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北制药业绩受困高层动荡 面临环保升级改造压力

2017-02-14 09:11:00 北京商报 分享
参与

   原标题:华北制药业绩受困高层动荡

   刚刚为治污交了5000万元学费的华北制药再次遭遇董事长辞职,并因此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华北制药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郭周克因个人原因辞职,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这距上任董事长提出辞职仅有4个月时间。华北制药2011年开启从原料药向制剂药的战略转型,营收持续下滑。在政策力度加强、环保成本加大、高层频换的情况下,华北制药能否成功转型还是未知。

   两年三次换帅

   董事长辞职对于华北制药来说似乎成为一件寻常事。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7年2月9日收到公司董事长郭周克的书面辞职报告。郭周克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辞职后郭周克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这已是两年来华北制药第三次换帅,而这次离上任董事长辞职仅隔4个月。

   2015年1月,华北制药公告称,为进一步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推动集团化建设,王社平不再兼任公司董事长职务,一致同意推举杨海静担任公司董事长。杨海静担任华北制药董事长不足两年时间提出辞职。2016年10月,华北制药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杨海静的书面辞职报告。杨海静因工作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等职务。

   如此高频率的换帅动作吸引业内较高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关注。2017年2月11日,华北制药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要求华北制药在2月15日之前披露短期内董事长频繁更换的具体原因,以及短期内公司董事长频繁更换对公司战略稳定性、业务发展、经营业绩等是否产生影响及具体情况。

   业绩承压

   两年三次换帅或与华北制药业绩有关。2016年10月,华北制药发布2016年三季度财报显示,2016年1-9月,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100%左右,上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154.5万元。不过,华北制药表示,此次利润增长的原因主要来自于政府补助、债务重组折让收益以及参乌胶囊终止研发后的累计发生资本化研发支出减少。

   梳理华北制药近几年业绩可以发现,该公司近年营收情况并不理想。华北制药2014-2016年上半年营收一直在下滑,幅度分别为24.42%、15.87%和12%。华北制药营收情况不理想的原因主要为调整产品结构及搬迁、环保升级改造,以及医药及其他物流业务收入的减少。

   另外,有媒体报道,冀中能源重组华北制药后曾高调规划,定出“一二三”的发展目标,即2011年销售收入达到100亿元;2013年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2015年销售收入达到300亿元。但2015年年报显示,公司仅实现“销售收入近百亿元”,远远未达到当初规划的目标。

   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华北制药披露并核实上述情况的同时披露后续在公司董事会及控股股东冀中集团将采取的有效措施。

   转型困境

   屋漏偏逢连夜雨。华北制药在面临高层频换、业绩承压的同时,还将面临环保升级改造带来的压力,而环境因素或成为该公司能否实现从原料药到制剂药成功转型的主要因素。

   公开资料显示,华北制药前身华北制药厂,曾为国内最大的制药企业之一,开创了我国大规模生产抗生素的历史。上世纪90年代末,华北制药因放缓市场竞争、经营不善等原因举步维艰,2009年河北省国资委属下的冀中能源对华北制药进行重组,借此对华北制药实施改革。 2011年前后华北制药开启战略转型,从原料药向制剂药进行转变。

   医药行业一直都是污染大户。上个月,华北制药因雾霾停产一个月,利润亏损超过5000万元。分析人士认为,环境因素是华北制药必须要考虑的黑天鹅,环保成本只会越来越高,政策力度也在加大,华北制药能否实现从原料药到制剂药的成功转型,或许会成为关键因素。

   第三方医药服务平台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曾预计,医药企业的治污费用非常高,要花几亿元或者更多,从前在环境执法力度不强时,企业往往愿意被罚款也不愿进行环保投入;如果新《环保法》落实到位,现在的污染大户需要投入相当于几年利润的资金进行冶理才能生存下去。

   北京商报记者 刘宇 郭秀娟/文 CFP/图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