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生死门 乳业优等生能否起死回生

2017-03-27 08:43:00 北京晨报 分享
参与

  半小时股价暴跌85%、卷入巨额债务危机、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乳企辉山乳业正以一种骇人听闻的姿态引发关注。“黑色星期五”之后,曾经的东北最大民营企业之一、乳业行业优等生——辉山乳业走向了命运的分岔路,能否起死回生仍是未知数。

  港交所史上最大跌幅

  一场内部会议惹的祸

  3月24日,一个普通的星期五,没有任何征兆,辉山乳业股价突然跳水,短短十几分钟里,跌幅便超过90%,股价从2.81港元最低跌至0.27港元。随后辉山乳业紧急停牌,85%的跌幅,令320亿港元市值转瞬间灰飞烟灭,创港交所史上最大跌幅。截至辉山乳业停牌,辉山乳业市值仅为56亿港元。

  这场世纪惊天跳水引发了传言和猜想漫天飞舞,有传言称,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辉山约30亿现金投资沈阳房产目前无法收回。面对突如其来的暴跌,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显然一点儿准备也没有,只对媒体回复了“一切以公告为准,其他的还不清楚”寥寥数字。

  传言最后都指向了一场内部会议。沈阳市政府以及银监局方面在3月23日下午2点召开了辉山乳业债权相关银行的工作会议,会议通知显示,包括辽宁省金融办、沈阳市政府、辽宁银监局以及当地工行、农行、中行、平安银行等23家债权银行、辉山乳业相关负责人均参与了协调会议。

  据媒体报道,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会上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据悉,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至130亿元。

  正是这场会议引发了次日辉山股价的惊天大暴跌——债权逾期的消息传导至二级市场,断崖式下跌突袭。

  浑水报告后遗症

  内地资金趁暴跌抄底

  作为MSCI中国指数成分股,且为沪港通交易标的,辉山乳业的暴跌使得一波南下的内地投资者很受伤。

  去年12月16日和19日,著名的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了两篇做空辉山乳业的报告。报告显示,辉山乳业至少从2014年开始发布虚假财务报表、夸大其资产价值及负债颇多。但辉山随即一一给予驳斥,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随即以增持回应,辉山乳业股价止跌回升。在与浑水交手后的三个月,辉山乳业股价一直保持坚挺,就在人们要淡忘浑水做空事件后,辉山乳业股价毫无征兆地狂跌,“虽然我对结局胸有成竹,但是完全没有想到事态会以这样的节奏发展。”浑水创始人Carson对媒体表示。

  “浑水在辉山身上撕开了一个口子”,乳业专家宋亮指出,在3月24日的暴跌中,做空者蜂拥而至。P2P平台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表示,辉山乳业股价出现暴跌主要是因为债权逾期影响了二级市场的股价,再加上外资机构做空。周世平表示,红岭创投与辉山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并非外界传言的10亿元股权合作。

  由于辉山乳业为沪港通交易标的,也使得南下的内地资金在这波下跌中受伤严重。

  辉山乳业自2014年底便入选沪港通下港股通股票名单,并获得内地资金的持续买入。在这场世纪大暴跌中,内地资金进场抄底。辉山乳业24日再次排在沪港通下港股通十大成交股的第6位,其中买入金额约1.26亿港元,卖出金额仅不到200万港元,这也意味着,接近1.24亿港元的内地资金早盘买入辉山乳业。等待他们的是丰厚回报还是遥遥无期的停牌?这些抄底资金也如辉山乳业一样在等待命运的审批。

  3月24日晚间,上交所在新闻发布会上也针对辉山乳业股价波动给出了回应,提示投资者在通过沪港通投资港股的过程中应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充分知晓市场风险,谨慎交易理性投资。

  政府出面拯救辉山

  乳业优等生能否起死回生

  目前,处于风暴中心的辉山乳业生产经营照旧,北京晨报记者登录辉山乳业微信官方商城发现,官网上的一切产品销售照旧。这家历史可以追溯到1951年的企业有着辉煌的过去,是国内率先实现奶源全部来自于规模化自营牧场的大型乳制品企业。2013年9月,辉山乳业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全球发行额13亿美元,跻身有史以来全球消费品公司首次发行前十名,上市首日市值近400亿港元,跻身中国乳业境外上市公司市值前三甲。

  种种迹象显示,政府正在主导营救这家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名员工的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政府、商业银行、小贷公司正在展开合力“营救”。在一场多达23家银行参加的金融维稳会议中,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对辉山乳业要有信心,希望能给辉山乳业四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中国银行、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和浙商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辉山乳业,相信其有能力四周内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辉山的百亿规模债务,不是辽宁省政府可以负担得起的,省政府或许可以推动债务重组,但也不过是给辉山续命而已”,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北京晨报记者表示,辉山目前的问题是资金链断裂,如果再爆出财务造假问题,这两个问题的叠加下,辉山乳业即便是不死,也是行尸走肉了。而乳业专家宋亮则指出,如果能够解决资金链问题,辉山还是有希望逃过一劫。

  北京晨报记者 陈琼

  ■各方反应:

  辽宁省金融办:买地救辉山

  3月23日,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组织多家债权银行以及机构召开会议,会议上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对辉山乳业要有信心,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农村商业银行和浙商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六十多年历史的东三省最大乳企辉山乳业,相信辉山乳业4周内能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

  有消息人士称,目前辽宁省政府已经花9000多万元购买辉山的一块土地来为辉山乳业注入资金,同时要求各金融机构对辉山乳业这次欠息作为特例,不上征信不保全不诉讼。财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

  平安银行及中国平安

  未持有辉山

  针对有媒体报道“平安银行强制平仓致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一说,平安银行3月25日正式回应称,34.34亿股股份都在质押中,平安银行强制平仓的消息不属实。平安银行表示,冠丰有限公司为辉山乳业的控股公司,冠丰有限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平安银行及股东中国平安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平安银行方面表示,正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将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

  红岭创投:与辉山

  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

  辉山债务危机曝光后,有消息称,P2P平台红岭创投也牵涉其中,后者向辉山乳业投资10亿元。对此,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3月25日下午回应称,公司与辉山乳业没有任何股权合作,但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红岭原授信额度1亿元,后来因为放款条件不具备,改为5000万元。”周世平表示。

  周世平表示,该债权合作是红岭创投广州分公司去年底的一个项目,辉山乳业的贷款用途是为企业补充流动资金。周世平强调,辉山乳业的股价对该项目及红岭创投没有太大影响。

  对于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周世平表示,主要是因为债券逾期影响了二级市场的股价,再加上外资机构做空,最终出现暴跌。

  浑水:坚信辉山乳业会暴跌

  辉山股价暴跌后,浑水创始人CarsonBlock表示,他们发布做空报告的时候就坚信辉山乳业股价会暴跌,不管是在三天、三个月还是三年。

  2016年12月16日至19日,美国浑水公司连发两份报告阻击辉山乳业。Carson表示,辉山乳业上市前,浑水就盯上了这家公司。虽然辉山不是家空壳公司,但是财务数据明显有假,“我们做空后,能够感到,投资人有组织地在买入,维持住了辉山的股价,这家公司似乎早有准备,但这也是它会经历戏剧性大跌的原因,只有虚假的‘繁荣’才摔得最重。”

  北京晨报记者 陈琼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