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瞒着患绝症母亲 陪她走好“最后的旅程”(图)

2017-10-12 08:56:00 郑州晚报 分享
参与

  2016年8月8日,马昕和母亲在新疆旅游

  如何让老人走好“最后的旅程” 听“全国文明家庭”咋说

  陪他们做想做的事情,让他们快乐、有尊严地离去

  10月5日,央视《新闻联播》头条以“【砥砺奋进的五年·为了总书记的嘱托】修身齐家 树立好家风”为题,介绍了“全国文明家庭”郑州马昕家庭的好家风,10日的郑州晚报对此进行了报道。

  昨日上午,蒙蒙细雨中,马昕家庭的亲友们聚集在新郑龙湖福寿园,为马昕的母亲杨秀坤举行骨灰安葬仪式。杨秀坤今年1月11日零时16分与世长辞,享年76岁。生前,她曾被评为郑州市十佳母亲。

  令在场所有人感动的,不仅是杨秀坤平凡而伟大的生平事迹,更有马昕分享的惊世骇俗的“新孝道”。在得知母亲身患不治之症、医生断言她的生命不足3个月时,马昕隐瞒了母亲病情,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见她想见的人,陪老人走好生命“最后的旅程”。

  郑报融媒记者 张翼飞 文/图

  母亲身患绝症,他隐瞒病情

  陪她去想去的地方、见想见的人

  骨灰安葬结束后,参加仪式的近百人又来到陵园旁的会议中心,这里是“第五届中原孝道文化论坛”的会场,马昕跟大家详细地分享了自己的“新孝道”。

  马昕说,母亲幼年早早辍学,将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妹,帮助大人干农活做家务。结婚后,婆家又是个大家庭,丈夫在学校教书,她又脏活累活抢着干,孝敬爷奶公婆。奶奶偏瘫在床5年,她悉心照料至奶奶87岁去世。母亲为儿女们树起了表率,让好家风代代相传。

  2016年2月,杨秀坤感冒咳嗽不止,最后检查是胰腺癌晚期,医生说母亲生命的时光最多还有两三个月。

  母亲的病情如晴天霹雳,令马昕难以接受。但冷静下来之后,他决心让母亲快快乐乐地告别人间。于是,他将病情通报给洛阳的妹妹,并迅速召集在郑州的几个家庭成员,集体研究应对措施。最后形成一致意见:不能让母亲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浑身插满管子靠呼吸机、打强心针来维持生命!那种方式,只能让老人在痛苦中告别。

  在老人最后的时间里,他们要陪伴在老人左右,陪她去她想去的地方,见她想见的人。

  马昕和弟弟妹妹们约好,不仅不给母亲透露病情,连父亲和哥哥、姐姐都要隐瞒,不能让他们每天见母亲时过于悲伤或过分殷勤,让老人有所察觉。

  他们说母亲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不住院、不放疗、不化疗,马昕利用去年一年的所有公休和节假、周末,带着母亲和父亲去了天津、安徽、湖北、新疆、山东等地,以及自己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外甥杨威一家还陪老人到了香港、澳门等地。旅途中,轻松旅游观光,品尝各种美食,和每一个想见的亲友畅聊,包括母亲的发小以及对母亲有恩的故人。

  2016年7月19日,全家为杨秀坤过76岁生日

  直到母亲临终,他才说出真相

  弥留之际老人露出了笑容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过程中,老人的病情相当稳定,只是个别时候感到一点疼痛。马昕“串通”家里人的周密安排和悉心陪伴,让母亲的生命比医生的判断足足延长了11个月!而且实现了母亲有生之年所有的愿望!

  今年1月10日中午,身在河北沧州办事的马昕接到外甥女杨洁的电话:“小舅,您尽快回来,姥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马昕闻讯,风驰电掣般赶回郑州,飞奔到母亲的床前,拉着她的手说:“妈,我回来了!”老人虽然已经在弥留之际,但看到他时,依然努力露出笑容。

  在此之前,由于母亲病情恶化,马昕不得不向父亲说明了真相。父亲虽然悲痛万分,但还是支持他们的行为,说他们这样做是对的。因为两个月前,马昕父亲问老伴儿还有什么心愿未了时,她高兴地说:“没有别的什么心愿了!”此时此刻,望着气若游丝的母亲,马昕双膝跪在母亲面前,抱着她哭诉了之前有意隐瞒的点点滴滴,直到母亲的身体不再温热……

  他相信母亲能听到儿子的诉说,赞同儿子的决定,明白儿子的心思……

  马昕分享自己的“新孝道”

  让患有绝症的老人快乐、有尊严地离去

  才是对他们更深沉的爱

  分享环节结束后,马昕接受了郑报融媒记者的专访,介绍自己为什么有萌生这样与惯性思维不一致的新的行孝方式。

  他说,因为与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研讨孝道文化,接触到很多真实的案例。

  经济学人发布的《2015年度死亡质量指数》,英国位居全球第一。这是因为当患者所罹患的疾病已经无法治愈时,英国的医生除了“提供解除临终痛苦和不适症状的办法”外,还会向患者家属提出多项建议和要求:

  1.要多抽时间陪病人度过最后时刻;

  2.要让病人说出希望在什么地方离世;

  3.听病人谈人生,记录他们的音容笑貌;

  4.协助病人弥补人生的种种遗憾;

  5.帮他们回顾人生,肯定他们的过去;

  …… ……

  他非常认同这种做法,他希望儿女们摒弃那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观念,孝心不是选择最贵的药和最先进的手术,而是选择最少的治疗,让患有绝症的老人快乐地、有尊严地离去,才是对他们更深沉的爱。

责编:沙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