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七成人正在隐忍“中国式疼痛” 医生提醒: 疼痛也是病

2017-10-12 09:14:00 武汉晚报 分享
参与

  本报记者刘璇通讯员谯玲玲

  今天是“世界镇痛日”,2017年全球疼痛指数报告显示,中国是疼痛的“重灾区”,我国目前至少有1亿疼痛病人,但仅有28%进行了治疗,超过七成的人选择了忍受。

  “尽管武汉很多大医院都开设了疼痛门诊,但是了解的人并不多,前来就诊的人就更少了。”武汉市第一医院疼痛科主任冯丹说,疼痛是一种病,急性期如果没有及时诊治,就会拖成慢性疼痛,影响睡眠、情绪甚至生活。“我看到很多很多的病人,疼了十几年,原来他们就是小痛,后来变成顽固性疼痛,还有的演变为痛性残疾,胳膊腿都健全,就是不能动弹,常年瘫在床上。

  面对疼痛国人过于“隐忍”

  2017年全球疼痛指数调查覆盖了来自14个国家的7000多名18岁以上成年人,平均每个国家500名受访者。中国受访者538名,男女分别占57%与43%。

  调查显示,94%的中国受访者受到疼痛影响,六成受访者每次疼痛时间长达数小时或更长。与全球其他国家腰背部疼痛不同,中国人疼痛最多的部位为颈肩部和关节。主要是疼痛部位用力方式错误、过度使用或是姿势不正确所致。

  面对疼痛,中国患者更喜欢自己判断疼痛的情况,仅有26%的疼痛原因是由专业医疗人员诊断出来的,低于全球平均水平35%。在疼痛治疗上,不愿采取药物治疗是中国疼痛患者的共同特点,他们更习惯于采用休息、热敷、按摩、贴膏药等方式,与世界其他国家普遍使用活动伸展身体、外用缓痛药膏或凝胶不同。

  中年女子挥针自残“以痛抗痛”

  冯丹曾经接诊过一个40多岁的王女士,被疼痛折磨了10多年。她的脸上、手上、身上……都是一个个黄褐色斑点,像是马蜂窝。

  王女士一坐下来,就向冯丹哭诉,全身上下钻心地疼,这些年看过骨科、皮肤科、神经内科……用遍了各种药,但是都没有办法止痛。疼很了就只能用针扎,然后再把针孔靠近火烤,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疤痕。

  “你这是中枢性疼痛。”冯丹告诉王女士,她疼痛的根源在于调节疼痛感官的中枢系统出现了问题。采用脊髓电刺激治疗,在脊髓埋入电极后,她的疼痛明显减轻。

  60岁的程先生不明原因肋间神经痛了10年,每次痛起来身上就像刀割电击。这些年他跑遍了武汉的大小医院,花费了几十万元,甚至不远千里到外地做了疼痛神经的毁损手术。但是术后疼痛变本加厉,整夜整夜无法入睡。在冯丹的建议下,他植入了智能型疼痛起搏器。通过植入的电极不断释放电信号,来抑制疼痛信号的传导,促进神经修复。复诊时他告诉医生,终于再也不疼了。

  科学止痛寻求阶梯治疗方案

  门诊就诊的疼痛患者,颈肩腰腿痛的最多,其次是神经痛、骨关节软组织疼痛、头疼和癌性疼痛。

  “门诊中很多患者误以为,止疼就是打个封闭针。”冯丹坦言,以前对于疼痛除了打封闭确实没有很好的方法,但是现在有很多方法可以止痛,完全没有必要忍痛。就拿疼痛门诊最常见的颈肩腰腿痛来说,现在采取的是阶梯治疗方案:通过药物、理疗、改变不良生活方式,大多数人的疼痛可以得到缓解;如果效果不好,在影像定位下进行介入治疗,将射频针、等离子针等消融炎症,解除粘连来减轻疼痛;或是在内镜下进行微创治疗,将突出的颈腰椎间盘取出来,解除疼痛,还可以外科手术治疗。

  而对于各种神经性疼痛可以采取神经阻滞、椎管内注射调理、脊髓电刺激等方法。“像前面所说的程先生那样植入的疼痛起搏器,是终极止痛方案。”冯丹介绍,智能疼痛起搏器能自动感应人体的痛苦,随疼痛感觉的强弱自动调整电信号大小,适合于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肋间神经痛、糖尿病神经痛等各类方法治疗无效的顽固性神经痛。

  “对于晚期癌痛患者,镇痛治疗和抗肿瘤治疗同样重要。”冯丹指出,通过规范化疼痛治疗,70%以上的癌痛可得到满意控制。即使到了晚期,也应予以积极治疗。门诊统计发现,良好的镇痛能显著提高患者的抵抗力和自信心,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

  滥用止痛药易致慢性头痛

  “临床超过一半的慢性头痛,都是滥用止痛药导致的。”冯丹说,滥用止痛药的不少,坚持拒绝使用止痛药也不在少数。“国人使用止痛药爱走极端。”冯丹介绍,止痛药在国际上有很高的使用率。韩国止痛药的使用率为70%,英国和日本占60%,美国占50%,而我国外用止痛药市场占有率仅不到10%。“国人认为吃止痛药会上瘾,这是拒用的根本原因。”

  “老百姓口中的止痛药主要是非甾体抗炎药。”冯丹说,这种止痛药除了有止痛的作用外,还能抑制炎性因子的产生,主要是消炎治疗的作用。他指出,肩膀受凉、腰背疼痛、急性扭拉伤等,如果能够在早期使用止痛药,疼痛很快就会消除,忍痛拖下去会给治疗带来很大麻烦。

  慢性患者不妨做“疼痛日记”

  目前市面上的止痛药分为非甾体止痛药、神经痛止痛药和阿片类止痛药。其中,非甾体止痛药主要针对关节软组织等炎性疼痛;神经痛止痛药主要是抗癫痫类药,针对三叉神经痛等;阿片类止痛药主要是对付癌性疼痛。“神经痛用了消炎的药,怎么可能止得住痛呢?”

  冯丹指出,止痛药必须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比如非甾体止痛药最大的副作用就是容易引起胃肠道出血,不能大剂量长时间地使用。市民在出现骨关节痛、软组织疼痛、神经痛等症状,且反复疼痛的情况下最好还是及时前往专业的疼痛科室求诊。

  “慢性疼痛病情复杂的病人可记录疼痛日记,告知医生每次疼痛发作的时间、部位、特征、症状与感受,供其治疗时参考。”冯丹建议。

  专家简介

  冯丹武汉市第一医院疼痛科主任、医学博士。擅长各类颈腰椎疾病的微创介入治疗。

  专家门诊时间:周一、周三上午

  疼痛表情图

责编:王志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