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再遇“豹骨乌龙” 动物入药合规合理由来已久

2018-08-31 12:27 环球网

  鸿茅药酒,一个2017年以来在互联网屡上热搜的“爆款”品牌,同时也是近期以来历尽网络舆论质疑、辟谣、再质疑、再辟谣的关注焦点,路人称其为“网红”绝不为过。

  作为一名有点中医药研究爱好,平时也爱喝点药酒的“看客”,笑看鸿茅最近的风波应对,就像是这次世界杯上备受煎熬的足球王者梅西,每每被质疑,却还是不懈地努力证明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对,他们确实有话要讲……

  这就好比一场世界杯的巅峰对决,上半场,鸿茅药酒还在为对手奥斯卡影帝般的演技,无奈向裁判举起的黄牌据理力争;下半场,对手又来一记背后飞铲,让这位主力球员因为“很受伤”,而不得不被主教练含泪换下。

  场下作为吃瓜群众的我们,一方面像是看了一场又一场的好戏,一方面却也在感慨,这鸿茅药酒多灾多难的水逆,啥时候到头啊?!

  不曾想,话音未落,自媒体舆论大旗就再次来了个煽风点火,新一轮更盛更烈的火苗,再次燎到了包括鸿茅药酒在内的众多中药企业身上。

  “豹骨买卖”并无惊人内幕

  前不久,一则来自于成都商报关于豹骨入药的采访报道惹人关注。文章称,一名数学老师,向某药酒企业出售过豹骨。那么,这位数学老师,到底是否做了豹骨买卖,收售豹骨又是否合规合法,该报记者继续追踪了下去。

  随后,关于收售豹骨一事的法律可行性,宜宾市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科科长杨峰辟谣称,在野生动物保护法出台前,捕猎、贩卖野生动物都不违法。

  2006年,为解决法律生效前的遗留问题,国家林业局出台公告,要求各地林业部门对麝香、豹骨、熊胆等六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组织的库存进行清理,将清理情况上报至国家林业局,须得到国家林业局行政许可后,才以销售库存。

  原来,只是这位数学老师卖掉了父辈留下的库存豹骨,并且无论是当年国家林业局的查验封存、还是今年的委托售卖,手续上、程序上的合法性是无可挑剔的。至此,豹骨疑云终于尘埃落定,而涉事“某药酒企业”,也因此在记者深度调查的“助攻”下,得以“洗白”。

  动物入药由来已久

  那么,这被众人捧,又被众人疑的豹骨,究竟是何来头,到底动物入药是否符合国家规定呢?这事儿大概可以从远古时代开始追溯。

  我国最早的药书《神农本草经》中记载了各种天然药物,其中动物药就达67种。在唐代,所有植物、动物和矿物的资源,都是药用的对象。明代《本草纲目》更是收录了动物药多达461种。

  动植物入药,不仅仅是中医药盛行,更是世界各国传统医学的历史传承与重要经验。公元前1550年的古埃及医书中,曾记载着大约700种药物和800个药方,其中包括各种动物来源的药物。

  明代著名医药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羊肝主治“目赤暗痛、热病后失明”、“小儿赤眼、翳膜羞明、目病失明和青盲内障”等眼部病症。

  现代医学研究,也证实了肝脏中确实富含维生素A,可有效治疗失明、白内障等眼部疾患。如果是这样,至少在明朝,李时珍就已证明确有动物入药的成功案例,证明古人那时就已有了借助羊肝治疗“维生素A缺乏症”的经验。

  在鸿茅药酒的中药配方中,豹骨因其身份与功效的特殊性,一直备受关注。中医理论认为:豹骨补肝肾、强筋骨,追风定痛,对风寒湿痹、关节疼痛颇具效用;现代科学研究表明,豹骨具有抗炎作用,对肿胀有显著的抑制作用。

  在传统中药材中,论及知名度、效用度方面,可与豹骨比肩的名贵动物药有许多,如犀角、麝香、鹿茸、蟾酥、牛黄、羚羊角、海马等等。按物种划分,我国已知可作药用的动物就已达到900余种,跨越了动物界中的8个门动物,从低等的海绵动物,到高等的食肉类脊椎动物,各种都有。

  药企频遭动物入药质疑

  那么,说回鸿茅药酒这一次掉坑的“豹骨乌龙”事件,我们来理性分析判断一下,这面舆论大墙,到底该不该推向鸿茅?

  2012年,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王国强在接受某权威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涉及野生动植物入药、规模较大的企业,都已经过正规的审批、批准。

  王国强局长指出:在中国中医药领域中,作为名贵药材所使用的濒危、珍惜的动植物还有矿物,几千年来确实取之于自然,而包括天然的牛黄、麝香、犀牛角、熊胆等在内的名贵药材,也确实是目前中医药药材方面所必需的,也是必不可少的。

  那么,鸿茅药酒中豹骨的来源和使用,是否也经过了保护部门的许可呢?

  回看2018年6月5日的鸿茅药酒公开信,其中就声明,鸿茅药酒所用豹骨与人工麝香的购买、使用,均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而在2018年药监部门的飞行检查和现场核实中,涉及鸿茅药酒豹骨和人工麝香的增值税发票、出入库台账、批生产记录、库存数量等方面,均与实际豹骨和人工麝香的购买、使用、库存数量吻合。

  为了证实以上说法,笔者特地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官网查询检索。发现历年以来,包括北京同仁堂、鸿茅国药、广誉远、片仔癀等不少老字号中药名企,都在收购、利用国家一级保护陆生野生动物药材上,向保护司进行了审批,并取得了合法许可。

  因此,动物入药这个事情还是要辩证来看,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科技和法治的进步将会让我们不再纠结于救人治病与动物保护之间的道德困境。当然,这也不是单纯能用几句简单的孰轻孰重就能够一言以蔽之的。

责编:沙琼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