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家银行卷入辉山乳业债务风暴

2017-03-29 08:50:00 北京青年报 分享
参与

辉山乳业总部大厦,两辆警车守在门口,包括债权人在内的外人难以进入

  昨日辉山乳业一纸公告否认了外界对其单据造假的说法,否认了大股东挪用资金投资房地产。另外,辉山乳业在公告中承认了公司执行董事葛坤(董事长杨凯之妻)失联的传闻。目前,辉山乳业股价暴跌所引发的债权人恐慌还在持续。北京青年报获悉,包括多家银行在内的债权人已经启动对辉山乳业项目的重新调查和评估。

  辉山乳业否认大股东挪用30亿投资房地产

  3月24日11点左右,辉山乳业股价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跳水大跌,盘中最大跌幅达90.71%,最终收跌85%。这一跌幅创下港股历史之最,股价由2.81港元跌至0.25港元,随后辉山乳业紧急停牌。在不到1个半小时里,辉山乳业市值蒸发320亿港元。

  关于此次大跌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版本的传闻。其中一个传闻是从2016年12月浑水两次发布沽空报告之后,各家银行前去审计调查,被中国银行发现辉山乳业单据造假;另一个传闻是大股东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

  昨日早晨,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本公司断然否认曾批准制作任何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的情况。经过本公司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本集团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媒体报道中涉及中国银行的内容与事实不符。在辽宁省政府的协助下,本公司确认,其的确于2017年3月23 日与23 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以讨论本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本公司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辉山乳业的公告相当于否认了上述两个导致辉山乳业暴跌的传闻。

  承认担任公司高管的董事长之妻失联

  与此同时,辉山乳业承认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葛坤失联。辉山乳业称,葛坤主要负责集团的销售及品牌建立,人力资源及管治事务。鉴于她自公司2013年于联交所上市之前曾为杨凯团队的一分子,其还负责监督管理集团财务和现金业务,以及维持同管理集团与其主要银行的关系。

  在2016年12月的浑水报告之后,葛坤的工作压力变大。自2017年3月21日杨凯收到一封葛坤的信件,指出其最近的工作压力对她的健康造成伤害,她会休假且希望现阶段别联系她,此后董事会便一直无法联系葛坤。

  港交所公开资料显示,葛坤与辉山乳业控股股东杨凯为夫妻,为一致行动人,双方共同持有辉山乳业超过73%的股份。丈夫无法联系上妻子,此事让辉山乳业案件更加蹊跷。

  部分债权人拟重新调查评估辉山乳业项目

  辉山乳业在昨日的公告中提到,2017年3月21日,杨凯还注意到公司于数个银行的还款延迟。鉴于集团的大量银行贷款受限于每年续贷,杨凯向辽宁省政府请求协助,因为这些问题需要立即获得平稳解决。在辽宁省政府的协助下,公司确认,其的确于2017年3月23日与23家银行债权人召开会议,以讨论公司今年的计划并寻求公司银行债权人的保证,保证其贷款将按正常方式续贷。

  辽宁省政府建议公司考虑采取措施,使得逾期的利息可于两周内支付,且集团的流动性情况可于四周内改善。如部分媒体所报道,中国银行、吉林九台山农村商业银行及浙商银行于会上表示其将继续对有超过60年经营历史的集团保持信心。但鉴于最近股价大幅下跌和近期的媒体报道,不能保证这些银行的意见将维持不变。

  公告从侧面印证了债权人对债权人会议相关内容的看法并不坚决。北青报记者获悉,包括中国银行在内的多家债权人目前已经启动对辉山乳业相关项目的重新调查和评估。他们目前已经赶往沈阳就辉山乳业的生产基地、供应商、客户以及苜蓿草种植基地进行调查。

  聚焦

  辉山乳业债务风暴中哪些银行中招了

  多方信源显示,在3月20日左右,辉山乳业集团突然通知各银行,称由于资金无法及时调度,不能按时偿还部分银行利息,这部分欠息大约为3亿元。据不完全统计,辉山乳业有70多家债权人,其中23家银行、十几家融资租赁公司,金融债权预计至少在120亿元-130亿元。

  多家国有银行中招

  北青报记者从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债权人会议上获得的参会名单文件获悉,23家债权银行包括国开行、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华夏银行、广发银行、平安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浙商银行、招商银行、渤海银行、邮储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以及华融资产。

  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其后为中国工商银行、九台农商行等。

  这是一份让人震惊的名单,可以看出辉山乳业的债务危机影响范围之广。中国三大政策性银行中的两大银行,中国五大大型银行的四大银行,几乎全部股份制银行,地方性银行以及农信社都未能幸免。

  债权人成立债权委员会

  据了解,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召开辉山乳业债权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对于此次会议的内容,有报道称,辽宁省金融办要求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不要抽贷,希望能给辉山乳业4周的时间来解决拖欠部分利息的问题。

  在债权人会议上,中国银行、九台农商行和浙商银行在发言中纷纷表示,愿意相信有60多年历史的东三省最大的乳企辉山乳业,相信辉山乳业四周内能支付全部拖欠的利息。辉山乳业是东北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涉及80多家公司,4万多员工。

  会上,辉山乳业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但他宣称,公司将出让部分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重组在一个月之内筹资150亿元,解决资金问题。截至2016年12月31日,辉山乳业资产负债率69%,总资产341亿元,总负债217亿元。显然,杨凯并没有得到债权人的一致认可,解决的方案不尽如人意。这次会议甚至被市场看作是引发股价暴跌的直接导火索。

  北青报记者获悉,目前围绕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已经成立债权委员会,并由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担任主席,第二大债权人九台农商行担任副主席,主要目的是维稳。

  昨日,北青报记者前往中国银行辽宁省分行试图采访债权人目前如何应对这种困局。但该分行相关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昨日,辽宁银监局相关部门也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这些银行的当地分行之外,部分银行已经从总部抽调人员,前往沈阳调查辉山乳业存在的问题。其中一位来自北京某总部银行的调查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要对辉山乳业进行一个全方位的调查,以形成一份报告提交给总行研究。

  九台农商银行面临生死劫

  作为一家地方性银行,九台农商银行则因为高达18.3亿元的债权受到关注。3月27日开盘后,九台农商银行股价直线下跌,跌幅一度达11.36%,尾盘在主力的拉升下收跌8.71%。虽然在昨天的尾盘股价突然被拉升了4.77%,但该银行受到的冲击却是不言而喻。

  假如辉山乳业无力归还对九台农商银行的贷款本息,此笔贷款将直接计入损失类,则九台农商银行需按照监管要求100%计提贷款损失,这将直接冲销九台农商行2017年利润18.3亿元。而财务数据显示,九台农商银行2015年的净利润也只有12.16亿。无疑,相比体量大的银行而言,九台农商银行几乎可以说是面临着“生死劫”。

  据相关媒体报道,除了23家债权银行,2016年以来,辉山乳业还大量通过大连金交所、广州金交所等地方金交所,以及P2P平台融资;辉山乳业的下属企业还在深圳、上海成立了数家类金融公司。特别是自2016年4月以来,辉山乳业多次通过融资租赁,进行了规模不小的融资,累计金额达到23亿元。

  辉山乳业债务危机还在发酵。23家债权银行将如何度过危机?此事将给金融界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来自各地的债权人围绕辉山乳业的博弈恐怕才刚刚开始。

  本组文并摄/本报特派沈阳记者 朱开云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