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流通环节利益轨迹:经销商变推广商牟利

2018-08-10 09:31 网易财经

  出品|网易清流工作室

  作者|陈姿羊、封聪颖 编辑|赵妍

  疫苗,从原理上定义,是将病原微生物及其代谢产物,经过人工减毒、灭活或利用转基因等方法制成的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自动免疫制剂。抛开专业术语,更为直观地定义,疫苗关乎每个人的健康安全。

  正因于此,由长春长生(ST长生,002680.SZ)所引发的疫苗行业连锁事件直至今日依旧牵动人心。

  8月6日,国务院调查组公布了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调查的进展情况。 调查组介绍,长春长生从2014年4月起,在生产狂犬病疫苗过程中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和国家药品标准的有关规定。目前召回工作在进行中。

  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在我国疫苗分类中属于二类疫苗,是由市场定价,公众自愿自费接种。二类疫苗在流通过程中一直乱相丛生,此前,疫苗经销公司销售人员向疾控中心工作人员行贿事件屡见报端。2016山东非法经营疫苗事件后,重新修订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改变了二类疫苗的销售渠道,变成“一票制”模式,经销商的销售资格被取消。但实际上,它们并未真正消失,而是包装成“推广服务商”,成为连接厂家与疾控中心的“掮客”。

  流通渠道的乱相使得疫苗生产厂家销售/推广服务费用高企,而这一成本最终将被疫苗接种者买单。根据财新网8月8日报道,长春长生疫苗案件调查已经拓展至流通领域。

  在此情况下,顺着一支二类疫苗从生产到接种的轨迹,沿着这一完整、封闭的链条,网易清流工作室试图还原隐匿在二类疫苗流通环节的“灰色利益链”。

  流通环节的“利益空间”

  中国的疫苗分为一类疫苗和二类疫苗。其中,一类疫苗是政府使用财政专款免费向公众提供的疫苗,强制接种。在此次疫苗事件中,长春长生和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被披露检测出“不合规”的百白破疫苗即属于一类疫苗。

  而使得长春长生走入“穷途末路”的是其在二类疫苗“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中的违规操作。二类疫苗是公众自愿和自费接种的疫苗,由市场定价,常见的水痘疫苗、流感疫苗、肺炎球菌疫苗、轮状病毒疫苗等都属于此类疫苗。

  虽然此次长春长生事件引爆自其疫苗生产环节,但相比起接种单位上报计划、国家统一免费分配发放的一类疫苗,由市场定价、参与生产药企众多的二类疫苗,其流通环节一直问题频现。

  此前,一支二类疫苗从生产到最后被接种,它的流通轨迹是:生产厂家-经销商-省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市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区级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疫苗接种点-接种目标人群。也就是行业所称的“两票制”,即生产厂家将产品销售、开票给疫苗经销商,疫苗经销商按约定支付货款给生产企业;之后疫苗经销商再销售、开票到各级疾控中心,由疾控中心按约定支付货款给疫苗经销商。

制图/封聪颖

  这一过程中,一支二类疫苗的价格层层上涨。2016年山东非法经营疫苗事件爆发后,《第一财经日报》曾写道,疫苗流通过程中层层加价,空间巨大,即使疾控系统内流动也要加价,“比如,上一级疾控部门以每支20元采购的疫苗,会以60元的价格销售给下一级,而下一级单位会再以100多元价格卖给接种者”。

  而流通过程中更大的问题在于,生产厂家销售人员/经销商与疾控中心相关人员的勾连行为。

  “厂家会有自己的销售团队,但更多的是交由经销商销售。经销商就是我们行内称的大包公司。销售过程中难免有利益操纵的可能性。早前比较粗暴的方式是‘返钱’,比如选择指定厂家的疫苗接种,销售人员会按照一支/*元的金额返给疾控中心相关人士”。一医药行业销售人士如是告诉网易清流工作室。

  一些相关新闻佐证了这种说法。2006年9月,原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所所长罗耀星因收受疫苗经销商贿赂1118.5万元,被一审判处无期徒刑。2016年5月,《安徽商报》称濉溪县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原科长王自立被立案侦查,原因是王自立在任期间,利用其负责二类疫苗的购买和推广使用的职责,收受疫苗代理商3万元好处费,并为其销售疫苗向各乡镇卫生院负责人打招呼。

  从公开披露的判决文书中也能发现这一“灰色空间”的存在。以长春长生为例,2018年5月,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2009年至2016年,梁某在担任赤坎区保健院儿童保健科主任工作期间与同事利用职务便利,在保健院采购二类疫苗过程中,共同收受长春长生经销商广东立晖生物业务员“回扣款”。同年7月,河南省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刑事判决书显示,王某在担任宁陵县卫生防疫站站长期间,利用采购疫苗职务便利,非法收受长春长生业务员狂犬疫苗、水痘疫苗回扣款16.4万元。

  没有证据显示在此次长春长生疫苗事件中有其他人士涉及相关利益链,但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爆发后,多个媒体报道称山东省疾控中心免疫预防管理所所长宋立志注射超量胰岛素“试图自杀”被送入医院,不过,随后相关人士人员称其只是“糖尿病住院”。根据《华夏时报》8月4日报道称,宋立志此次注射的胰岛素剂量高达数百个单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此前官方披露的情况显示,在此次长春长生被检测出不符合规定的百白破疫苗中,超95%的疫苗被销售至山东省内。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