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长制药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近17倍 上交所发函质疑其合理性

2019-05-15 09:28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近日,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花650万美金送女儿进美国斯坦福大学”事件被曝光后,巨额资金来自何处引发舆论风暴。步长制药4月底发布的2018年年报和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再次引发关注,针对步长制药的经营模式和主营产品中药注射液的不良反应监管等问题,上交所于5月12日对其发出年报审核事后问询函。

  5月13日,步长制药一度跌停,其后跌幅虽收窄,但尾盘又被砸到逼近跌停,全天收跌9.76%,收于每股24.41元。近期以来,步长制药股价从31元左右,已下跌到24元,累计跌幅超20%,市值也缩水至216.36亿元。

  2018年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近6成

  5月12日,上交所对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长制药)2018年年度报告发布事后审核问询函,问题直指其企业销售模式。

  步长制药属于中成药生产行业,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据其年报显示,公司采用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进行销售,由各事业部组织开展学术推广活动,与经销商建立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最后由经销商完成对终端医院的药品配送。

  2018年年报显示,去年总收入约为136.65亿,相比2017财年138.64亿的总收入下降了1.44%,其中应收款项高达28.22亿。其中,步长制药超80.36亿元的销售费用特别“显眼”,占营业收入比例为59%,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74.86亿元,占比超90%,其他费用 9246 万元。

  相比之下,研发费用仅为4.89亿,仅占全年总收入的3.6%。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6.74倍。2019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83亿元,同比增长18.61%,研发费用为5737.4万元,同比下降35.84%。与此同时,2019年第一季度的销售费用为17.07亿元,相比2018年第一季度同期增长17.5%。

  研发费用的暴跌与销售费用的暴涨成为其被上交所问询的首要问题。对此,上交所要求步长制药结合销售模式、合同条款、结算方式、信用政策等,说明公司与经销商之间的收益分配安排,主要风险与报酬是否已转移,并补充披露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和其他费用的主要核算内容及对应金额、主要支付对象及是否为关联方;分析销售费用支出的合理性;相关内控制度是否健全并有效执行,并自查是否存在相关费用支出违规的问题或风险。

  其实,高额的销售推广费用,也助长了腐败行径。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自2015年以来,步长制药涉及多起行贿案,均为销售人员所为。2007年,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郑筱萸的辩护律师公布了该案法律文书,行贿者中有步长制药创始人之一的赵涛之父赵步长。

  拳头产品丹红注射液26次被列入重点监控对象却不提示风险

  除了高额销售费用引发上交所关注外,其主营产品中药注射液屡被曝不良反应,也引发关注。

  年报显示,公司拥有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四个独家专利品种,主要用于中风、心律失常、供血不足和缺血梗塞等常见心脑血管疾病的治疗,也是该公司的四大拳头产品,2018 年的合计收入达 91.43 亿元。

  丹红注射液属于中药注射剂,也是步长制药的“利润之王”。根据步长制药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丹红注射液的年销售金额分别高达41.61亿、38.31亿和33.6亿,合计113.52亿。收入占比超过30%,利润占比则为40%以上。

  而目前国内中药注射剂大多数品种都获批于1985年之前,临床有效性数据、安全性数据严重不足。全国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建成以后,中药注射剂立马成为重要监测对象。

  有媒体统计发现,在2017年国家版医保目录中,丹红注射液位列医保乙类名单,被严格限制用于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病有明确的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急性发作证据的重症患者。而且因频频发生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

  近年来中药注射剂面临医保受限、辅助用药重点监控、注射剂上市后再评价等政策方面的挑战。上交所对此发出质问:公司主要产品丹红注射液的全年销售量、医疗机构实际采购量均出现明显下降,但公司并未在年报中揭示相关风险,并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对公司经营具有重要影响的行业相关政策,并说明具体影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并做必要的风险提示。

责编:王志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