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注射剂政策风险持续走高:销量下滑 药企求变

2018-09-13 09:24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药注射剂政策风险持续走高: 上半年销量下滑 药企求变在即

   21世纪经济报道 卢杉,蹇卿兰 上海报道

   中药注射剂的大限要到来了?在医保控费背景下,多重政策叠加影响着中药注射剂市场。不良反应事件高发、质量可控性差、公立医院控费、辅助用药改革,加上“两票制”、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部分中药品种尤其是中药注射剂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继2006年鱼腥草注射液事件后,近两年柴胡注射液、红花注射液、冠心宁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等多款中药注射剂被责令修改产品说明书,严格限制使用及医保报销。加之新版《医保目录》落地,直接反映在各主营中药注射剂厂家的财报表现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部分中药注射剂企业2018年中报,此业务均有下滑。华润三九和丽珠医药虽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增长,但中药业务依旧表现不佳;主营业务单一和偏重中药的企业受影响严重,如大理药业、昆药集团、金陵药业、中恒集团等,净利润同比下降均为两位数,大理药业下滑高达97.16%。

   瑞银证券中国医药行业分析师赵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中药注射剂面临更大控费、监管压力,且股价中并未完全反映。“医保结构调整势在必行,预计将给临床获益较低的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更大压力。因安全性及超适应症用药较多,药监部门对中药注射剂的监查会更为严格。”

  政策叠加

   但在医保控费下,处方中药尤其是中药注射剂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

   PDB数据显示,2017年销售金额前20位药品中,中药注射剂占比超过36%。瑞银估算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整体终端金额约1000亿,占比5%-10%。

   另外,创新药纳入医保的速度和数量将大幅提升,但医保资金筹资/支出速度均已低于10%,医保结构调整势在必行,预计将给临床获益较低的中药注射剂/辅助用药更大的压力。

   2018上半年,华润三九中药注射剂低于预期。“在辅助用药目录政策和招标降价等压力下,中药注射剂等非临床一线用药的销售和推广面临困难,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已降至约8%。”

  步长制药的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谷红注射液,其中丹红注射液各地重点监控,且在2017年版国家医保目录中要求: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并有明显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证据的重症患者。

   丽珠药业在中报中称,中药制剂营收8.61亿元,同比下滑20.52%,毛利率77%,同比减少2.25%。

   昆药集团2018 年上半年中药注射剂营业收入占比下降至25%,“主要原因为2017年2月新版医保目录,公司主导品种注射用血塞通冻干粉针被列入限制二级以上医院使用的范围,受此影响该品种销售量下降 26.13%。”

   昆药集团事业部总经理尹忠臣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药占比”压力以及产品安全性疑虑,让很多二级以上医院也不愿意开中药注射剂。

   此外,金陵药业、中恒集团和大理药业的中药营收都受到较大影响。金陵药业的中药产品营收2.45亿元,同比下滑24.34%;毛利率18.77%,同比下滑4.96%。

   2017年9月各地开始实施新版《医保目录》,大理药业的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在医保支付范围内均限制在二级及其以上医疗机构采购使用,且有适应症限制。

  药企求变

   中药注射剂的安全性和功效长期存在争议。赵冰认为,“以综合性医院为主要销售渠道、以西医为主的处方,对中药持谨慎态度。”

   一是医保筹资增速的下降叠加创新药进入医保,中药注射剂控费压力更严峻;二是药监部门对中药注射剂的监查将更严格;三是医生对处方中药态度负面。中药注射剂公司18/19年平均PE高于中药行业可比公司,从估值和盈利角度都存在下行风险。

   中药注射剂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各家企业纷纷调整产品结构探索突围路径。

   一方面加强药材资源的研究开发,保证源头质量安全。华润三九方面表示,在药材资源研究方面,继续开展五大道地药材规范化种植研究。此外,加大创新研发投入,丰富产品结构。包括华润三九、昆药集团在内的多家制药企业在2018年上半年纷纷加大研发投入,压缩中药注射剂的产品比例。

   昆药集团称,公司下一步将仿、创、维并重,逐步推动公司向创新型企业转型。尹忠臣表示:“一方面积极遵守国家关于中药注射剂的相关规则,进一步提升产品制作工艺,开展质量评价工作;另一方面,调整公司产品结构,比如加大对其他产品的研发和销售投入,降低中药注射剂销量下降对公司的冲击和影响。”

   药材帮创始人许光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药注射剂市场不好在两三年前就初见端倪,相关企业要想实现突围,应选择一个市场较大的产品做扎实,果断放弃做得不好的品种。“比如江中集团,开发中药药食两用产品重点开发;而九州通则进行较为综合的布局,包括上游药材种植、中游中药饮片以及下游的实体药店。”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