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聚德转型难:外卖系统鸭哥科技要凉了 半年亏了5万

2018-08-22 09:38 国际金融报

  全聚德上半年利润微增,百年老店面临转型难题

   记者 许伟

   近日,老牌中小板企业全聚德(002186.SZ)发布了半年报, 2018年上半年,全聚德实现营业收入约8.76亿元,同比增长1.43%,实现归母净利润约7800万元,同比增长1.29%,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为5540万元,同比下降37.17%。

   作为知名的中华老字号,全聚德是餐饮业A股上市公司的代表,但是纵观大A股上市公司,仅有西安饮食(000721.SZ)、广州酒家(603043.SH)等寥寥数家主打餐饮的上市公司,且前述上市公司均为国资控股。曾经的湘鄂情,从餐饮转型为科技企业,更名为云网科技后,一时吸引了不少眼球,但是热闹过去,云网科技如今也走到了*ST云网的地步。

   上半年,全聚德用什么样的经营战略交出了上述的财务答卷?

  不只是烤鸭

   据半年报,全聚德的收入主要分为三类:餐饮,约6.32亿元,占比72.19%;商品销售,约2.16亿元,占比24.71%;其他,约2700万元,占比3.1%。

▲ 数据来源:半年报

▲ 数据来源:半年报

   从餐饮和商品销售来看,餐饮收入同比出现了1.86%的下滑,商品销售出现了10.56%的增长。

   全聚德的商品销售主要是三种:一是肉类,例如真空包装的烤鸭和散装的鸭掌、鸭肫、鸭脖等休闲食品;二是面食,也就是糕点、月饼、汤圆等;三是调味品,如酱类以及辣味调味品。

  而占据收入绝对大头的餐饮,也不仅仅只是烤鸭。

   除了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全聚德烤鸭店外,全聚德旗下还有以经营“满汉全席”为特色的仿膳饭庄、以经营“葱烧海参”为代表的丰泽园饭店和以经营川菜为特色的四川饭店。

   但是从门店布局来看,除了2018年新开了特许加盟的丰泽园安立路店以外,仿膳饭庄、丰泽园饭店和四川饭店均只在北京拥有一家直营门店。

   全聚德的烤鸭店则冲出北京,在全国其他22个省市安了家,还在海外开设了6家特许加盟店。

   全聚德旗下的109家烤鸭店中,直营店为42家,占比达到38.53%,特许加盟店数量为67家,占比61.47%,超过直营店数量,成为主流。

▲ 数据来源:半年报

▲ 数据来源:半年报

   虽然从半年报无法看出细分到各个门店的收入变动情况,但是从半年报披露的分部情况看,全聚德大本营——北京地区的上半年收入同比基本维持不变,而青岛、无锡、合肥、常州、南京、新疆、大连、扬州、长沙等地区的收入同比均出现了下滑,而郑州、绍兴、上海等地的收入则同比出现了较高程度的增长。

   上海地区的增长部分归功于2017年10月新开的控江路店,2018年上半年该店实现了186%上座率。

   《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在上海地区全聚德旗下的烤鸭门店,有浦东店、淮海路店和控江路店3家。

  未来的难题

   2007年上市的全聚德,在经历了较快的增长后,2015年-2017年,全聚德的营业收入在18.5亿元左右徘徊,无法实现突破。

   在此期间,全聚德也有过新的尝试。

   2015年,全聚德与重庆狂草科技有限公司达成合作,打造“互联网+餐饮”模式的“小鸭哥”烤鸭外卖品牌——鸭哥科技 。“小鸭哥”定位针对中高端白领及家庭用户,最早在重庆本地外卖平台进行实验性推广。2016年4月在北京市场上线“小鸭哥”,并与百度外卖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试图打造全聚德外卖生态系统。

   全聚德财报显示,2016年鸭哥科技亏损了1344万元,到2017年中期,鸭哥科技便已停业。对于停业原因,全聚德解释为,运营未能达到经营预期。

▲ 数据来源:半年报

▲ 数据来源:半年报

   半年报显示,北京鸭哥科技已停止创收,半年亏损5万元。“小鸭哥”看起来要凉了。

   在2018年上半年,全聚德仍然在经营中引入了别的新元素。

   一是自5月14日起在全国各直营门店实施电子会员卡方案,上线一周共有1376名会员 激活电子会员卡。此前选择赴港上市的海底捞,截至2017年12月底,拥有逾1390万名会员

   二是在2018年6月,全聚德启动与抖音的合作方案创意策划,瞄准年轻消费群启动抖音项目。

   三是电商运营仍在发力,旗舰店上半年共计完成销售收入2652.2万元,增幅52.93%。

   记者随机采访了两位全聚德的消费者,邹先生表示,上海控江店的人气还不错,进餐需要的排队时间较多,口味和价格都还不错。郑小姐则表示,并没有尝出全聚德与一般烤鸭的明显区别,价格有点贵。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聚德的主流消费人群已经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如果以前是聚会、商务、政务人群的话,现在很大部分则由旅游人群构成,这部分人群相对稳定,但利润空间并不高 。此前,全聚德的一些子品牌尝试并不算成功,主要和经营体制有关。如果仍然只是“新瓶装旧酒”,那么对接新生代的核心需求,这些尝试可能并不能真正发挥作用。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