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持股遭全部冻结 辅仁药业超亿元借款担保风险潜存

2019-07-02 10:07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张玉曹学平上海报道

  因控股股东股份多次遭遇轮候冻结,6月份以来,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600781.SH,以下简称“辅仁药业”)显得有些“焦头烂额”。

  6月27日,辅仁药业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根据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对控股股东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集团”)所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5401.5万股及限售流通股2.28亿股进行了轮候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6月份以来辅仁药业发布的第9次控股股东股权冻结公告。据悉,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股份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本次冻结后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为2.82亿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

  在控股股东持股全部遭到冻结的情况下,《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辅仁药业抵押、保证及质押借款共计1.2亿元的担保人均为辅仁集团。

  控股股东在所持股份全部被冻结的情况下仍然存在多笔股权质押,且仅控股股东为上市公司提供担保的借款就有上亿元,这会对企业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记者先后多次致电致函辅仁药业相关方面负责人,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控股股东股份遭冻结

  辅仁药业的“忙乱”从最近两次的更正公告便可窥探一二。

  6月25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日前披露的《关于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公告》。公告显示,因工作人员疏忽,有关内容有误。更正后的公告显示,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2.8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本次冻结后累计被冻结股份数量2.82亿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100%,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5.03%。其中已质押股份6795.14万股,占辅仁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24.06%。

  而5天之前,辅仁药业也发布因为工作人员疏忽,有关内容有疏忽及遗漏的更正公告。

  “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本次持有股份冻结暂不会对公司控制权产生影响。辅仁集团正在积极妥善处理相关事项。”辅仁药业方面表示。

  辅仁集团官网资料显示,1998年成立的辅仁药业集团,是一家以药业、酒业为主导,集研发、生产、经营、投资、管理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公司。

  根据辅仁药业2018年度报告,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制造、研发、批发与零售业务,主要产品为化学药、中成药、原料药、生物制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工商资料显示,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45.03%的股份,为后者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从今年6月1日开始,辅仁集团股票被冻结的消息就开始不断。截至目前,辅仁药业已经先后9次发布关于控股股东股权遭到冻结的公告。

  记者研究发现,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此次股份遭到冻结多与申请人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为主。

  根据相关裁判文书,在深圳前海微众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海微众”)与辅仁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一案中,申请人前海微众向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4月11日,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书,根据前海微众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冻结被申请人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价值人民币4912万元的银行存款或查封其等额的其他财产。

  而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平分行也于今年4月1日向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平分行申请要求查封、扣押、冻结被申请人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朱文臣、河南省宋河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辅仁科技控股(北京)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财产价值至人民币4108万元。

  独立评论人布娜新表示,目前,控股股东所持有股份被冻结的情形时有发生,这类情况短期来看对控股股东解决债务问题会带来一定影响,但暂时不会对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冻结比例较大,被司法执行强制过户而导致控制权变更的可能性也会增加。由于各公司所涉及的相关纠纷事实尚不明确,轻重程度也不同。

  超亿元借款存担保风险

  控股股东所持股份100%遭到质押的背后,不容置疑的是,报告期内,辅仁集团为上市公司提供的多笔担保及质押也存在隐忧。

  今年6月14日,辅仁药业方面,公司收到辅仁集团通知,辅仁集团将所持辅仁药业限售流通股1393.64万股质押给河南辅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质押的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22%。据悉,辅仁集团本次股份质押融资业务主要是为了满足流动资金需要。

  同样为了满足流动资金需要,2018年12月,辅仁集团将质押给工商银行鹿邑支行的辅仁药业无限售流通股242万股解除质押,旋即将刚刚解除质押的上述242万股质押给工商银行周口分行,用于为在该行借款提供担保。

  2018年10月,辅仁集团将质押给郑州银行农业路支行的本公司无限售流通股1000万股解除质押,同日,辅仁集团将上述股份质押给郑州银行农业路支行,用于为在该行借款提供担保。

  2018年9月,辅仁集团将所持有的辅仁药业无限售流通股309.54万股质押给渤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郑州分行,用于为在该行借款提供担保。

  除了质押行为,作为控股股东,辅仁集团还为辅仁药业多笔借款提供担保。

  辅仁药业2018年度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辅仁药业共质押借款2000万元,其中借款银行为中国工商银行开封分行,质押物为辅仁药业300万股股份。

  此外,上述审计报告还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辅仁药业抵押、保证及质押借款共计1.2亿元,其中借款银行为1.2亿元,保证人为辅仁集团。质押物包括辅仁药业1000万股流通股;抵押物包括开封制药(集团)制药有限公司、开封豫港制药有限公司、开封东润化工有限公司相关土地使用权和建筑物。

  那么,辅仁药业上述质押的股份来自哪里?对此,辅仁药业并未在审计报告中予以披露。

  布娜新告诉记者,一般来说,企业抵押担保等需要经过股东大会,“经过股东大会的难度有点大,所以不多,都是大股东直接质押自己所持的股份,也可能通过一致行动人进行股票质押。”

  北京市中银(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王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质押的股份应该是属于保证人辅仁集团,“如果到期不能偿还债务,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就有可能导致股权被拍卖或者变卖,从而导致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化”。

  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辅仁药业合计有6.95亿元资产受限。其中,2.81亿元受限原因是保证金及其他,约4.14亿元为质押借款。

  辅仁药业上述资金受限的具体原因是什么?对此,辅仁药业方面未做出相关回应。

  根据辅仁药业2018年度报告,2018年,辅仁药业与辅仁集团之间存在资金拆借行为。其中,资金拆入金额为5.22亿元,资金拆出金额为5.98亿元。截至2018年报告期末,公司对辅仁集团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59.16万元,坏账准备为7.96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辅仁药业多股东纷纷发布减持计划。今年1月29日,辅仁药业公告表示,公司持股5%以上的非控股股东平嘉鑫元、津诚豫药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土大唐、东土泰耀计划合计减持7525.89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2%。拟减持原因主要是股东自身资金需要。今年3月9日,辅仁药业持股5%以上的非控股股东万佳鑫旺计划减持不超过3697.37万股,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9%。

责编:李青云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