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流通环节利益轨迹:经销商变推广商牟利

2018-08-10 09:31 网易财经

  摇身一变的推广服务商

  2016年山东非法经营疫苗事件曝光后,二类疫苗这一流通轨迹得以改变。2016年4月,“国务院关于修改《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决定”公布,其核心修改内容为二类疫苗批发企业不能再经营疫苗,要求接种单位做到“票、账、货、款”一致;强化疫苗全程冷链储存、运输管理制度,并建立全程追溯系统;针对违法行为加大处罚及问责力度。

  这一政策被疫苗行业称为“一票制”。一药企疫苗品种销售相关人士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解释,“一票制”之后,疫苗经销商的销售资格被取消,“厂家生产的二类疫苗需要首先在省平台招标挂网,挂网后去疾控可以在省疾控的二类疫苗采购平台下单,下单后由医药商业公司负责送货至去疾控,最后再由区疾控至疫苗接种点”。

  也就是说,为了遏制流通中的乱相,“一票制”政策出台,二类疫苗的流通环节变为:生产厂家-省疾控招标挂网-区疾控下单-疫苗接种点。生产厂家根据平台订单需求将产品直接销售、开票给县区疾控中心,疾控中心按约定支付货款给生产厂家。

制图/封聪颖

  不过,网易清流工作室发现,在部分二类疫苗实际流通中,此前扮演重要角色的经销商并未真正消失,而是摇身一变,成为“推广服务商”游刃其中。

  以长春长生为例,其在2015年年报中称,“对于二类疫苗,长春长生采用自营团队与经销商相结合、出口外销 并举的销售模式”。而2016年年报中,则变为“公司按照要求,及时调整了原有的销售模式,继而采取自营与推广服务商相结合的方式开展销售工作”。

  2018年1月19日,长春长生在长春举行了“新时代 新跨越”长生生物销售工作会议,根据当时会议报告长春长生“对2017年推广团队销售工作进行了全面的评比,评选出了突出贡献奖、团队精英奖、团队优胜奖、单品销售冠军奖、团队鼓励奖5类奖项”。其中团队获得突出贡献奖的为三家公司河南颂尧生物、广东立晖生物和济南高澜生物。而获奖团队的奖品是系有红色绶带的棕色奔驰轿车。

  而部分被长春长生称为“推广团队”的公司此前即为长春长生的代理经销商。比如广东立晖生物,上文提到的广东省湛江市赤坎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中,2009年至2013年,代理长春长生水痘、流感、华北乙肝等疫苗产品的广东立晖生物的业务员曾向区保健院相关人员赠送“回扣款”。

  通过公开渠道搜寻可知,全国多地生物医药公司均有招聘“推广人员”。根据招聘内容,这些推广人员需要负责所管辖地区疫苗的销售计划、推广及售后服务,提高产品市场份额等。一生物医药公司工作人员称,这些人员主要负责区域销售活动,薪资构成为“底薪+提成”。

  “推广服务公司应该是换了种说辞的经销商。 ‘一票制’后,厂家直接对接疾控中心,但此前长期形成的销售模式还是存在,于是有了推广服务商,厂家对“服务”付费,这个费用直接会体现到厂家的账面上。”上述医药行业销售人士表示。

  以长春长生为例,2016年至2017年,其推广服务费分别为2.02亿元、4.42亿元,均占当期销售费用比例超70%。而2016年至2017年,长春长生研发费用则为2936.3万元和5132.95万元。

  无论如何,此次长春长生违法违规生产狂犬病疫苗案件或再一次将潜藏在二类疫苗流通环节的“灰色地带”揭露。而作为全球最大的人用疫苗生产国,除了流通环节,整个疫苗行业还有系列问题等待解决。

  “出事的疫苗是‘效价不合格’,但官方没有给出具体的数值。假如合格的疫苗效价应该是100,那么效价99是不合格的,效价50也是不合格的。(所以)我也不好分析这支疫苗里面掺了多少‘凉水’,但从免疫学角度来看,有问题的疫苗是不能出厂的。这里面就是缺少检验的环节。是有人举报,才去抽检,这是不是说明这批疫苗早就应该被检测出来有问题?”对于此次疫苗事件,中国免疫学会常务理事、中山大学医学院免疫学教研室主任吴长有对网易清流工作室如是评论。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