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混改初步落地:走活棋局不能被顾虑绊住脚

2017-04-23 09:09:00 经济观察报 分享
参与

  云南白药混改初落地,走活棋局不能被“顾虑”绊住脚

   4月19日,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新一届董事会亮相,这意味着公司混合所有制改革划上了阶段性的句号。对于这家正在向千亿级企业进发的老字号来说,这一步颇为关键,人们关心白药控股是否能够真正理顺体制,激活机制,在未来的竞争中赢得优势——应该说,这种关心不仅仅适用于白药控股,它也是市场对于国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普遍期待。

   就此而论,尽管颇费周折,白药控股也只是走完了混改的第一步。混改之后,云南省国资委和新华都集团各自持有白药控股50%的股权,这被称为国企混改的 “白药模式”。不过股权结构的变动并不一定带来治理结构的完善和优化,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的结合是否能够产生预期的化学反应,不仅要靠这家公司新一届董事会的智慧。

   我们希望这是白药控股跃上一个新台阶的起点。因为这家百年老店是中国中医药界的标志性企业,如果混改能赋予这样一家公司强劲的创新与增长动力,它也足以撬动更多的地方政府、国有公司和民营企业,让他们打消种种顾虑,更积极地参与到这一场变革中去。

   相比之下,人们同样关注的央企混改还在探路。根据此前国家发改委披露的消息,目前已经有两批19家试点企业名单获批,正在遴选第三批企业。涉及配售电、电力装备、高速铁路、铁路装备、航空物流、民航信息服务、基础电信、国防军工、重要商品、金融等重点领域。实际上,地方国企混改也远没有进入密集施工期。此前明确宣布推动混改的地方知名国企,如茅台、格力集团等,也没有进展详情披露。

   这与市场和投资者对混改题材的亢奋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们以为这种情形可以理解。坦率地说,此前利益相关方的顾虑依然存在,比如身在局中的国企忧心稍有不慎就会被指责国有资产流失,民资则始终在掂量自己的话语权究竟会有多大。对于混改企业而言,公司股权结构调整背后,还包括一系列的权衡。这些权衡最终决定了国企混改之后能否实现优势互补,以市场化的经营和激励机制脱胎换骨。不难理解,完善治理、强化激励在决策部门对混改的要求中处在绝对优先的位置,这也是混改帮助企业提升效率的前提。

   我们以为,走活混改这局棋,必须将混改放在国资国企改革的大局下去统筹。应该说,时至今日,国有经济的战略性调整并未真正完成。这种调整意味着国有经济布局持续优化,要求国有资本有进有退,这决定了国资在某些行业或企业是坚持绝对控股、相对控股、参股或者彻底退出。毋庸讳言,对于某些领域的某些企业来说,混改意味着国资的彻底退出。比如一般竞争性行业或者低端产业中的国有资本,如果坚持不退反而不利于国资优化布局,腾出手来将更多资源集中于战略性产业。更何况,国资在那些领域或企业不流动本身就潜藏着更大的流失风险。十多年前人们就曾热议的“冰棍现象”存在的土壤还没有完全消失。

   当然就现实案例观察,混改的操盘者更倾向于选择国资绝对控股,即使这些企业身处竞争性行业,或者并无绝对控股的特殊必要;即使在今天的公司架构中,不谋求绝对控股权也有能力掌控一家公司的方向。我们理解,对于操盘者来说,绝对控股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更“保险”的做法,可以有效地规避可能的责任和风险。虽然这样做可能使潜在的民营股东因为只能做财务投资打了“退堂鼓”,或者即使股权结构变动也很难形成更有效的治理机制。虽然对于精明的资本所有者来说,这其实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他本来可以通过有序腾挪,撬动更大量级的资本和产业,现在却不得不任由这些资本“闲置”。这何尝不是一种效率的损失?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