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森制药上市“药神家族”左手搏右手?

2019-07-02 10:05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高瑜静北京报道

  6月以来,翰森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翰森制药”,03692.HK)接连获得包括右兰索拉唑缓释胶囊在内的5个进口药品批件。与此同时,其自主创新的聚乙二醇洛塞那肽注射液(商品名:孚来美)原料药生产线获得GMP证书。

  两年拟推出近30种在研药物的“翰森计划”俨然有序。不过,登陆港交所不久,翰森制药在资本市场走出了一波震荡行情。上市首日股价激增49%后,近日在19港元/股附近徘徊,市值约1115亿港元。

  随着公司上市文件的披露,翰森制药创始人、集团主席钟慧娟的关系圈也浮出水面,一个巨大的“药神家族”现身。钟慧娟与恒瑞医药(600276.SH)实控人孙飘扬的夫妻关系,备受市场关注。两家公司一度被市场称为“药界夫妻店”,且对于二者产品同质化、同业竞争等质疑声不断。

  对此,翰森制药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除抗生素恒特等3种产品外,公司所有在售或处在后期研发的产品与恒瑞医药的产品在疾病类别、疾病严重程度等方面都不存在重合的情况。并且,公司有专业的部门和人员负责世界前沿信息搜集、国际注册和海外临床工作,并通过设计筛选、评估、立项,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新药研发的同质化。”

  毛利率超92%

  翰森制药称,尽管集中招标过程中产生了价格下行压力,但公司仍然保持相对稳定的毛利率,因为公司拥有多元化的产品组合,不依赖任何单一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翰森制药是国内第一大精神疾病类制药企业,主要聚焦于中枢神经系统、抗肿瘤、抗感染、糖尿病四大领域,近年还布局消化道和心血管治疗领域。2018年9月,江苏豪森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豪森”)的控股方,由豪森药业国际有限公司变更为翰森药业国际有限公司。

  翰森制药上市文件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4.33亿元、61.86亿元、77.22亿元;对应实现净利分别为14.76亿元、15.96亿元、19.03亿元;净利率27.2%、25.8%和24.6%;毛利率高达92.7%、92.6%、92.2%。

  九成的毛利率,堪比医药界的“茅台”。翰森制药称,尽管集中招标过程中产生了价格下行压力,但公司仍然保持相对稳定的毛利率,因为公司拥有多元化的产品组合,不依赖任何单一产品。

  2018年,翰森制药的中枢神经系统领域实现收入19.41亿元,抗肿瘤领域实现35.18亿元,抗感染领域实现12.73亿元,糖尿病领域实现4.41亿元,消化道领域实现4.61亿元。

  此外,翰森制药在研发方面可谓重金投入。2017年~2018年,翰森制药的研发成本分别为5.76亿元、8.81亿元。

  据翰森制药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司在江苏连云港、上海张江分别建有研发中心,形成包括药学研究、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和注册申报的完整研发体系,拥有国家企业技术中心、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生物药物开发国家地方联合工程中心、江苏省院士工作站、江苏省消化道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并与国内多家科研院所建立了协同研发的长期合作。

  “2019年公司仍将推进高端人才领衔的高素质研发团队建设,保持高强度且持续的研发投入,研发支出占收入比重超过10%,构建和完善高效协同的研发机制,推动创新成果加速转化。”上述负责人说道。

  按照翰森制药的规划,2019年~2020年将推出近30种药物,其中15种为具有高增长潜力产品,包括4个创新药(聚乙二醇洛塞那肽已于2019年5月获批)和8个潜在的首仿药。

  关联交易18年

  此后的多年间,江苏豪森从股份有限公司发展为药业集团,以及延伸出医药销售公司等子公司,均与恒瑞医药间发生关联交易。

  实际上,赴港上市的翰森制药与A股“医药一哥”恒瑞医药渊源颇深。

  2000年恒瑞医药登陆资本市场时,所列示的12家关联企业中,连云港豪森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连云港豪森”)是其中一家。

  根据恒瑞医药当年的招股说明书介绍,连云港豪森成立于1995年7月,是由连云港制药厂和香港曼斯韦克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中外合资企业。连云港制药厂持有40%的股权,港方持有60%的股权。恒瑞成立后,原连云港制药厂持有的25%股权转由公司持有。

  后来,连云港豪森有3名股东,分别是香港曼斯维克有限公司、连云港开发区豪森贸易经营部、连云港恒瑞制药有限公司。

  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香港曼斯维克有限公司由钟慧娟之女孙远控股,连云港开发区豪森贸易经营部的法定代表人为钟慧娟,连云港恒瑞制药有限公司是恒瑞制药的前身之一。

  在2000年~2001年间,连云港豪森一直作为恒瑞医药的参股子公司与其发生关联交易,涉及生产销售药品等。

  2001年时,恒瑞医药将所持有的连云港豪森股权全部对外转让。2002年,江苏豪森代替连云港豪森,出现在恒瑞医药的关联方名录里。“与本企业关系”描述为“关键管理人员”。

  此后的多年间,江苏豪森从股份有限公司发展为药业集团,以及延伸出医药销售公司等子公司,均与恒瑞医药间发生关联交易,涉及销售商品、采购商品、材料转让、加工费等多个名目。

  例如,2009年时,江苏豪森与恒瑞医药以协议价进行的“材料转让及加工”关联交易发生额406.06万元,占同类交易金额的比例达52.37%。此后几年,双方的关联交易发生额呈波动下降趋势。据恒瑞医药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与江苏豪森2018年进行的“材料转让及加工”关联交易发生额仅20.7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部6月4日发布《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公告,要求相关部门对77家药企公开查账,其中就包括恒瑞医药与江苏豪森。

  翰森制药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相信,此次检查,是为了促进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医疗保障体系建设,引导医药产业良性发展、维护企业健康发展。公司将积极配合检查,按期全面落实检查要求。公司建有严格的合同管理制度和相应的审批流程,保证会计信息质量真实、合规。”

  质疑声难了

  上交所曾在2015年12月向恒瑞医药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与江苏豪森的关联关系情况。

  恒瑞医药与翰森制药之间的渊源,也让外界对于二者产品同质化、同业竞争等质疑声不断。

  据悉,恒瑞医药旗下主要是抗肿瘤、抗感染、手术用药、心血管治疗药。其中,抗肿瘤、抗感染、心血管治疗药,是恒瑞医药与翰森制药均有涉足的领域。

  例如在抗肿瘤领域,恒瑞医药有多西他赛注射液、注射用奥沙利铂等产品,适应症为肠癌、乳腺癌、胃癌。翰森制药有注射用盐酸吉西他滨、甲磺酸伊马替尼片、酒石酸长春瑞滨注射液等产品,适应症为肺癌、白血病、乳腺癌。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2012年11月孙飘扬宣称公司旗下新药西帕替尼和海那替尼两药品由于客观原因开发中止。而国家药品审评中心网站信息显示,该两项药品分别于2010年11月和2010年6月获临床批件,而申报企业均为江苏豪森。

  为此,上交所曾在2015年12月向恒瑞医药下发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公司与江苏豪森的关联关系情况。恒瑞医药在回复相关问询函中称,“公司和豪森医药独立研发、报批药品,具有不同药品批文。公司检索并对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网站的公示信息,双方报批药品无重叠,多数产品在适应症上和使用人群方面不一样,即使个别产品具有相同适应症,但都不是公司主要业务,不会彼此竞争,不存在‘不分彼此’等情况。”

  此次翰森制药在赴港IPO的招股书中,也专门就公司与恒瑞医药的关联做出说明。翰森制药称,除三种产品(两种广谱抗生素和一种镇咳药)外,翰森制药的所有目前在售或处在后期研发的产品与恒瑞医药在疾病类别、疾病严重程度和病患体征方面不存在都重合的情况。并进一步详细说明公司与恒瑞医药并无实际竞争,董事会及高级管理层的运作独立于恒瑞医药,以及翰森制药拥有较强财务独立性。

  不过,招股书显示,翰森制药第一大股东为StellarInfinity持股75.66%,后者系SunriseInvestment全资子公司,由家族信托Sunrise信托受益人钟慧娟、孙远共同持有。岑均达通过ApexMedical持有18.43%股份,为第二大股东。而岑均达全资控股的西藏达远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也是恒瑞医药的第二大股东,持股15.24%。

  6月14日,翰森制药在香港交易所挂牌上市,翰森制药董事会主席兼CEO钟慧娟敲响上市铜锣。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