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新药研发: 跨国药企关闭、甩卖中资企业扎堆上市

2017-09-21 08:30: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分享
参与

  近日,礼来、GSK等跨国药企陆续宣布撤掉中国研发中心,阿斯利康也传出将中国早期研究团队卖给风险投资的消息。对此,业内人士分析,这将利好中国CRO(新药研发合同服务机构)企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由于跨国药企大幅裁员,其部分在华研究人员已经转向康龙化成、药明康德等本土CRO企业。

  出于成本及风险考量,大型药企往往将新药研发工作外包,因此形成了CRO市场,CRO承担了全球近1/3的新药开发。为改变中国以仿制药为主的现状,中国政府提倡创新药研发,资本市场也对CRO逐渐认可,2016年这一市场的风险投资规模达到15亿美元。

  在政策与资本推动下,康龙化成、药明康德等企业扎堆上市,近期纷纷递交了招股说明书。

  康龙化成高级副总裁付健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CRO与一般的行业外包不同,对研发能力要求很高。“目前,人才与资金是CRO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其中人才关系到中国制药企业未来研发的整体水平。”

  外资关闭研发中心

  在GSK 11月底前关闭位于上海张江的神经疾病研发中心消息传出后,礼来也宣布关闭上海的中国研发中心。近日,业内又传出阿斯利康欲将早期研究团队卖给风险投资机构的消息。

  近年来,跨国药企陆续关闭了中国研发中心。如2015年,AbbVie公司关闭肾病研发中心;2016年9月,诺华解散中国生物研发部门;随后罗氏也缩减了中国生物药研发团队。

  对于礼来关闭上海张江的早期临床研究实验室,礼来中国总经理贺安德称,未来在华研发活动重心将转到通过本土协作推动早期临床研究上。

  罗兰贝格合伙人金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全球药物研发的趋势越来越从“内向型研发”向“外向型、协作研发”转变,药企在基础和早期研究领域会更多地与外部机构协作进行,而不是完全内部完成。

  对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CRO行业迎来了更多发展机会。

  新药研发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长周期”特点,以GSK剥离的神经疾病药物为例,辉瑞、强生、罗氏等公司在阿尔茨海默征药物研发投入巨大,但均遭遇困境。英国《卫报》援引数据显示,2002-2012年期间,阿尔茨海默综合征药物研发的99.6%中止或失败。

  付健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近年来,新药研发难度加大,推出新药的平均时间延长,成功率不断降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单个新药研发费用从1.79亿美元增加到26亿美元,但累积成功率从21.5%下降至15.5%。

  为此,很多跨国企业都选择了像礼来一样的路径,与CRO企业合作。据统计,CRO承担了全球近1/3的新药开发工作,在提高效率的同时,也为企业节省30%-50%成本。

  不过,康龙化成首席科学家阳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跨国药企关闭中国研发中心,实际占其总研发比例较小,更多是以其本土或全球研发中心为主。但跨国药企关闭中国研发中心,使得更多人才流向中国企业,这将利好中国企业研发,康龙化成也收到礼来等跨国药企研发人员的求职信。

  扎堆上市

  相较于跨国药企在华较小的研发占比,正在崛起的中国市场不容忽视,同时,在政府鼓励新药研发背景下,中国CRO企业将获得更多市场份额。

  中国作为全球医药市场中最大的新兴市场,2016年市场规模位居全球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欧盟五国,为1243亿美元。受人口老龄化、慢性病发病率升高以及国家对医药研发政策支持等因素影响,中国医药市场在未来5年会持续快速增长,预计到2021年达到1782亿美元。

  以药品一致性评价为例,国信证券预测,一致性评价对应的理论上限市场规模达1500亿元,CRO企业可承接临床前药学评价和BE试验中的数据检测分析业务,业务需求将大大增加。

  因此,CRO企业近来受到资本青睐。9月5日,为药品及医疗器械企业提供研究开发、临床试验及注册咨询服务的奥泰康,在其成立11周年之际,引入赛富战略投资2500万,“十三五”国家重点研究计划项目正式启动。

  与此同时,康龙化成、药明康德等CRO企业也在近期发布招股说明书。康龙化成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6563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比例不低于10%,募集15亿元,资金将用于杭州湾生命科技产业园生物医药研发服务基地项目建设。

  康龙化成招股说明书显示,上述项目主要为大型药企提供个性化定制实验室,出于对信息保密的要求,很多大型制药公司要求CRO服务商提供独立的研发楼,开展相对独立的运营,对实验室的设置亦提出特殊需求,并可能直接参与CRO服务商的科研运营中。

  从招股说明书披露的财务数据来看,2016年康龙化成经历了一次盈利爆发点。2014年至2016年的利润总额为2890万元、8751万元、2.15亿元。这与最近几年国内研发项目的大量涌现密不可分。

  另一家国内CRO企业美迪西也在不久之前发布了招股说明书。与康龙化成类似的是,美迪西2016年也出现了利润陡然增长,净利润从2014年的亏损303.17万元增长到2016年的4291.73万元。

  药明康德早在2007年就登陆了美股,2015年从美股退市,并将业务分成三部分,全资控股子公司合全药业登陆新三板,旗下药明生物登陆港股,药明康德再申报A股IPO。在药明康德招股书中,云峰基金、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旗下创业基金SCC Growth、泰康集团等大佬赫然在列。

  资金人才掣肘

  虽然资本对CRO行业青睐,但中国CRO企业的市场份额、规模并不大。

  从康龙化成、药明康德等招股书看,这些研发实力较强的CRO企业前五名客户都以跨国药企为主,国内制药企业的研发投入不足,导致国内CRO企业多数规模小、技术水平低、竞争力薄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发现,全球销售额排名靠前的药物CRO公司主要有昆泰IMS、科文斯、爱康、PPD、Inventiv、查尔斯河实验室等;国内知名药物研发公司为康龙化成、药明康德、凯莱英、泰格医药、博腾股份、博济医药等。

  目前仅有康龙化成、药明康德、昆泰IMS、查尔斯河实验室等少数企业具备药物发现和药物开发全产业链服务能力。其中,康龙化成和药明康德具备大规模实验室化学服务能力,业务发展模式由药物发现阶段延伸至药物开发阶段。

  查尔斯河实验室及昆泰IMS业务开始向药物开发服务延伸,目前还不具备大规模实验室化学服务能力;泰格医药和博济医药专注于临床期药物开发服务;凯莱英和博腾股份业务专注于药物开发阶段的工艺研发及生产业务。

  全球从事药物研发服务公司众多,市场较为分散。康龙化成招股书显示,2015年全球前十名研发公司占31%左右市场份额(剔除药物生产代工服务公司)。昆泰IMS占全球最大市场份额,约为8.55%。药明康德和康龙化是中国最大的CRO服务商,分别占全球药物发现CRO服务市场份额3.0%和1.7%。

  付健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中国CRO企业发展较国外晚、市场份额较小,主要因为中国药企以仿制药为主。

  在他看来,人才与资金是CRO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CRO企业属于高素质科研技术人才密集型行业。CRO企业与制药企业、生物科技公司、科研院所在人才方面的竞争十分激烈。

  实际上,有时候CRO的纵向整合,还会延伸到收购客户方的研发部门,如此前Covance以5000万美元收购了礼来的研发部门。

  截至2017年3月,药明康德研发人员9144名,占员工总人数76.92%;同期申报IPO的美迪西生物的研发人员占总员工76.78%。截至2017年5月,康龙化成科研人员总数占员工总数约83%。

  付健民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康龙化成正在利用公司全球服务平台吸引境内外研发人才,建立完善全流程一体化CRMO服务,其中也包括对内部员工的培训提升。“9月16日,康龙化成举办的有机合成与药物化学研讨会已经是第七届,演讲嘉宾包括美国斯坦福大学、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等多名教授,员工每年都会有很多学习心得。”

  同时,CRO也是资金密集型企业。科研人员、大型设备、实验场所、工艺研发所需厂房、环保设施等,均需大量资金投入,康龙化成2014年至2016年,每年营业成本中原材料比例分别为21.79%、23.86%和22.83%。

  康龙化成在招股书中指出,资金是进入药物研发服务公司的天然壁垒。药物研发生产CRMO公司资金需求量大,但融资渠道受限,业务发展因此受限。

责编:李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