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爆裁员事件 药明康德藏同业竞争隐忧

2019-04-16 09:59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阎俏如北京报道

  一则人事变动公告牵扯出“独角兽”公司的裁员内幕。

  最近,药明康德集团旗下公司药明明码正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导火索正是知乎上一则关于公司的讨论。在一篇回答中,药明明码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袁健中辞职的消息被公之于众,同时被爆出的还有公司在2018年12月曾进行大规模裁员,以及公司内部管理等一系列问题。

  药明明码业务的相关公司控股股东为明码控股(明码控股及其子公司以下统称为“药明明码”),由药明康德基因组学中心和冰岛NextCODEHealth公司整合成立,其与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603259.SH,以下简称“药明康德”)不存在股权关系,但实际控制人相同,构成关联关系。该公司定位于“全球精准医学领域引领者、一体化基因研发应用和大数据赋能平台”,主要提供全面基因测序及生物信息服务。

  同时,药明康德在细胞和基因诊疗方面的产能正逐渐放量。2018年,药明康德在该领域的收入增速持续加快。

  药明康德在细胞和基因诊疗领域与药明明码是否拥有类似业务并形成同业竞争?药明康德方面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药明康德与明码美国是各自独立运营的公司,不存在上下游关系。

  “独角兽”裁员

  3月22日,药明明码中国运营部发布关于药明明码中国区人事变动公告,公司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袁健中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离职,公司管理层已批准其离职申请。

  这则人事变动消息流出于知乎的一则问题——“药明康德旗下的明码生物怎么样?”同时,一封药明明码14名离职员工致袁健中的公开信也被发布出来,描述了公司2018年12月一次大规模裁员的情况:“明码北京所有B2C的销售被

  安排逐一进入会议室,大部分人直接接到辞退协议和补偿方案,同样当日八点前不签署,公司将单方面解除合同”,“19日当晚所有裁员员工的电脑全部被锁定,致使无法办理离职和交接;所有被裁员工19日被踢出工作群,但客户交接、样本交接和报告交接没有任何人告知该如何处理”。

  同时,该公开信还指出了公司业务不合规、内部混乱、管理层不作为等问题:“明码的业务受限于行业和政策的限制,在医院内处于

  体外循环,存在一定的合规风险。我们多次提出各类建议,包括第三方医检所的建立、产品证照的申请及后续入院工作的开展、收费方式的优化、渠道的管理,任何一方面的举措都可以提高整个业务的合规性,减少风险。但是您来明码整整一年半,所有的东西都是纸上谈兵。”

  根据E药经理人的报道,药明明码方面称公司已经与实名信的主要撰写人联系过,但所有的撰写人是不知情的。信中很多东西是不属实的,带有很多个人观点和立场,

  目前公司正在对事项进行调查。

  记者在该则问题下面看到,一篇答案中提到药明明码曾有过“闪电”被裁员工发布联名邮件事件。

  目前知乎上这篇回答“因侵犯我企业权益”已经被删除,这则问题也将药明康德字样删除,被修改为“明码生物怎么样?”在这则问题下面,仍然保留的回答大部分指出药明明码存在的各种内部问题,包括一年内两次大规模裁员、公司内部混乱、高层变动频繁、员工待遇差等。

  公开信息显示,药明明码由药明康德基因组学中心和精准医学大数据分析领域的冰岛Next-CODEHealth公司整合成立。头顶药明康德的光环,药明明码的融资一路高歌猛进。

  2017年9月,药明明码完成2.4亿美元B轮融资。2018年11月27日,药明明码宣布完成总金额2亿美元的C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爱尔兰战略投资基金(ISIF)领投7000万美元,其他参与方包括药明明码现有股东淡马锡、云锋基金和红杉资本等。

  业务范围难区分

  药明康德招股书显示,药明明码相关业务的控股公司为明码控股(WuXiNextCodeHoldingsLimited),实际控制人为李革、赵宁、刘晓钟和张朝晖。药明明码业务在中国区的主要公司为明码(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明码),由刘晓钟和张朝晖分别持有50%股份。由于李革等4人同样为药明康德实际控制人,明码控股和其子公司与药明康德形成关联关系。

  证监会《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第二十七条规定,上市公司业务应完全独立于控股股东。控股股东及其下属的其他单位不应从事与上市公司相同或相近的业务。控股股东应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

  药明康德于2018年在A股和港股陆续上市,记者发现,在申请A股上市前,药明康德曾与药明明码进行过业务转移。药明康德招股书显示,公司控股子企业原从事少量的医疗健康科技服务业务。自2015年起,药明康德逐步将该等业务、资产、人员剥离,上海明码作为独立主体承接前述业务,与外部客户签署合作协议。在重组期间,相关雇员已与子公司上海药明解除劳动合同,并与上海明码签订劳动合同。

  2018年1月,在药明康德递交A股上市申请文件后,证监会在对其保荐机构下达的反馈意见中就要求对公司实际控制人共同或分别控制的企业实际从事的业务,其业务是否与发行人业务相同或相似,或具有上下游关系,是否具有相同客户或供应商,是否具有相同的技术来源进行披露。

  药明康德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主要从事两类业务,一类为针对个人客户提供健康咨询,另一类为针对医疗机构提供临床样本的检测服务所开发临床检测产品用于辅助医生进行临床诊断,其客户为医院、诊所等医疗机构。药明明码业务主要为通过二代基因测序的方法进行基因测序,同时根据基因数据的分析,为罕见病、遗传病的诊断提供参考依据。其主要客户为医院等医疗机构,其提供服务内容、所需技术等与发行人均不相同,不存在相互替代的可能,不存在同业竞争。

  不过,药明康德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称,药明明码致力于运用精准医学大数据改善人类健康。药明明码拥有一体化开放的平台,为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临床医生、健康机构以及个人消费者等提供全面的精准医学整体解决方案。助力全球合作伙伴加速药物研发、诊断试剂开发、降低人类出生缺陷、提高罕见病诊断和其他精准医学的临床应用。显然,其为合作伙伴的药物研发提供服务。

  目前,细胞和基因治疗业务在药明康德的业务版图里地位正逐渐上升。在药明康德募投项目中,美国细胞及基因治疗商业化cGMP工厂建设项目备案投资总额为1.22亿美元,拟通过扩建在美国的细胞及基因治疗的研发生产服务基地,迅速扩展美国精准医疗研发及应用领域的业务机会,为更多的客户提供精准医疗相关的一流研发服务,提高公司全球竞争力。

  药明康德2018年年报指出,细胞和基因治疗产品CDMO服务是公司正在积极培育的新型业务,目前仍处于能力和产能建设期。随着产能逐步释放和项目的增加,收入增长逐步加速,2018年上半年收入较2017年同期增长7.46%,下半年收入较2017年同期增长28.41%。

  药明康德在细胞和基因诊疗方面的发展是否会与关联公司产生同业竞争?

  对此,药明康德方面回复记者称:该公司所涉及的细胞及基因疗法服务包括从早期、后期直至商业化阶段细胞及基因疗法以及其他疗法的开发与分析工作,包括溶瘤病毒及CRISPR细胞。其细胞和基因治疗服务包括相关产品的工艺开发、测试、cGMP生产等。截至2018年底,公司正为30个临床阶段细胞和基因治疗项目提供CD-MO服务。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