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公司深陷环境污染案 量子生物疑“带病重组”

2019-07-02 10:06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张玉曹学平上海报道

  正处在业绩“高光”时刻,量子高科(中国)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量子生物”,300149.SZ)董事长曾宪经却突然辞职。

  6月17日,量子生物公告称,经董事会审议,选举HUIMICHAELXIN(惠欣)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免去惠欣副董事长职务。

  值得注意的是,惠欣正是量子生物去年并购标的上海睿智化学研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智化学”)的原股东及董事长。

  事实上,在给上市公司带来近70%的业绩贡献时,睿智化学全资子公司凯惠药业(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惠药业”)曾卷入的环境污染案也引发市场关注。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2018年5月21日,江阴市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起诉凯惠药业(上海)有限公司及杨某某等3人环境污染案。不过,量子生物在随后发布的《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中并未对此予以披露。

  6月25日~27日,记者为此先后致电致函量子生物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相关回复正在等领导审批。

  标的董事长上位

  在书面辞职报告中,曾宪经表示,为了更有利于公司战略发展及个人需要,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

  “本次变动曾宪经先生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仍担任董事;曾宪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曾宪经先生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1.0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57%,持股未发生变化。”量子生物方面表示。

  根据量子生物官网,公司是一家以生物技术创新为驱动力,集医药研发服务、微生态营养、微生态医疗业务为一体的集团公司。集团母公司成立于2000年1月26日,于2010年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根据公司2018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为9.97亿元,这较2017年的2.75亿元同比增长了262.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5亿元,较2017年同比增长了207.32%。

  在量子生物业绩迎来业绩快速增长的2019年,曾宪经突然选择退出,让外界充满了猜测。

  事实上,量子生物业绩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睿智化学的收购。量子生物2018年度报告显示,分行业来看,2018年量子生物医药研发服务及生产外包贡献营业收入为6.94亿元,占量子生物营业收入的比重为69.63%。

  2018年度报告期内,量子生物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国内CRO企业睿智化学90%股权,2018年5月31日,上海睿智的股权过户事宜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公司直接和间接持有上海睿智100%的股权。

  根据公司方面公告,重组完成后,“量子高科”证券简称变更为“量子生物”,公司主营业务由原有优质益生元研发、生产和销售为基础的微生态营养健康配料事业全面升级为集医药研发服务、微生态营养、微生态医疗为一体的一流平台型企业。

  并购标的业绩占总营收接近70%的同时,记者发现,现任睿智化学董事长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似乎“功不可没”。

  公开资料显示,1971年出生的惠欣为美国国籍,曾任职于美国家庭用品公司、Phytomedica等;2000年至2002年任软库金汇大中华控股有限公司的投资银行部中国区副总裁;2003年至今任职于睿智化学,现任睿智化学董事长。2018年8月起任量子生物副董事长。

  根据公司2018年度报告,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为公司第一大客户,2018年实现销售额8648.72万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8.68%。

  此外,公司重大关联交易一栏显示,在涉及关联交易的20家公司中,其中,惠欣及其家族控制的企业就有14家,涉及关联交易金额9321.82万元。记者注意到,上述关联交易涉及的公司关联交易类型包括餐饮服务、药剂研发、承租房屋建筑物、出租房屋建筑物等不同领域。

  信披姗姗来迟

  6月14日,量子生物董秘在回应投资者的提问时表示,目前该案已开庭审理,但尚未出具审理结果。目前凯惠药业生产经营正常,相关涉案人员不涉及公司董事、监事、高管及凯惠药业的现任及时任高管。公司后续将会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及时、准确和完整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根据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相关公告,2018年5月21日,江阴市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起诉凯惠药业(上海)有限公司及杨某某等3人环境污染案。

  检方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杨某某在担任凯惠药业(上海)有限公司工程部经理期间,在明知犯罪嫌疑人顾某某(已移诉)没有处理危险废物资质的情况下,仍授意吴某、李某某将凯惠药业(上海)有限公司生产过程中产生的300余吨危险废物交由顾某某处理。后300余吨危险废物几经转手由李某(已移诉)等人将其中的36吨化工废料随意倾倒在了江阴市城东街道香山村、石山路某公司等地,对当地的土地、水源造成了严重的污染。

  彼时,量子生物正在进行对睿智化学的资产重组。不过,2018年5月22日,在其发布的最新《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中,并未对凯惠药业环境污染事宜予以披露。量子生物方面表示,成都睿智、凯惠药业的排污/排水行为已获得环保/水务主管部门颁发的相应资质,目前,成都睿智、凯惠药业不存在因无证排污/排水导致行政处罚的风险。

  事实上,凯惠生物涉相关环境污染案并不始于此时。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19年6月11日发布的《孙化起、陈满兴等污染环境罪二审刑事裁定书》显示,上述环境污染案早在2017年4月就引起江阴市公安局注意。彼时,江阴市公安局曾对上述人士进行了刑事拘留,并于随后进行取保候审。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全资孙公司环境污染案,量子生物直到2018年8月28日才对上述事项进行了披露。量子生物当日发布的公告显示,2018年8月27日,公司接到全资孙公司凯惠药业告知函,凯惠药业于2018年8月27日签收了江阴市人民检察院下发的《犯罪嫌疑单位权利义务告知书》,经初步了解,在2014年7月至2015年3月之间,凯惠药业前员工杨某某在担任工程部经理期间,与安全部主管吴某(前员工)和李某某将凯惠药业研发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提供给无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犯罪嫌疑人顾某某,涉嫌违法犯罪,凯惠药业被告知涉嫌此案。

  量子生物此后的公告显示,2018年9月29日,公司接到全资孙公司凯惠药业告知函。凯惠药业于2018年9月29日在江阴市人民法院签收了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起诉书》。根据《起诉书》内容,凯惠药业以及杨某某(前员工)、吴某(前员工)、李某某涉嫌污染环境罪被江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案件已进入法院审判程序。

  “报告期内,江阴市人民检察院向本公司的全资孙公司凯惠药业提起刑事诉讼和民事诉讼,起诉凯惠药业涉嫌环境污染罪。凯惠药业对因该诉讼可能发生的罚金和赔偿支出相关的预计负债进行了估计,并计提人民币521.26万元。截至财报出具日,案件已开庭但尚未有审判结果。根据重组交易协议,交易对手方上海睿昀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ChinaGate-wayLifeScience(Holdings)Limit-ed及上海睿钊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对公司的损失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量子生物在2018年度报告中提及。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