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身重组罗生门 加多宝被爆业绩大亏损

2018-09-04 09:49 时代周报

  (原标题:现身重组罗生门 加多宝被爆业绩大亏损)

  [摘要] 工商资料显示,银谊资本的大股东为“赫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后者为刘红雯100%持股,而中弘股份披露,刘红雯与黄伟清两人实际为夫妻关系。(时代周报记者 梁耀丹 发自广州、深圳

  江西籍京城地产商人王永红与他旗下的上市公司中弘股份已陷入债务危机半年。避走香港,先后寻求佳兆业、新疆佳龙驰援未果后,王永红将目光瞄准了同样逃至香港的“凉茶大王”陈鸿道。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披露的一份《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揭开了中弘股份与加多宝以及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下称“银谊资本”)离奇重组的帷幕。仅仅在公告披露的第二天上午,这份公告便遭到了加多宝的否认。“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加多宝在当天发布的澄清公告中提到。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这起“债务重组罗生门”引来了深交所两度发布问询函,在中弘股份再三澄清解释而草率收场后,仍留下诸多疑点。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与此同时,被卷入风波的加多宝与中粮包装的纠纷再度升级,中粮包装先后对加多宝中止了供罐并向法院提交了诉讼申请。这对于早已官司缠身的加多宝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重组罗生门

  8月27日晚间,中弘股份披露的公告显示,中弘股份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三方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同时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化解面临的债务危机。此外,中弘股份还曝光了一组加多宝近年的财务数据。

  时代周报记者从协议书中看到,协议由三方签订,其中,加多宝方授权了黄伟清为代表。

  然而,这纸协议书马上便遭到了加多宝的否认。

  8月28日上午,加多宝紧急发布澄清公告: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有限公司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加多宝集团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事件之离奇,很快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8月28日,深交所紧急下发关注函,责令中弘股份当晚回复说明有关情况。很快,中弘股份公司发出了“澄清说明”,声称协议在各方见证下签署,“合法合规、真实有效”,中弘股份又表示:“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此外,该公告还表示:“委任书显示,黄伟清先生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公司认为黄伟清先生有权利代表加多宝集团签署上述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 8月28日中弘股份报涨停收盘,8月29日又上演了地天板。不过,截至9月3日,中弘股份沦为“仙股”,已在低于1元的价格区间运行了14个交易日。

  疑点重重

  到底谁在撒谎?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了加多宝的官方宣传资料以及过往媒体报道发现,黄伟清几乎从未在加多宝的活动中露面。根据加多宝的官方信息,现任加多宝总裁为李春林。一位加多宝前员工亦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其在职期间并未听过黄伟清这个名字。

  深交所对中弘股份发出的问询函显示,“你公司报备的黄伟清《委任书》中称‘即日起,集团委任您为首席执行官,负责集团对外一切事务’,落款时间为8月25日,落款人为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及陈鸿道,该委任书仅陈鸿道签字,未加盖加多宝公章”。

  此外,多家媒体也指出,在加多宝和中弘股份发布的消息中,“加多宝集团”的两个章似乎有差异,章外围的字母与“※”号之间的间距不同。另外,有媒体分析认为,为了避免退市,中弘股份有借重组之事抬升股价的嫌疑。

  重重疑云围绕下,深交所很快对中弘股份发来了第二封问询函。

  8月30日,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公告中,中弘股份持续“喊冤”,声称经书面致函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永红,其口头回复称作为实际控制人牵线商谈并促成签署上述协议,本意也是想通过该重组让公司摆脱困境,其控股的中弘卓业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股票目前无法进行减持,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证券市场抬拉股价的动机及情形。

  中弘股份相关负责人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实控人王永红至今仍在香港,并且参与了上述重组事件的谈判,但在整个过程中担任何种角色尚未得知。

  与此同时,这起重组交易中的另一位关键人物—黄伟清也疑点重重。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工商资料发现,尽管中弘股份公告称其是加多宝首席执行官、但实际上黄伟清与银谊资本存在关联关系。工商资料显示,银谊资本的大股东为“赫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后者为刘红雯100%持股,而中弘股份披露,刘红雯与黄伟清两人实际为夫妻关系。

  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了银谊资本的工商注册电话,电话无人接听。紧接着,时代周报记者通过该电话添加了微信,对方表示其是注册公司代理中介,对于客户的资料无可奉告。

  第三方企业信息平台企查查显示,黄伟清是“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由黄伟清与刘红雯分别持股50%。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先君道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是“深圳市福田区莲花街道景田北路22号馨庭苑盈轩101”。9月1日,时代周报记者实地探访发现,馨庭苑是一个住宅小区,门口上贴着“赫明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几个大字。时代周报记者向该小区门口保安问询刘红雯是谁,对方表示刘红雯是他们的老板,而进一步问询到黄伟清时,保安立刻露出警觉的神色,回答称:“我什么都不清楚。”

  加多宝危局

  尽管闹剧已经收场,但与中弘股份“划清界限”的加多宝日子也同样不好过。

  在涉嫌贿赂广药集团高管后,陈鸿道于2005年潜逃香港,至今未归。其间,加多宝经历与王老吉的官司纠纷、更换金罐、人事震荡……可谓元气大伤。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重组风波中,中弘股份也意外曝光了加多宝近年来的财务数据。公告显示,加多宝2015–2017年未经审计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00.4亿元、106.3亿元和70.0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和-5.82亿元。2017年,加多宝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不过,加多宝方面声称,这份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这组数据与加多宝近年来的市场表现较为相符。他猜测,如果双方签订协议为真,那加多宝反悔的原因很可能是对中弘股份对外披露的财务数据不满意。

  多位同时经营加多宝与王老吉凉茶的批发商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反映,相比王老吉,近年来加多宝的销量落于下风。一位深圳的批发商表示,从凉茶饮料销量来看,王老吉占到七成,而加多宝仅为三成。此外,由于加多宝批发价更高,批发商们普遍也更倾向于进货王老吉。“一箱加多宝比王老吉要贵三块,成本非常不划算。”上述人士表示。

  此外,位于北上广深等多地加多宝批发商向时代周报记者普遍反馈,从今年夏天开始,加多宝货源不足,这在以前是没有过的情况。这或许与中粮包装的“反击”有关。

  中粮包装近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受清远加多宝股权项目中其他相关合作方未能如约履行增资义务的影响,本集团及时调整订单结构,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增加对其他优质客户的供罐”。

  此前,时代周报曾经报道,由于中粮包装对清远加多宝增资,而加多宝又未能履行将加多宝商标注入清远加多宝的承诺,中粮包装于今年7月6日对加多宝提出了仲裁申请。

  这一纠纷在近日再度升级。8月31日,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中粮包装就与王老吉有限公司(加多宝旗下企业)的“出资”纠纷已经向中国相关法院提出了诉讼申请。法院已经受理了相关申请,并批准诉讼保全王老吉有限公司于中国境内持有的相关加多宝商标。

  雪上加霜的是,加多宝与国内另一包装巨头、供罐商奥瑞金也发生了类似的纠纷。7月8日,奥瑞金发布公告称,此前与加多宝签署的债转股协议,因加多宝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公司将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约定执行。

  眼下正值凉茶的销售旺季,加多宝要如何渡过危机?对于提振业绩的措施,时代周报记者向加多宝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编:沙琼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