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椒凤爪卖不动:有友食品高管动荡 经销商或利益输送

2018-01-11 08:4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2017年的IPO是“第一股之年”。继坚果电商三只松鼠、杯装奶茶香飘飘之后,有友食品也抓住年末的尾巴,更新了招股书。这意味着,泡椒凤爪第一股将在此后的一个月内上会审核。

  作为个案,有友食品此番上会意义不凡。公司集聚了产品结构单一、三类股东、股东人数超400人等敏感问题。此前,产品单一的香飘飘过会后六个核桃被否,存在三类股东的博拉网络过会后奥飞数据被否。而200人的股东人数限制,在拥有383户股东的科顺防水过会后,又有了希望。

  换言之,此刻的有友食品宛如一道光,出现在众生迷惘的时候,其审核结果将非常具备实操指导。相信有很多排队的吃瓜企业等着围观有友食品上会,观察君就免费给大家扒一扒这家企业泡椒凤爪到底卖的如何。

  增利不增收 泡椒凤爪卖到头了?

  泡椒凤爪很多人都吃过,但很多人大概不知道,这个在某一年爆红的休闲小零食,有友食品一年能卖2.7吨。这还只是一家的数据,全国做泡卤休闲食品的有600多家。

  靠着庞大的消费市场,鹿有忠把一个小作坊做成了净利上亿的公司。1997年以前,鹿有忠还在开泡椒风味酒楼。2016年,鹿有忠一手创办的有友食品营业收入达8.3亿,净利1.2亿。当然,这跟绝味食品、好想你几十亿的收入差了那么几个级别,但起码也算个小土豪。

  翻身小土豪后,鹿有忠的表现没能免俗。有友食品作为一个家族企业,鹿有忠及其妻女股权占比达91.5%。三年时间内,公司累计分红约8927万元。公司不存在长期、短期借款,每期末货币资金科目余额上亿,2016年这一数字达到2亿元。而这些钱大部分都躺在了银行的结构性存款、理财产品中。

  对比资金状况,有友食品的业绩就没有那么游刃有余。2012-2016年,五年期间内,有友食品营业收入维持在7.52~9.78亿元,净利润在1.08~1.37亿元。其中,营收峰值出现在2013年,净利峰值出现在2012年。整体上,近三年,公司业绩表现不突出,小幅下滑。净利润方面,虽然没有再回到2012年水平,但近三年呈现上升趋势。增利不增收的现象出现,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方面,有友食品产品结构单一,公司76%的营业收入来自于泡椒凤爪。其中,65%的收入又来自于西南地区。区域性、单一性是公司持续增长的重要限制因素。发审委反馈意见中,也要求有友食品提出改善措施。无奈,公司对经销商模式情有独钟。倚靠现有经销商的话,突破区域限制似乎不太可能。

  新增皮晶、竹笋的产品差异化策略,又显得杯水车薪。2014-2016年,竹笋的销量不断下滑,分别为1938.41吨、1856.44吨、1847.77吨。招股书中,皮晶没有完整数据,只显示2015年实现销售收入5614.09万元,较2016年增幅42.1%,但这没能止住公司总体的下滑趋势。

  另一方面,增利的原因在于毛利率的提升。报告期内,公司泡椒凤爪的毛利率由29.99%上升到33.55%,主要受益于销售价格的升高以及采购单价的降低。其他产品毛利升高的情况也类似。但原材料采购价格波动不可控,此方法的可持续性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观察君发现这家公司的员工薪酬有点低。资料显示,有友食品生产人员月薪在3千元左右,低于重庆市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平均工资。2015年业绩不景气,生产人员的月薪直降到2333元,不由让人想起血汗工厂。

  按照现金流口径,公司全体平均员工薪酬为6.21万元、6.11万元、6.46万元。对比同行业,可比公司好想你、恰恰食品、煌上煌的均值为6.13万元、7.28万元、7.16万元。再联系,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均低于行业的事实,可见,不增收的情况下,为了增利有友食品可是下了一番狠心。而这其中有多少水分,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副总、董秘、财务总监集体离职

  说了这么多,可以看到,目前有友食品的处境很尴尬。按照招股书公布的技术工艺,泡椒凤爪这个行业门槛不高,有辣媳妇、奇爽等600多家企业在后面追赶。

  而食品产业研究员朱丹蓬曾表示:“有友食品被贴上了不健康的标签,市场以三四线城市为核心,加之产品可创新空间有限。未来市场购买力跟不上产能释放。”消费升级的情况下,产品上升空间不大。

  站在产业链的角度,有友食品的脆弱也显而易见。2015年,受宏观经济因素影响,消费者购买意愿不强,导致公司主打的快消品受到不利影响。同期,下游经销商数量减少34家,生产员工工资锐减。

  公司也不是没有挣扎。2015年,有友食品在经销模式下宣传费用增长了512.91万元,同比增速36.1%。但最后,-14%.55%的营业增速显示了残酷的事实。更残酷的是,也是这一年,公司高管集体出走。观察君不禁怀疑,这个公司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

  副总经理冉小军、任晓琴,董事、副总经理任晓琴,董秘凌伟,财务总监朱绍慧等4名高管在这2015年上半年先后离职。彼时离它登陆新三板仅4个月。

  离职的影响是广泛的。按照主板上市条件,“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制人没有发生变更。有友食品要到今年上半年才符合要求。其次,冉小军、任晓琴、凌伟各持有有友食品0.28%的股权。大面积的核心人员离职对公司稳定性有较大影响,公司此前就有过这样的先例。

  2011 年 3 月,路倩原进入有友实业并担任其董事、总经理。2011 年 4 月,鹿有忠将其所持有友实业 120 万元权益以120 万元转让给路倩原。2012 年7 月,路倩原自有友实业离职。由于对路倩原所持有友实业权益的处置双方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对簿公堂。最后,鹿有忠将上述股权以765.4 万元转让款达成和解。扣除 120 万元借款后,剩余金额 645.34 万元鹿有忠一次性支付给路倩原。

  个体户经销商或利益输送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估计都有了自己的印象。有友食品作为家族企业,颇有默默卖零食发小财的味道。不打广告、不拓渠道、不开专卖店,倚靠经销商打天下。但作为一个面临公众检验的公司,这是远远不够的。

  查阅资料显示,2013—2017年上半年,公司第一大客户扎基西路金锣合鑫商行年采购数额在4200万元以上,而这是一家个体户。个体户的麻烦在于不开发票和现金交易。

  其个体户经销商双流鑫未食品经营部相关人士曾对媒体表示,如果从他们购买的话,要开发票就需加3~5个点才能进货,“厂家以最低价钱给了我们,如果我们要发票,厂家也要加点。”

  更有甚者称,只有进货一定量才可以开发票。这无疑给发审委的核查增加了难度,并且下游客户不要发票的话,极容易出现利益输送。有友食品前五大经销商中,出现过四家个体户。这四家的销售收入均在一千万以上。而总体上,这样的经销商还有很多。公司前五大经销商占比较低,为13%左右。头部经销商尚且不规范,小经销商更无法想象。

  另外,公司目前股东人数为401。其中,三类股东契约型私募基金、资产管理计划(主要指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包含在内。股份的确权及股权穿透将成为本次审核的关键,观察君将继续关注。

责编:李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