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洁等日化巨头屡波及二噁烷 技术上无法完全去除

2017-10-09 08:43:00 第一财经日报 分享
参与

  二噁烷难除 日化巨头屡被波及

  记者 刘晓颖

  早在2010年时,中草药洗发用品品牌霸王国际就曾遭遇过来自二噁烷的重创

  [ 参照《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其中仍将二噁烷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并将其视为化妆品有害物质,规定在化妆品中限制不得超过30mg/kg。 ]

  香港消费者协会此前发起一个市场调查。该协会此前搜集了香港市场上60款洗发水,进行化学和微生物检测,发现其中有38款样本检测出有污染物二噁烷,还有12款样本则检测出有可致敏防腐剂MIT及/或CMI,还有一款则含有同样可致敏的游离甲醛。

  引起人们关注与热议的是那些二噁烷“超标”的产品,因为二噁烷被认为是一种具有刺激且可以致癌的化学物质。

  由于洗发水是高频率的洗护产品,直接接触头发与头皮,所以产品的安全也极为受到人们的重视。那么到底什么是二噁烷?它会不会致癌?企业为什么谈“二噁烷”色变?第一财经记者多方调查,尝试为读者廓清其中迷雾。

  什么是二噁烷?

  对于人们目前关注的洗发水中含有二噁烷,而这一元素可致癌的说法,首先来明确到底什么才是二噁烷。

  按照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官网上的解释是二噁烷是一种室温下无色透明、易挥发的液体,在水源和食品(如:西红柿、虾、咖啡等)中有微量存在,常作为溶剂广泛应用于油漆、农药、医药等产品的生产中。被IARC(国际癌症研究机构)评估为对人体可能有致癌风险,也是化妆品禁用组分。

  由于二噁烷是聚乙二醇及其酯类、聚(乙氧基化)醚类、混合聚醚类、乙氧基类等化妆品常用原料制备过程中的副产物,会由于技术上不可避免的原因随原料带入产品中。

  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将二噁烷列为2B类,即对人类潜在的致癌性较小,但在动物的实验上已经证明有致癌性。

  在香港消协点名的问题产品中,海飞丝、潘婷、沙宣皆隶属于美国日化巨头宝洁集团,所以,记者也就此事采访了宝洁集团。

  “事实上,微量的二噁烷也普遍存在于自然界中,美国Toxic Substances and Disease Registry列举出在鸡肉、番茄、虾等食物中均发现二噁烷的残留。”宝洁公司科学传播总监高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甚至在人们的日常饮用水中也含有极少量的二噁烷。

  按照高培的说法,二噁烷并不是原料添加,而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这是生产原料中带入的杂质。”他如此回应。

  那么哪些原料会带来这些杂质?

  伽蓝集团研发中心科研组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比较容易产生二噁烷的原料有十二醇聚醚乙二醇硫酸酯(AES)、聚乙二醇(PEG)等基团, 常见的有阴离子和非离子表面活性剂、乳化剂等,均有可能带入极少量的二噁烷副产物进入最终产品。因为这些原料在加热过程中就会脱水产生二噁烷,“这是不可避免的。”她向记者进一步解释,这类物质由于含量太小,对于产品的表现力或者说使用感不会产生影响,所以用不用没有差别,厂商没有必要去主动添加这一物质。

  记者注意到,在香港消协发布问题名单后,诸如海飞丝、沙宣等品牌纷纷在微博上给予澄清,海飞丝解释称,二噁烷与其他化学物质一样,只有当其达到一定的剂量水平后才可能对人体产生伤害。化妆品中的二噁烷主要是通过皮肤接触,由于皮肤角质层具有屏障作用,通过使用化妆品经皮肤吸收量极微。实验表明,二噁烷的经皮肤吸收率约为4%。

  按照海飞丝的解释,可以理解为其产品本来很少的含量,再加上皮肤的阻隔,进入人体的量就微乎其微。

  那么,此次查出的产品的含量具体为多少?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了香港消费者协会发布的官方声明,协会称在检验时同时参考了两个标准,一个是内地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不高于30 ppm),另一个则是欧盟消费者安全科学委员会(SCCS)(2015年,SCCS曾发布过评价报告,结合毒理学实验数据和ICCR的产品中二噁烷含量监测数据,建议在短时期内,将化妆品中的二噁烷残留量逐步降低至10ppm。)而此次有38个样本验出含有二噁烷,产品含量介乎1.1ppm至24ppm,其中有7款高于欧盟的要求。

  消委会研究及试验小组主席黄锦辉表示,二噁烷具有挥发性,洗头时洗发用品与皮肤接触的时间普遍较短,而且用后立即被冲洗掉,相信在正常使用的情况下,样本验出的二噁烷含量对消费者应不会构成安全威胁。

  换言之,如果按照中国内地的标准,那么上述的这些洗发水中所含有的二噁烷都是符合标准的。

  中国标准的设立

  “目前中国国内的标准在国际上已经算是较为严谨,限制为30ppm。”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陈少军向记者表示,韩国的限量值是100ppm,国际上的其他国家诸如美国、日本对于这方面都没有相关的标准。“目前国际上对于化妆品的二噁烷限量并没有统一标准。”陈少军称。

  而为什么中国目前对于二噁烷的标准相对于其他国家会较严谨?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或归因于数年前二噁烷在一些洗护、化妆品中的残留问题一度遭遇媒体集中报道后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早在2010年时,中草药洗发用品品牌霸王国际(01338.HK)就曾遭遇过来自二噁烷的重创。当年7月,香港媒体曾以一篇名为《霸王致癌》的报道称,霸王旗下的多款中草药洗发产品,经过香港公证所化验后,均含有被美国列为致癌物质的二噁烷。该报道一刊发就让霸王的股价狂泻,随即停盘。

  虽然国家相关机构此后相继为霸王做出了安全证明,但这家公司经此事件发酵后的声誉已大不如前。

  而在霸王洗发水之前,诸如强生这样的公司也曾一度被质疑过二噁烷的问题。一些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二噁烷作为杂质进入化妆品是1970年代便开始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旧事重提”。

  在该事件曝光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随即成立了安全风险评估专家组对市面上可能含有二噁烷的相关产品展开安全风险评估。在2010年发布的相关情况通报中认为“日常消费品中(食品和药品除外),二噁烷的理想限值是30ppm,含量不超过100ppm时,在毒理学上是可以接受的”。

  两年后,也就是2012年2月16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针对化妆品中二噁烷残留限量的问题,发布《关于化妆品中二噁烷限量值的公告》(2012年第4号),首次明确由于技术上不可避免的原因,该物质有可能随原料带入化妆品中。其限量值暂定为不超过30mg/kg。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日化产品参照的最新的规定是2015年12月23日公布的《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6年12月1日起实施)。参照这份《规范》,其中仍将二噁烷列为化妆品禁用组分,并将其视为化妆品有害物质,规定在化妆品中限制不得超过30mg/kg。

  限值各国有异

  记者采访了多名业内人士后了解到,在国际上,目前也并没有一个统一、明确的影响标准。

  由于各国的生产条件、技术条件以及生存环境等不同,所有如同很多日化用品含量的规定标准一样,不同国家、地区都会有自己的一套制定标准。

  2017年初,ICCR(国际化妆品监管合作组织)在总结多年来不同国家安全评估数据的基础上,发布了《化妆品中二噁烷可接受痕量水平最终报告》,希望向成员国和地区(我国目前还不是ICCR的成员国)提供统一的参考值以建立各自国家和地区的相应法规。

  上述报告中称:2001年开始,所有检测到的产品中二噁烷含量均已低于50ppm,其中96%的产品更是低于25ppm,且通过有效的控制方法还可进一步降低二噁烷的残留量。该组织建议基于现有的检测数据对二噁烷的限制管理可分为两阶段进行以达到合理的、可实现的残留水平:第一阶段,使产品中二噁烷含量达到或低于25ppm;第二阶段,使产品中二噁烷含量达到或低于10ppm,同时还明确,由于ICCR不同成员国和地区采用的控制手段不同,因此各成员国和地区应设立适当的过渡期使企业完成转变。报告中还提及即使符合建议要求也需要满足所在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法规要求。

  同时《最终报告》所列信息也显示,目前美国、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国家和地区均未制定二噁烷在化妆品中的限量要求。

  此外,二噁烷到底可不可以完全去除?

  “虽然一些欧洲组织一直在建议要将二噁烷降低到某一标准,但实际上从目前的技术上来说是不能够完全去除的。”陈少军告诉记者。

  第一财经记者采访了数家大型日化公司科研部负责人,他们也均给出了与上述同样的观点。

  一位行业科研人士告诉记者,美国FDA推荐各相关化妆品原料生产商使用“真空剥离”的纯化工艺来处理原料中的副产物二噁烷,这一工艺可以尽可能地减少原料中二噁烷的携带,但目前的技术还无法完全去除。由于这些痕量的二噁烷在配方中含量极少(ppm量级,百万分之几),去除以后应该不会对产品的使用体验感产生影响。

  上述科研人士还告诉记者,阴离子和非离子表面活性剂是常用的日化洗涤类原料,洗发香波、沐浴产品和其他清洁类产品一般会含有这些表面活性剂,就使得这些产品存在含有痕量二噁烷杂质的可能性,而护肤品和彩妆类产品含有痕量二噁烷的可能性比较小。

责编:李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