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感谢患者家属彰显医患信任可贵

2019-03-29 08:27 北京青年报

  乔杉

  “和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模样,看着你们抱着小依依幸福地离开,你们又用如此隆重的形式,让我们体会到我们所有的付出收获到了最大的价值”,“都说医者是暗夜里的提灯者,其实我想说你们就是那盏灯,帮我们抵御了黑暗,照亮了我们正在走的路”。这段温暖的文字来自于一封感谢信,是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儿科护士长叶娟几天前写的,收件人是一位32岁的新晋奶爸,他的女儿依依在浙大一院儿科住院40多天,几天前刚刚出院回家。(3月28日《钱江晚报》)

  见过太多病人、家属给医护人员写感谢信,这一次,却是医护人员给病人家属写信,而且写得这么动情,竟然把病人家属写成了照亮黑暗的灯。这确实不多见。

  这位护士长有着19年的从业经历,可称“见多识广”。这个病人家属给其留下的最大印象,就是信任。比如说,他总是“积极配合医生”,因为孩子病情原因有一天签下了8份知情同意书,有一次已经踏上回老家台州的路,动车还没到终点站,接到电话又赶过来了,“他同样没有埋怨抱怨”。而其高峰,是这位爸爸给孩子起名“浙依”,原因是“母女都是浙一救治的,取名浙依,依靠浙一,希望她能感恩”。

  如果跳出具体情境,即便有着起名这样的情节,也不能说这位病人家属所做的事情有多么“感天动地”。就连这位病人家属也在表示,“护士长给这封信的时候,我有些纳闷,我也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怎么还给我写感谢信了”。这不能简单理解成是谦虚,一位病人及其家属信任自己的医生,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当医患双方连基本信任都失去时,在一意孤行里必然留下一地鸡毛。

  有人可能会说,信任的前提是值得信任。问题的关键是,你首先得打开心门,如果始终把心门关着,即便打开了一扇窗户,也带着成见在一旁疑神疑鬼,势必造成很多扭曲。正如这位病人家属所说,“有这么多专业的医生护士为我的老婆孩子保驾护航,我能做到的就是信任他们,相信他们的专业技能,认可他们的技术”。这种信任,其实是当前医患的稀缺品。

  诚然,当前医患领域出现了一些问题,简单否认问题不对,但肆意放大和生造矛盾也是不对。由于受到“坏消息感染症”的影响,很多人习惯性地给自己披上了“软胄甲”,这么做看起来拒绝了一些可能的风险,但也拒绝了更多的温暖。永远不要否认,我们需要大量的好医生,我们身边也存在大量的好医生。正如在这位新晋奶爸眼中,他和女儿遇到的医生,就十分值得尊敬,十分值得信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位护士长感慨来自病人及其家属的一些不理解和苛责,“我们也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坚持的意义,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甚至也会有人中途放弃,2014年到2016年,仅3年时间,全国流失儿科医生14310人,占总数的十分之一”。由这样的情愫出发,或许更能理解这位新晋奶爸看似平常的举动,传递的却是并不简单的信任。如同我们应该相信有大量好医生存在一样,也应该相信身边有着大量的好患者和好家属存在,时时刻刻给当前的医患关系传递温暖,传递信心。

  在这位医生给家属的感谢信中,我们能够读出好患者和好医生同样重要。过去讲信任是一种美德,其实信任还是一种能力,特别是对医患关系来说,信任不能包治百病却是不可或缺。信任是双向的,既有患者对医生的,也有医生对患者的。如果失去了信任,医患关系将只剩下机械式的冰冷,最终受到伤害的其实是医患双方。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