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药业“杀妻”董事长家族生意圈

2019-04-23 09:35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阎俏如晏国文哈尔滨沈阳报道

  一则涉嫌故意杀人的刑案,将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737.SZ,以下简称“葵花药业”)前董事长关彦斌极其复杂的家族关系,及家族成员的生意圈,推上了前台。

  据了解,关彦斌与前妻张晓兰是重组家庭,此前二人各自还有一段婚姻经历。关彦斌与第一任妻子育有两个女儿关玉秀、关一,张晓兰与第一任丈夫育有一个儿子宋萌萌,此外,三个独立消息源都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张晓兰和关彦斌还有一个儿子,年龄大约十二三岁。

  当下,继子宋萌萌已经远离上市公司葵花药业的生意和业务。但在沈阳却和关氏家族紧密合作,涉足医药零售和房地产等产业。

  4月15日,记者来到沈阳兰氏商贸有限公司。在这个工作日,公司大门紧闭,门把手上挂着买菜用的手拉车,生活垃圾堆在门口。在兰氏商贸办公地点的墙上,还贴着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沈阳)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家老铺药房连锁”)的广告牌。

  关彦斌的前妻张晓兰,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在此之前5天,关彦斌作为实控人的上市公司葵花药业,接到了来自深交所的关注函,起因是网传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事件。在回复中,葵花药业方面称,根据相关家族成员告知,目前,案件尚在调查处理中,双方当事人均已无大碍。此案因个人纠纷引起,未涉及与家族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未涉及公司业务经营。公司经营管理有序有效,控制权稳定;一季度经营业绩保持增长,持续向好。

  一个充满关系纠葛的富商家庭,由此进入公众的视野,而复杂家族成员关系中的生意与商业,更增加了利益色彩,让一切,变得更加复杂与难解起来。

  继子生意圈

  宋萌萌在辽宁与关彦斌、张晓兰有多家公司,涉足产业包括连锁药房和房地产。

  3月21日,葵花药业在2018年年报的“处罚及整改情况”中介绍:“因个人原因与他人发生纠纷造成身体伤害,公司实际控制人关彦斌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从外界当时的反应来看,显然上述信息并未引发外界广泛关注。

  葵花药业《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律师工作报告》显示,关彦斌第一任妻子名为马丽华,二人育有两个女儿,即关玉秀和关一。马丽华曾为北京森和艾德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不过该公司目前已经注销。从上述报告中披露的股东身份证信息可以看出,宋萌萌出生于1983年,与张晓兰一样,其户籍地址也在沈阳。

  工商信息显示,张晓兰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曾有4家,不过其中的3家均已经注销,仅剩下沈阳兰氏商贸有限公司。记者注意到,兰氏商贸公司门口杂物堆积,不见正常经营的迹象。

  据了解,宋萌萌参与葵花药业的业务较少。2014年葵花药业发布的招股书显示,宋萌萌持有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1.18%的股权。但是,宋萌萌在辽宁与关彦斌、张晓兰有多家公司,涉足产业包括连锁药房和房地产。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宋萌萌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南京同仁堂乐家老铺(沈阳)医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家老铺投资公司”)、沈阳子健商贸有限公司。

  另外,宋萌萌还在辽宁冠京商贸有限公司、辽阳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辽阳嘉财恒润”)、本溪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沈阳乐氏兄弟投资有限公司、阜新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哈尔滨冠京经贸有限责任公司持有股份。上述公司工商信息中,关彦斌两女儿均未涉及。

  据葵花药业招股书,宋萌萌还有一家香港胜美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胜美投资”),该公司注册在香港,成立于2010年3月18日。

  2019年4月13日,记者来到位于沈阳市府恒隆广场的乐家老铺投资公司。虽然是周六,依然有员工来加班,不过面对记者的咨询和采访,一位员工不愿作任何解释和说明,仅表示:“宋萌萌偶尔会来公司,自己是新来的,不太了解。”

  记者分别电话联系乐家老铺投资公司及沈阳子健商贸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于记者的采访,对方均显得讳莫如深,在了解记者的身份后随即挂断了电话。

  丹东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工商信息介绍,葵花嘉财恒润商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系葵花旗下重点企业之一,集团总部位于北京,以投资开发、经营地下商业街为主营业务。2009年至今,先后开发了辽阳、阜新、本溪、丹东、海城等项目。

  在辽阳嘉财恒润所登记的地址,记者并未找到该公司。不过记者看到,该名为时尚天地的地下商场,虽然密密麻麻地排列着数十家甚至上百家小门店,但是人流却并不密集。

  启信宝数据显示,胜美投资100%控股的丹东嘉财恒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涉及的裁判文书达367起,主要为商品房预约合同纠纷。

  收购老字号

  葵花药业2018年年报介绍,南京同仁堂系实际控制人亲属于2017年3月取得该公司的控制权。

  在关彦斌的规划下,宋萌萌的产业可能不仅局限在沈阳的医药零售和房地产,甚至可能还包括关氏家族已经收购控股的老字号企业南京同仁堂。

  2018年4月,有投资者在互动易平台咨询道:“查阅贵公司年报后发现,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关彦明,系葵花药业实际控制人关彦斌的直系近亲属,请问贵公司如何防范同业竞争问题?贵公司是否有收购南京同仁堂的计划?”对于该问题,葵花药业方面表示,公司如有收购计划,将按照深交所的有关要求进行合规披露。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南京同仁堂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同仁堂”)现任股东包括关彦明、关玉白、红石国际健康产业有限公司。其中,关彦明为关彦斌之弟,关玉白和关彦明分别持股45%和35%。

  葵花药业2018年年报介绍,南京同仁堂系实际控制人亲属于2017年3月取得该公司的控制权。2017年和2018年,南京同仁堂与葵花药业关联交易分别为88.61万元、8.43万元。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乐家老铺药房连锁由乐家老铺投资公司100%控股,而后者由南京同仁堂控股51%。

  据了解,乐家老铺药房连锁旗下门店为收购而来。企业工商信

  息显示,2015年11月,沈阳同欣康美药房连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欣康美”)更名为乐家老铺药房连锁,原股东全部退出。

  据第一药店财智报道,时任乐家老铺药房连锁公司总经理马守富介绍:“由于南京同仁堂连锁(即乐家老铺药房连锁)背靠集团制药工业,因此从传统OTC常见药品到中药饮片,乃至贵系参茸等产品都能通过集团购进,在产品采购上乐家老铺药房连锁拥有其他同行所不具备的竞争优势,通过集团购进降低采购成本,自然能获取更高的毛利。”

  沈阳某药店负责人告诉记者,沈阳同仁堂以及之前的同欣康美在沈阳地区知名度并不高,因此了解不多。不过,在其看来,老字号南京同仁堂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地方。

  该负责人说道:“葵花家族的事情其实医药圈都清楚,葵花药业给前妻的女儿,南京同仁堂留给年幼的小儿子。关彦斌对宋萌萌很好。张晓兰原来是葵花药业副总,张晓兰从副总退下来的时候,就确定了关一和关玉秀管理葵花药业。”

  “南京同仁堂现在很多负责人都是原来葵花派来的。比如,南京同仁堂医药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时璋以前就担任过葵花药业的销售负责人。”上述沈阳某药店负责人指出。

  女强人张晓兰

  1998年,关彦斌等46名自然人集资购买五常制药厂的资产成立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时,张晓兰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了这46人名单之中。

  今年4月10日,澎湃新闻一则消息震动网络:“上市公司葵花药业原董事长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批捕,公安机关提请逮捕时间为1月29日,目前该案仍在侦办中。”

  而据《新京报》消息,关彦斌因与前妻张晓兰发生纠纷,两人发生肢体冲突。扭打中,关彦斌失手将前妻殴打成植物人被警方控制,其前妻处于昏迷状态。2019年初,其儿子签署谅解书后,关彦斌办理取保候审。

  不过,在葵花药业的发源地五常市,当地人流传的一种说法是与关彦斌发生冲突“另有其人”。

  记者向大庆市公安局求证上述消息是否属实,对方回应称因目前案件正在侦办过程中,相关信息暂时不能对外公布。

  根据葵花药业招股书披露的信息,关彦斌有两个女儿关玉秀和关一,张晓兰有一个儿子宋萌萌,从子女情况来看,他们应是重组家庭。

  在关彦斌的出生地五常市红旗满族乡东长岭村,有村民把关彦斌的两任妻子称作“大老婆”和“小媳妇儿”。“听说前年和小媳妇儿闹离婚,因为分钱的事吧,关彦斌兄弟还过去了。”而对于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村民大多难以置信:“回村里的时候我见过,总是乐呵呵的,怎么能杀人呢?”

  据当地人介绍,关彦斌与张晓兰的结合是在葵花药业创办之后。“挺漂亮,大高个儿,女强人那种类型。”村里见过张晓兰的人这样形容她。

  那么关彦斌在创办葵花药业时与第一任妻子的婚姻是否存续?有熟悉关彦斌的人告诉记者,葵花药业在五常市的地位日益提高后,关彦斌曾帮助第一任妻子马某的弟弟安排工作。

  不过,葵花药业招股书显示,1998年,关彦斌等46名自然人集资购买五常制药厂的资产成立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时,张晓兰的名字就已经出现在了这46人名单之中。彼时,张晓兰共出资10.49万元,占比0.76%。

  葵花药业相关公告显示,张晓兰于1959年出生,曾任葵花药业供应部经理、副总经理、董事。2017年关彦斌与张晓兰协议离婚,张晓兰同意将所持有的葵花药业64.97万股、葵花集团76.01万股、金葵股份120.80万股,以及其所持这三大股权连带的权利和义务,转归关彦斌所有。而二人关于非上市资产的分配,公众不得而知。

  “聪明人”关彦斌

  五常这座凭借特产大米而闻名的城市,如今的葵花药业已经成为了支柱企业。

  红旗满族乡前大村党支部书记霍宗友是关彦斌的发小,两人一同长大。在霍宗友的记忆里,童年的关彦斌就已经表现出优于同龄人的聪慧。对于后来关彦斌在事业上的成功,霍宗友并不意外:“从小就学习好,戴三道杠,要站在讲台上讲话的那种孩子。”

  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曾是附近双桥乡公社的党委书记,尽管10岁左右关彦斌就随父亲离开了东长岭村,村民们提起他还是印象深刻:“小时候就可好了,可文明了,一点也不像别的孩子那样总打打闹闹的。”

  不过,父亲的乡干部身份并没能在经济上支持关彦斌继续读书,高中毕业后,关彦斌就因贫困放弃学业开始工作。

  1979年,时任原五常县二轻局团委书记的关彦斌主动放弃了机关工作,担任一个濒临倒闭的二轻企业的小砖瓦厂厂长,以5000多元集资贷款起步,将企业转型为塑料厂,在5年时间内把工厂发展成为原五常县的支柱企业、黑龙江省塑料行业龙头企业。

  1998年,国有企业五常制药厂濒临破产,关彦斌率领塑料厂的46名股东,出资1100万元整体收购了停产9个月、资不抵债的原国有五常制药厂,成立黑龙江省五常葵花药业有限公司。五常葵花成立时,关彦斌认

  缴出资825.99万元,占比59.85%。

  霍宗友告诉记者,关彦斌曾向他讲述过葵花药业创办初期的艰难,资金链十分紧缺,全靠政府扶持。

  为了对公司进行全面改革,关彦斌将自家亲戚安排进管理层。葵花药业招股书显示,除了关彦斌及张晓兰和他们的子女,关彦斌的父亲关金凯、弟弟关彦明、关彦玲及其他亲属都持有不同比例的股份,家族化特征明显。

  葵花药业创办后,连续四年公司主要经济指标保持了300%的增速。五常这座凭借特产大米而闻名的城市,如今的葵花药业已经成为了支柱企业。2018年,葵花药业实现营业收入44.72亿元,所得税费用达1.13亿元。

  2004年元旦,霍宗友受邀参加葵花药业主办的庆典活动,关彦斌在饭桌上问霍宗友:“我想为家乡作点贡献,你是家乡的父母官,你说我能做什么?”

  接受了霍宗友的建议,关彦斌以葵花药业名义捐资共计约50万元在红旗乡前大村建了“葵花希望小学”,还在学校周围栽种了许多树木。投入使用大约七八年后,因红旗乡将辖区内小学全部合并为一所,葵花小学不再使用。如今,校舍已经出售给个人,出售款用于红旗乡合并后的小学建设。

  “关二代”接班

  据葵花药业官方宣传资料,“小葵花”儿童药品牌缔造者正是葵花药业现任总经理、关彦斌的二女儿关一。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通过中央电视台和10余家省级卫视交叉覆盖的方式,成功使葵花牌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建立起了国民度。广告投放仅一年,就实现了1.5亿元的销售额,成为继葵花护肝片、葵花胃康灵之后葵花药业的第三张王牌。

  据葵花药业官方宣传资料,“小葵花”儿童药品牌缔造者正是葵花药业现任总经理、关彦斌的二女儿关一。

  2019年1月1日,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关彦斌申请辞去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其后,关彦斌的两个女儿关玉秀、关一分别担任葵花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一职,宋萌萌未被安排职务。

  在葵花药业官方宣传资料上,关玉秀和关一分别在销售和品牌两项工作中发挥专长。

  “关玉秀女士出任葵花药业重庆省区经理短短4个月时间,就解决了困扰重庆地区多年的串货问题;上任葵花药业生产企业唐山公司总经理后连续三个月每天工作16个小时,使得唐山公司在短短三个月之内便拿到了GMP复认证证书,一年之内销售额更是从几百万元攀升至5000多万元,当年即实现了盈利与税收……”

  关玉秀和关一在销售和品牌上的发力,与她们父亲的经营理念可谓一脉相承。葵花药业创办之初,关彦斌就提出坚持“销售是龙头”的理念,形成了以团队营销、组合营销、控制营销为核心的具有葵花特色的营销模式。

  目前,葵花药业组建了2个销售子公司、2个销售孙公司,下辖16个事业部的药品销售组织;在全国建立了超过400支省级销售团队,直接掌控了超过30万家销售终端。

  在葵花药业的营销策略中,广告处于首要地位。葵花药业2018年年报中称,公司的营销活动完全市场化运作,一手抓消费者,一手抓销售者,一手抓处方撬动,形成“广告拉、处方带、OTC推、普药拦、健康品跟”的业务管理和推广模式。

  2018年,葵花药业销售费用达14.47亿元,占营业收入的32.36%。其中广告及业务宣传费占比最多,达8.21亿元。

  位于哈尔滨五常市的黑龙江葵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保安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阎俏如/摄影4月15日,记者来到兰氏商贸公司发现,公司大门紧闭,门把手上挂着买菜用的手拉车,生活垃圾堆积堵塞在门口。晏国文/摄影

  2004年,关彦斌以葵花药业名义捐建了“葵花希望小学”,如今,校舍已经不再使用。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