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突围:辽宁的未来不是儿童 而是老人?

2018-08-10 09:25 中国新闻周刊

  钱从哪里来?

北京胡同里的老人。图/视觉中国

  对辽宁而言,最大的问题是,钱从哪儿来?这也是对“未富先老”地区最大的拷问。

  2016年第一季度,辽宁经济首次出现负增长,增速只有-1.3%,在全国垫底。2017年,GDP增速回升到4.2%,仍低于全国6.9%的水平。

  与此同时,不断加剧的老龄化,造成辽宁的养老金缺口持续扩大。

  2014年,辽宁省养老金开始出现当期收不抵支。

  2015年,辽宁企业养老保险基金可支付月数仅为8.9个月,当年的全国平均水平为17.7个月。2017年,辽宁降到了5.9个月。

  辽宁省发改委原主任王金笛指出,据辽宁省人社厅2016年的测算,辽宁省当年养老金缺口337亿元,2017年是412亿元,2018年升至501亿元,2019年598亿元,2020年的缺口达到698亿元。

  因此,在2016-2020年期间,辽宁省总的养老金缺口将达到2546亿元。

  2018年7月1日,养老保险基金中央调剂制度开始在全国正式实施,谈论多年的养老金中央统筹终于靴子落地。

  梁启东认为,这一制度对辽宁是一个重大利好消息,但仍需要突破体制障碍,实现更深层次的统筹。“下一步就是讨论,谁的孩子谁养。”

  考虑到辽宁特殊的历史和体制,他建议国家按一定比例负担部分央企退休人员的养老金,而不是全部让地方承担。

  宋丽敏则建议加大企业年金的推广。但鉴于辽宁的经济现状,很多企业入不敷出,要想推广企业年金,需要政府和企业共同承担。例如,政府可以出台税收优惠政策,或发放补贴以抵免职业年金的部分费用。

  “当然从根本上讲,还是要升级产业结构,调整产业布局,发展经济。”她说。

  赵秋成则指出,所有的人口问题都既是经济问题,也是社会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大人口”观念。中国以前长期认为,人口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外生变量,但现在人口要素不断内生化,成为重要的内生变量。

  《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要科学预测分析人口因素对重大决策影响,促进经济社会政策与人口政策有效衔接。

  《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指出,今后15年,中国人口发展将进入深度转型阶段 ,人口自身的安全以及人口与经济、社会等外部系统关系的平衡,都将面临不可忽视的问题和挑战。

  辽宁省老龄办宣联处处长郝明利说:“辽宁省新出台的规划,至少释放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它是在向辽宁全省宣告,应对老龄化,已经迫在眉睫。”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