誉衡药业朱吉满130亿掘金败局:16亿断臂自救

  (原标题:朱吉满130亿掘金败局:16亿断臂自救 誉衡药业12亿销售费占营收过半)

  百亿并购之后陷入困境,资本玩家朱吉满正在进行一场断臂求生式自救。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原本曾是一名眼科大夫的朱吉满,更热衷于通过资本运作掘金。25年来,从倒腾药品开始,逐步发展至倒腾公司股权,朱吉满通过其掌控的誉衡集团控参股了16家公司,其资产涉及医疗、医药流通及服务、基因检测服务及大数据运营、互联网金融等。借此,朱吉满先后于2015年、2017年进入福布斯华人富豪榜和胡润百富榜。

  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从2010年誉衡药业上市以来,朱吉满就推动誉衡药业实施了多达27宗并购,其中成功14宗,耗资约为130亿元。

  不过,左手收购右手质押股权的杠杆运作术为朱吉满埋下隐患。今年2月以来,朱吉满麻烦不断,因欠债引发的诉讼缠身、高比例质押股权触及平仓线多次被强平。

  为了应对,朱吉满试图通过资本运作化解,无奈55亿元出售核心资产、39亿元引入战略投资者均告失败。直到今日,朱吉满以16亿元折价出让股权、并让出资公司誉衡生物大部分股权等断臂求生,才引来三名战略投资者。

  不过,朱吉满的危机是否解除尚是未知数,但其旗下的重要持股平台誉衡药业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今年上半年,誉衡药业实现营业收入25亿元,而其销售费用占比达50%。与此同时,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离奇暴增,公司短期偿债压力陡升。

  上周,针对上述问题等,长江商报记者向誉衡药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止,尚未获得回复。

  无奈低价出让15%股权解燃眉之急

  朱吉满终于以低价出让股权的形式引来了三名战略投资者,持续半年的债务危机似乎暂时缓解。

  8月17日,誉衡药业披露的多份公告显示,公司控股股东誉衡集团拟将其持有的3.3亿股公司股份转让给三名战略投资者,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15%,作价12.75亿元。同时,全资子公司誉衡生物引入上述战略投资者及关联方,以3.12亿元的总价认购誉衡生物增资扩股后51%的股权。这意味着,誉衡集团及誉衡生物将获得15.87亿元的股权转让款及投资款,而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对誉衡药业的持股比从63.95%下降至48.95%。

  根据公告,此次誉衡药业每股转让价格约为3.87元,比8月16日4.2元/股的收盘价折让7.86%。誉衡集团出让股权目的就是将获得的资金用于偿还负债,降低财务压力。同时,可使股权治理架构更优化,进而为公司战略落地奠定基础。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虽然折让不到10%,但对于朱吉满而言已是底价了。在今年6月,誉衡药业股价还在六七元之间徘徊,此次转让价格较彼时股价相差逾40%。

  16亿元收入囊中,朱吉满债务危机或暂时解除。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2月由于股价暴跌,誉衡药业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有6.04亿股触及平仓线,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健康科技累计质押的股票分别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99.96%、99.65%、99.99%,三者质押占公司总股本的63.87%。随着股价继续下跌,誉衡集团等所质押股票多次被质权人平仓。8月15日,誉衡药业曾公告,质权人申万宏源于8月13日、14日先后强制卖出誉衡集团所持誉衡药业24.6万股、23.85万股股份。15日,申万宏源、中国银河证券、第一创业证券相继强平了23.07万股、81.95万股、840.62万股,导致誉衡集团被动减持。

  对此,誉衡集团一直在积极谋求自救。如先后终止了16亿元收购支付领域企业瑾呈集团70%股权、不低于40亿收购天麦生物不低于35%股权,同时,公司还曾筹划以39.40亿元向中健投出售誉衡药业不低于35%的股权。此外,还曾筹划以不超过565亿元剥离/出售上海华拓、西藏誉衡、山西普德3家重要子公司股权等,只是,这些自救式运作最终杳无音信。

  超百亿杠杆式并购扩张留后遗症

  朱吉满债务危机爆发源于其超百亿杠杆式并购扩张后遗症。

  截至目前,誉衡集团控参股有16家公司,包括控股誉衡药业、信邦制药两家A股医药公司。

  誉衡集团闻名资本市场的并购中,包括以不到4亿元高调举牌山东药玻和广济药业,并上演了一年多的控股权争夺大战,最终以减持出局。2017年,朱吉满转而通过全资子公司西藏誉曦以30亿元价格受让了信邦制药3.6亿股,晋升为信邦制药实控人。

  誉衡药业也上演了疯狂并购。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上市以来,誉衡药业先后实施了27宗并购,其中完成14宗,所耗资金约为130亿元。

  具体为,2012年2.1亿元收购蒲公英药业75%股权、2013年4.2亿元收购澳诺中国100%股权、2014年7.98亿元收购南京万川。2015年的动作更大,最大的手笔是耗资27.76亿元收购普德药业100%股权。不过,刚刚完成对普德药业的收购,2016年就想以30亿元转手卖给仟源医药,最终转手未成功。

  此外,誉衡药业还曾筹划16亿元收购瑾呈集团70%股权、不低于40亿收购天麦生物不低于35%股权。只是因誉衡集团债务危机爆发,这两笔高达56亿元的收购被迫放弃。

  与很多公司外延式并购通过发行股份以及定增募资不同,誉衡集团及誉衡医药大多以现金收购。当然,誉衡药业也曾在2015年筹划两次定增,计划募资89亿元,不过最终均失败。

  在此背景下来,朱吉满频频实施杠杆式并购,通过信托计划、股权质押等途径融资来实施其并购扩张计划。

  在收购信邦制药的30亿元中,16亿元为誉衡集团向中融信托借贷,4亿元为誉衡集团向天风证券质押所持誉衡药业8100万股所得。为了偿还前期过桥收购资金,在2017年6月、8月,西藏誉曦又将到手的3.59亿股信邦制药股票质押给中信信托,这笔质押融资高达30.6亿元。

  誉衡药业公告显示,截至8月15日,誉衡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誉衡国际、健康科技所持誉衡药业分别有9.31亿股、4.21亿股、4290万股处于质押状态、质押比高达99.96%、100%、99.99%。

  股权质押比如此之高,在市场调整股价大幅下跌之时,终于引爆了朱吉满的财务危机。

  销售费用暴增5.47倍,36亿商誉悬顶

  超百亿并购后,誉衡药业并未实现盈利能力腾飞,相反积累了巨额商誉。

  2015年,誉衡药业净利润为6.65亿元,2016年增长至7.17亿元,2017年猛降至3.10亿元。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大增100%至25.37亿元,占2017年全年的83.34%。而净利润为2.26亿元,同比仅微增3.09%。

  今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之时,销售费用也在急剧攀升,25.37亿元销售收入就有12.48亿元销售费用,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的占比达49.18%,较去年同期1.93亿元暴增了5.47倍。而2017年全年,公司销售收入30.42亿元,销售费用为10.65亿元,二者占比为35.01%。而在2016年,销售费用只有2.61亿元。

  同期,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分别为7.36亿元、3.68亿元,分别较年初增加了3.08亿元、2.88亿元。2016年,应收账款仅为1.74亿元。

  对于上述销售费用等指标值大幅攀升,誉衡药业解释,两票制模式下,公司销售运营升级转型,支付给医药推广服务商费用增加致销售费用增长,应收账款增长源于两票制模式下结算模式发生改变,其他应收款增长主要系股权收购业务终止,支付的收购保证金由其他非流动资产转入其他应收款。

  多个财务数据离奇暴增之时,誉衡药业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流动资产25.70亿元,货币资金8.96亿元,而流动负债34.28亿元,短期借款19.35亿元。这些数据足以说明,公司存在较大的流动性压力。

  此外,频频收购,让誉衡药业总资产从2012年的25.65亿元增长至今年6月30日的94.07亿元,但商誉达36.34亿元。频繁并购之后,巨额商誉面临减值风险。截至今年6月底,商誉占净资产的比重为81.77%。

  誉衡药业完成最大一笔收购普德药业产生了16.39亿元商誉。在2015年、2016年,普德药业连续两年完成业绩承诺后,2017年爽约了。2017年,其承诺净利润2.29亿元,实际完成1.91亿元,完成率83.43%。即便是累计3年承诺期的净利润实现数,仍未达标。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