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份彩礼要花16年收入 中央一号文件:对天价彩礼整治

2019-02-22 09:22 每日经济新闻

  1份彩礼要花16年收入?单身男别慌,中央一号文件来管这事儿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摄图网 (图文无关)

   结婚是个喜庆的话题,但彩礼让人五味杂陈。

   一份彩礼,代表了年轻人对幸福生活的向往,但一份天价彩礼却是整个家庭的沉重负担。根据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燕舞的计算,在一些农村地区,婚房、现金等彩礼的价值甚至可以达到一个农村劳动力16年的总收入之多。

   不过,这种不良风气已经引起了中央的关注。2月19日,中央一号文件对外发布,在乡村治理方面特别指出:“对婚丧陋习、天价彩礼、孝道式微、老无所养等不良社会风气进行治理。”

   这是中央一号文件首次针对天价彩礼等社会不良风气明确提出治理要求。

  农村成高价彩礼“重灾区”

   从洋车手表缝纫机,到冰箱彩电洗衣机,再到现在的要车要房要现金,结婚彩礼已经成了年轻人成家前的一道坎。而这道坎对于农村家庭来说,可能更加难以跨越。

   据山东人民广播电台资讯,一位村民对记者表示,在老家,经历了“小定”、“大定”之后才能结婚。“小定”就是定亲的意思,“大定”则是过彩礼钱。该村民表示,自己的堂弟在“小定”时给了女方6万元作为定亲钱,随后女方又提出要26万元作为彩礼。如此的狮子大开口,压得男方家庭喘不过气。

   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在河南驻马店市某村,一对情侣恋爱6年,女方家里却一直不同意女儿与男方家长见面,理由是“彩礼没备齐”。女方向男方索要40万元彩礼,此外男方还需在市区备齐车房,房本要写俩人名字。

   东北小伙刘杰则对记者表示,他和前女友已经谈恋爱5年,到了谈婚论嫁时,女方提出必须在市区买房,要不就支付40万元的彩礼。“我们村里过去都是自己建房,我也有一套3层的独栋,但女方家里不满足,还要40万元彩礼,最后只好分手。”

   更有甚者,近日媒体报道,一位错峰返乡的父亲连续多年坚持春节在岗;他表示想多赚些钱,给儿子凑够彩礼。“50多万呐,得在我能干动的时候攒够了。”

   新浪微博#结婚必须要彩礼吗#话题目前已有1.4亿的阅读量,并有5.6万人参与讨论。一些网友留言表示,大额彩礼很常见:

但也有网友认为天价彩礼早就该规范了。

   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燕舞发现,上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男方结婚费用对大部分农村家庭来说都算不上负担。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男方家庭婚姻成本开始上涨,金额相当于当时一个农村劳动力年收入的3到4倍。彩礼数额爆发性增长是从2000年后开始的。

   刘燕舞透露,从2000年开始,农村彩礼金额膨胀严重,部分农村地区的彩礼数额飙升到1个农村劳动力7年的收入,再加上房子等硬性条件,总金额相当于当时一个劳动力16年的总收入,比上世纪90年代增长了4倍以上。“到2012年左右,部分农村地区的彩礼金额开始涨到10万出头,附带要求城市商品房、车子,以及首饰‘三金一银’等,总金额高达几十万元。”

   2月20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解读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时指出,现在乡村治理,特别是基层治理有一系列的问题和挑战,比如乡风文明方面,婚丧陋习、老无所养等一些农村不良风气有所抬头。针对这些问题,2019年的一号文件对乡村治理进行了重点部署,提出要完善乡村治理机制,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推进农村移风易俗,革除陈规陋习,建设文明乡风。

  农村男女比例失衡是主因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当前人口性别比失调的情况比较严重。农村婚姻市场中男多女少,是彩礼坐地起价的重要原因。

   1月21日,2018年人口数据出炉。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8年末,中国大陆总人口139538万人。从性别结构看,男性人口71351万人,女性人口68187万人,总人口性别比为104.64(以女性为100)。这意味着,男性比女性多出3164万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教授翟振武接受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采访时表示,出生性别比持续偏高的状态下,男性可能会下探到更低的年龄段去寻找配偶,这又会对下个年龄段的男性形成挤压。“除非出现大规模的移民,否则这种长期累积所形成的3000多万‘剩男’短期内是无法缓解的。”

   在我国农村地区,男女性别比例失衡的情况可能更加严重。

   湖南省第三次农业普查结果显示,农村人口中男性多于女性,其中男性人口 2755.13万人,比女性人口多 291.34万人,男女性别比为 111.82(女性人口=100)。在各个年龄段中男女性别比均高于100。

   湖南的情况只是全国的缩影。根据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数据,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中,男性比列为52.5%,女性为47.5%。具体而言,2016年,全国农业生产经营人员31422万人,其中男性16494万人,女性14927万人,男性比女性多1567万。而从生产经营人员年龄结构来看,大多为青年和中年人。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此外,经济不发达也是原因之一。竹立家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要遏制“天价彩礼”的风气,还是要改变观念。究其根源,关键在于如何大力发展经济,推动农村地区的发展。

   竹立家对记者表示,当前,天价彩礼的现象大多发生在农村。而农村家庭子女较多,生活水平有限,有些人甚至把要彩礼作为发家致富的渠道。“有些农村观念落后,有攀比之风,这些都导致农村容易出现天价彩礼的现象。”

  三管齐下遏制高彩礼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明确指出,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查明属于以下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

   (一)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的;

   (二)双方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确未共同生活的;

   (三)婚前给付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

   适用前款第(二)、(三)项的规定,应当以双方离婚为条件。

   华律网显示,根据《婚姻法解释(二)》,返还彩礼的范围主要限制在男女双方未结婚的情形下。如果男女双方没有登记结婚,男方给付的彩礼应该返还。如果已经登记结婚,结婚时间比较短或者确未共同生活,实质性的夫妻生活并没有开始,双方没有建立起夫妻间的权利与义务关系,男方给付的彩礼应该返还。如果一方因彩礼的给付造成其生活的绝对困难,不足以维持当地最低生活水平的,可以有条件的支持一方请求返还彩礼的诉讼主张;对于男方结婚超过1年以上的,原则上不支持一方要求退还彩礼的诉讼请求。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