显,占出生总数的比例同比增幅较大,甚至已超过“一孩”的数量。而除了烟台外,广东、四川等部分地区同样存在着“二孩”数量首超“一孩”的现象。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原来计划生育政策比较严格的地方反弹力度比较大,因此出现部分地区‘二孩’出生量超‘一孩’的现象。但从数据上来看,‘二孩’的数量较之前并没有多很多,只是‘一孩’的出生率降得很快。”8月10日,人口问题专家、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生物统计学博士黄文政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二孩及以上”过半

  2016年,中国实施了全面二孩政策,这是继单独二孩之后生育政策的进一步调整完善,效果也明显大于单独二孩的放开。有数据显示,2016年1月的全面二孩政策出台,直接将可生二孩夫妇的范围扩大了9倍。

  如今,全面二孩政策已实施一年半之久,根据卫生计生统计数据,2017年前5个月,全国住院分娩活产数为740.7万人,比2016年同期增加7.8%,“二孩”及以上占57.7%,比2016年同期增加8.5个百分点。

  “这说明我国上半年‘二孩及以上’的出生数量确实超过了‘一孩’,不过,其中也包括了‘三孩及以上’。”8月8日,长期研究人口与生育问题、自主生育倡导者何亚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广东等一些人口大省的“二孩”人数超过“一孩”的现象比较多,其他地区暂无具体数据。

  其实,早在去年,山东、广东、四川等人口大省的“二孩”出生率就已明显高于其他地区,山东“二孩”的占比甚至已经过半。

  据记者了解,全面二孩政策刚开始实施,山东的生育意愿就被瞬间点燃,2016年,山东人口出生数量达到177万人,相当于全国的1/10,其中二孩出生占比63.3%。根据山东省统计年鉴,2016年人口出生率已经达到了1991年以来最高,为此,山东也被称为了“最敢生”二孩的省份。

  如今,这一现象还在延续,今年前4个月,山东省共出生55.3万人,二孩占比74%。除此之外,湖南郴州市调查显示,2017年上半年8家医院接生的孩子中,一胎3546人,二胎5740人,多胎1329人,分别占全部接生孩子总数的33.4%、54.1%、12.5%,二胎占比超过一半。同时,江苏连云港(6.230, -0.17, -2.66%)卫计委也分析指出,今年前6个月,新生二孩及以上出生1.53万人,其中,二孩及以上出生人数占出生总数的比例已由上年同期的46%上升到54%。

  就此,山东省卫计委相关人士预计,今年出生总人数与去年持平,而从各地的情况来看,二孩占比基本都在七成左右。

  这样的预测,明显高于2016年全年。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我国新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其中,二孩占到了45%左右,大概有800万到830万人。

  下半年全面放开生育政策?

  “二孩”出生量超过“一孩”,政策效果显现,不过,我国仍处于低出生、低死亡、低增长的人口再生产类型,生育政策调整直接影响出生人口的数量,对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影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生育政策何时全面放开依然待解。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45%,比2015年提高了十几个百分点。这说明全面二孩政策效果初显,对改善中国人口结构有一定作用。然而,虽然全面二孩政策有助于促进我国出生人口增长,但预计不会持续多久。原因是:第一,生育堆积效应只在头一两年比较明显,此后便很快衰减;第二,‘十三五’期间,我国育龄妇女总量每年减少约500万人,5年就减少2500万人左右;第三,尽管近几年我国二孩数量增多了,但同时一孩数量却减少了。”何亚福表示,根据国家卫计委的数据,2013-2015年,我国育龄妇女总量和“一孩”出生数都逐年减少,这意味着,“二孩”的增加量难以弥补“一孩”的减少量。

  记者通过梳理数据发现,2017年上半年的出生人口虽然多于2016年同期,但增速明显放缓,同时,“一孩”的占比明显减少。

  “生‘一孩’的群体大部分是90后,生‘二孩’的大都是70、80后,90后人数本身就少于后者。同时,长期的‘一胎化’政策已经完全改变了中国家庭的生育观念。在其他低生育率国家,父母需要强烈的理由才不会生育第二个孩子,而在中国城市,父母现在需要强烈的理由才会考虑生育第二个孩子,而农村则在向城市看齐,这种将‘一孩’当成默认选择的现象比较普遍。” 黄文政表示,长期低生育率加剧人口老龄化,导致养老负担沉重,育龄家庭不堪重负,这反过来也会抑制生育意愿,又是一个恶性循环。

  就此,何亚福表示,虽然有些地区出台了一些鼓励生育“二孩”的措施,但生育政策仍然没有完全放开,一些地方仍然对“抢生二孩”的夫妇征收社会抚养费,仍然处罚生“三孩”的夫妇,建议应该尽快全面放开生育,并出台鼓励生育的措施。

  根据各地统计局发布的报告显示,部分地方已针对因“二孩”而增加用工成本的企业给予政策优惠和奖励;另一方面,建议企业给备孕女性提供用工安全感,给予“二孩”夫妇比“一孩”更长的带薪休假时间,且休假的工资可以适当上涨。

  “即便全面放开生育政策,生育率也只会在头两三年因生育堆积的释放达到或接近更替水平,但出生人口峰值将远低于1990年代初期的水平。”黄文政预测,中国人口到2100年也难以超过8亿,这个结果是考虑到了计划生育政策的放开对生育率的影响,以及人口寿命的增长等多种因素而计算出来的,应该来说是目前相对比较科学和有代表性的观点。

  就此,黄文政表示,希望政策能够有所改变,尽快发布全面放开甚至鼓励生育的政策。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