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堂闹乌龙食言分红:股价重挫 大股东七次补充质押

2018-06-26 08:57 21世纪经济报道

  同济堂频闹“乌龙”食言分红 大股东年内七次补充质押

   本报记者 张望 深圳报道

   同济堂(600090.SH)又出错了。

   据6月25日公告,因疏忽未能及时发现母公司历史存在未弥补亏损,同济堂撤销了每10股派发现金股利2元(含税)的2017年度利润分配预案。

   同济堂称,上述分红预案在4月22日的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后,经公司财务部门核实,截至2017年末,上市公司母公司未弥补亏损尚有7426.89万元,因而不符合相关分红政策。公司将尽快弥补母公司的历史亏损,之后按相关规定安排分红事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同济堂此前收购资产也出现了错误,其收购标的的整体估值,按资产基础法评估为8.7亿元,以收益法评估为14.8亿元,并且评估结果选择了资产基础法,但所出具的却是收益法评估值价格,此举甚至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函。

  本月4次补充质押

   利润分配闹“乌龙”的同济堂,股价更是令人嘘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6月25日报收5.59元/股的同济堂,其收盘价创下了2009年4月以来的新低。即使按重大资产重组后由啤酒花更名为同济堂的2016年8月8日起算,其股价也下跌了58.03%。

   “今天(6月25日)公司领导也有商议这个事情,但二级市场很难预测,最近的股市行情相当于小股灾,公司股价也会受此影响。”同济堂工作人员6月25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而股价跌跌不休,直接导致了同济堂控股股东多次进行补充质押。

   通过公告统计,2018年以来,同济堂控股股东湖北同济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同济堂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已经先后进行了7次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的补充质押,其中6月以来为4次。

   据公告,截至6月25日,同济堂控股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占同济堂43.95%的 63278.37万股,累积质押56187万股,占其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88.79%,占公司总股本的39.03%。

   “控股股东股票质押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如果触及平仓线会通知我们,现在还没有收到类似的函件。”上述同济堂工作人员表示。同济堂公告亦称,如发生平仓预警,同济堂控股将通过追加保证金或提前还款等方式偿还融资。

   除了不断补充质押,同济堂控股增持占同济堂2%的股份,也处于套牢状态。公告表明,2017年12月6日至2018年6月6日,同济堂控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2879.32万股,累计增持金额为22152.81万元。以此计算,平均增持价为7.69元/股,而同济堂截至6月25日的收盘价为5.59元/股,浮亏幅度达到27.31%。

   其实,更早之前的2017年1月,同济堂就推出回购公司股份以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来维护股价,当时其股价为11.75元/股,但延宕2017年底,公司以资金来源和担保方面难以做出符合各方要求的安排等理由,决定终止股份回购及员工持股计划事项。

   按照当时公告,同济堂拟自筹资金1亿元,以不超过15元/股回购股份,作为公司后期员工持股计划之标的股份,而员工持股计划按照不超过2∶1的比例设立优先级份额和普通级份额,同济堂控股对优先级份额承担不可撤销的连带补足责任。

   “当时我们对同济堂的做法有过讨论,认为比较取巧,有点像耍花招,虽然只是员工持股计划,却冠以回购的名义,可能更容易招惹质疑。”一位券商人士认为。

   而同济堂当时推出的员工持股计划参与者众多,总人数不超过500人,其中董监高10人合计认购20%份额。

   “回购和员工持股计划在合适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考虑。”上述同济堂工作人员称。

  定增解禁股东减持

   实际上,同济堂推出回购公司股份以实施员工持股计划不久,其就迎来了数量庞大的限售股上市流通。

   根据公告,2017年6月1日,同济堂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33478.03万股,共涉及15家股东,这些股份皆为2016年同济堂借壳啤酒花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16亿元而增加。其中,本次解禁的股份,除了深圳盛世建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盛世建金)持股达到5.56%,其余皆在5%以下。

   而盛世建金与盛世信金、盛世坤金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占同济堂12.17%的17517.72万股同时解禁,并在2017年12月发布减持计划,截至2018年6月25日合计减持占同济堂3.55%的5117.23股。

   6月25日公告显示,盛世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减持价格为7.09元/股至8.66元/股。历史公告还显示,包括盛世建金等认购的同济堂非公开发行价格为6.39元/股,这表明定增股东减持价格相对发行价来说浮盈幅度并不算大。

   而同济堂自2002年以来从未进行分红送股,并且其股价如今已低于定增发行价12.52%。

   除此之外,原本位列同济堂第四大股东的西藏天然道健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占4.07%的5855.81万股,但今年一季报显示,其持股仅剩下占2.62%的3773.1万股,退居第六大股东。

   遭遇定增股东减持的同济堂,2019年5月还将有借壳时13家定增股东的7.37亿股解除限售上市流通,这其中有2.35亿股的发行价为6.8元/股。

   不过,同济堂自借壳上市以来,业绩亦有增长,2016年至今年一季度,其净利润分别为4.73亿元、5.15亿元和1.33亿元。

   “今年公司的业务发展处于平稳上升状态。”前述同济堂工作人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但同济堂借壳上市募集配套资金的投资项目“襄阳冷链物流中心”和“医药安全追溯系统”,原定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为2017年12月31日,可是截至2017年底,前一个项目的投入进度仅为3.78%,后一个为零,而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为2018年6月30日的“汉南健康产业园项目”,其投入进度为51.87%。

   由此,同济堂只得将“襄阳冷链物流中心”和“医药安全追溯系统”的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延期至2018年底。但募资到账超过一年半投资项目几乎原封未动的同济堂,延期一年是否就能完成?

   “募投项目的延期有经过测算,应该不用再延期。”上述同济堂工作人员说。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