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药业“内忧外患”:核心产品受政策所困 研发费用半年仅143万

2019-08-14 16:29 环球网

  【环球网综合报道】作为中西药注射剂行业的上市药企,大理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理药业”)于8月9日交出了上市2年后的成绩单: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6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74%,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23.3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81.05%。

  为何营收下降两成,而净利润却增长近13倍?环球健康记者从2019年上半年财报中发现,大理药业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增长幅度看似比较乐观,实际上是因为上年同期的净利润只有88.58万元,基数较低,而且其中近一半的收益来自非经常性损益。

  值得注意的是,受政策影响,大理药业核心产品销量持续下滑。与此同时,其新品研发薄弱且产品结构单一,发展前景颇为堪忧。

  净利增长13倍实因基数低

  据天眼查显示,大理药业成立于1996年,2008年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于2017年9月登陆主板上市,主营业务是中西药注射剂的生产与销售。

  上市两年来,大理药业的业绩“发挥”并不稳定。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大理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76亿元、2.73亿元、4.01亿元和1.6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3%、-1.1%、47.2%和-20.74%,分别实现净利润0.62亿元、0.44亿元、0.11亿元和0.1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0.2%、-28.49%、-75.93%和1281.05%。

  由此看来,大理药业在上市后的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都呈现大幅度的下降,但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却增长近13倍。究其缘由,是因为上年同期净利润只有88.58万元,基数较低。

  虽然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增幅较大,但是却不及上市前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的一半。招股书显示,大理药业2017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3117.0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上半年1223.38万元净利润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只有634.63万,也就是说有588.75万元的收益来自非经常损益,占上半年净利润总额的48.12%。其中,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234.4万元,投资收益为388.37万元。

  事实上,这种情况也出现大理药业在上市后的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大理药业来自政府补助和投资收益的非经常性损益为837.83万元,占当年净利润的78.3%,接近八成。

  销售费用超1亿研发费仅143万

  “重销售、轻研发”一直是国内药企的通病,大理药业也不例外。

  2019年半年报显示,大理药业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分别为1109.70万元、1.01亿元,较上年同期分别下降49.72%、26.38%。但公司的销售费用仍远远高于研发费用,2019年上半年大理药业投入研发费用仅为143.3万元,仅为销售费用的1.43%。

  环球健康统计发现,2016年到2018年,大理药业的销售费用一直呈“爬坡式”增长:分别为2337.22万元、1.07亿元、2.71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8.5%、39.2%、67.6%;而同期公司的研发费用“下坡式”减少:分别为397.61万元、286.78万元、223.88万元,占公司总营收的1.44%、1.05%、0.56%。

  资金和人力是研发投入的两大因素,也是衡量药企“创新能力”的标准之一。环球健康发现,大理药业不仅研发投入极少,研发团队也极其薄弱。2017年和2018年公司的研发人员分别仅只有9人和7人,仅占公司总人数的2.26%和2.09%。相比如其他药企上百人的研发团队,大理药业的研发投入确实少得可怜。

  核心产品受政策所困

  对于2019年上半年营收的下降,大理药业解释称由于受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等政策的影响,公司主导产品销量有所下滑,产品销售数量较上年同期下降16.25%。

  资料显示,公司的主要产品为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亮菌甲素注射液,而醒脑静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均为中成药注射剂,两者的销售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一度超过90%。

  近年来,政策层面对中药注射剂的管理趋于严格。2019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使用合理用药的相关指标取代单一使用药占比进行考核。但是自 2017 年下半年起,各省陆续出台重点监控药品的相关文件,抗生素、注射液尤其是中药注射液、辅助性药品等成为重点监控的对象,需控制其使用比例和金额,以降低药占比和医保支付的压力。

  与此同时,大理药业主营产品被多个省份列入辅助用药/重点监控药品目:参麦注射液于2017年7月被安徽省列入监控目录;醒脑静注射液于2017年11月被新疆列入监控目录;参麦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于2018年3月被河南省列入监控目录。

  业内人士表示,被列入重点监控目录的药品,使用比例和金额会受到控制,大理药业相关产品销量必然会受到影响。

  从财报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到,2019年上半年大理药业多个产品线多个产品出现停工情况,其中参麦注射液(10ml)上半年停工合计108天。事实上,由于“两票制”、用药限制政策和医保控费措施等改革调整政策执行力度加大,大理药业从2017年四季度起就有出现了生产线停工情况,涉及产品包括参麦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亮菌甲素注射液、黄芪注射液。

  同时,大理药业主打的两款产品的市场占有率近三年持续下滑。2016年到2018年,醒脑静注射液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2.77%、21.55%、11.90%,而同期的参麦注射液的市场份额分别为9.72%、8.63%、6.68%。

  一方面,作为业绩支撑的两款中药注射剂受政策和市场的影响,销量持续“萎缩”;一方面,大理药业研发投入严重不足,后续发展呈现乏力状态。

  实际上,大理药业已经意识到中药注射剂产品可能面临的市场风险,以及市场份额逐年走低的情况。财报显示,大理药业正在推进中药注射剂二次开发从技术上消除或降低产品的安全风险,并且通过开发民营医疗机构以及第三终端市场等提升公司产品市场份额。

  在中药注射剂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大理药业能否打响翻身战?环球健康将持续关注。

责编:李青云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