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融入中医药“一带一路”大格局

2017-05-19 08:53:00 经济参考报 分享
参与

  5岁的达莎来自俄罗斯的克拉斯诺达尔市,她有一双褐色的大眼睛,圆嘟嘟的小脸时常挂着迷人的甜美笑容。

  手起针落,一根约4厘米的长针瞬间轻轻刺入达莎的腿侧。“这是‘风市穴’,通过用针刺激这个穴位,可以舒筋通络、逐渐降低肌张力。”陕西省西安中医脑病医院中医李建军说。

  短短一分多钟的时间,中医“叔叔”李建军就轻巧地将十几根针分别刺入达莎头部和腿部的穴位,懂事的达莎十分配合。

  病患的治疗之路充满艰难。达莎的妈妈维卡说,孩子在8个月时被诊断为小儿脑性瘫痪。和同龄的孩子相比,她无法坐和爬行,双手也不能灵活地抓东西。在尝试各种医疗措施之后,今年4月,达莎在妈妈的陪伴下来到中国,到中国西部的西安中医脑病医院进行康复治疗。这里也是众多中亚国家病患来中国求医问药的重要目的地。

  针刺、推拿、艾灸、火罐,再配合以语言运动训练和口服中成药,中国医生们为达莎精心设计了一套治疗方案,四个多星期的持续治疗,维卡看到了女儿的变化。

  “达莎刚入院时只能我扶着她用脚尖站立,现在已经可以脚掌着地站立了。”维卡说,“这很不容易!”

  实际上,陕西在融入“一带一路”大格局中,不断扩大与沿线国家城市对外交流,目前已新增22对友好省、州及友好城市。西安中医脑病医院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医疗合作始于2006年。2016年8月,西安中医脑病医院承办了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小儿脑瘫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首届脑瘫国际学术论坛,专家们通过讨论交流,达成了加强小儿脑瘫多学科多部门合作研究与创新、加快中医现代化和国际化进程的共识。

  医院院长宋虎杰告诉记者,11年间医院接诊了来自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乌克兰、俄罗斯、印度、伊朗等10多个国家1.2万人次外籍患者,并派出多支医疗队赴“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医疗合作。

  李建军一直珍藏着一件T恤衫,在这件T恤衫上,并排印制着他和一个俄罗斯小男孩的头像,上面还用中文和俄文写着:“医生李建军,我最好的朋友。”李建军说,他2014年赴俄罗斯乌法市,在当地一所医院用中医开展脑病治疗。这个叫亚历山大的小男孩在他的治疗下病情好转。在李建军回国前,孩子的家人特意送来了这件T恤衫。

  来自印度古吉拉特邦的丝维图已经是第二次带着孩子来中国进行中医治疗。她的儿子杰患有“21-三体综合征”,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说话和运动。当医生用加热的艾绒为杰进行艾灸治疗时,这个4岁的小男孩正安静地用手机学习英文字母。如今,杰不仅语言反应和运动姿势都有了改善,还学会用中文叫“叔叔、阿姨”。

  中医讲究天人合一,用顺应自然的方法治疗和养生。西安中医脑病医院脑病二科主任樵成说,中医对患者的身体机能进行全面评估与调节治疗,在如脑瘫等一些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重大难治疾病的治疗方面有独特的优势。

  作为中国传统医学,中医里的针灸、推拿等疗法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度等国民众中有较高的接受度。如今,西安中医脑病医院已成为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公民在境外就医的定点机构,医院也已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阿拉木图等城市建立了医疗合作机构。

  用中医进行脑病的治疗康复也是一个较长的过程。看到达莎在妈妈的搀扶下能缓缓向前走路,李建军说,如果持续用中医进行康复治疗,达莎也许再过一到两年就可以自己走路了。

  宋虎杰说:“对孩子来说,脑部疾病的最佳治疗期是3岁以内,但很多外籍患儿通过各种渠道辗转来到我们医院时,通常已经超过3岁了。如果能有更便捷的信息平台,让医生和患儿互相找得到对方,很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脑病孩子就可以得到更及时的治疗。”

  情况正在积极和快速发展。2016年12月,中国国务院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显示,中国的中药已经传播到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政府与相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签订专门的中医药合作协议86个。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目前103个会员国认可使用针灸。

  在中国,人们将中医称为“岐黄之术”,黄指的是轩辕黄帝,岐是他的臣子岐伯。相传黄帝常与岐伯、雷公等臣子坐而论道,探讨医学问题,对疾病的病因、诊断以及治疗等原理设问作答,予以阐明,很多内容都记载于《黄帝内经》,这也成为中医经典著作。

  2017年1月,中国正式发布《中医药“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16-2020年)》。根据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与沿线国家合作建设30个中医药海外中心,推出20项中医药国际标准,建设50家中医药对外交流合作示范基地。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