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有望治愈?清华长庚医院多学科医生联合“碾压”肝癌

2019-04-09 10:44 环球网

  “近年来,晚期肝癌治疗进展非常迅速,新的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与传统的手术、放疗、介入治疗有机结合,全面提升肝癌患者治疗效果,甚至得到治愈机会。”这是在2019年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前夕,从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举办的肝癌防治科普讲座上获得的信息。此次讲座由放疗科黎功主任牵头举办,综合外科、内科、介入科等知名专家参与,系统介绍了我国肝癌的防治现状、治疗进展及北京清华长庚医院的治疗经验。

  我国肝癌患者诊断时多数已是晚期

  原发性肝癌是最常见且恶性程度最高的肿瘤之一,在世界范围内,每年有超过84.1万的新发肝癌病例。中国每年新发肝癌病例约占全球的50%,发病率为恶性肿瘤发病率的第4位。近年来,我国肝癌的死因顺位在恶性肿瘤中由第3位上升至第2位,肝癌严重危害着我国居民的身体健康,造成了巨大的疾病负担。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在初次确诊的肝癌患者中,仅有20%的患者可以接受手术等根治性治疗,超过80%的患者一经发现就已经属于晚期。

  肝癌治疗方法可分为局部治疗和全身治疗。局部治疗方法主要包括外科手术、肝动脉栓塞化疗、经皮射频消融治疗、放射治疗等;全身治疗包括化学治疗、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等。

  目前外科手术依然是肝癌的首选治疗方法,但因肝癌病人大多合并有肝硬化,或者在确诊时大部分病人已达中晚期,能获得手术切除机会的病人约20%-30%。近年来随着肝癌治疗手段不断增多,精准外科手术治疗联合全身的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针对患者进行个体化联合治疗,晚期肝癌治疗效果大大提升。

  “两联疗法”碾压19厘米巨大肝癌

  由于传统的化疗药物在肝癌治疗中有效率不高,且毒副作用大。肝癌患者常用的全身治疗方式主要为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 “自2007年索拉非尼开启了肝癌分子靶向治疗的大门之后,在2007-2016年间,许多一线和二线的肝癌靶向药物的临床试验都失败了。”黎功主任介绍说,然而,2017-2018年,4种靶向药物(瑞戈非尼、仑伐替尼、卡博替尼和雷莫芦单抗)的临床试验相继成功。目前,一线药物仑伐替尼和二线药物瑞戈非尼已应用于肝癌的临床治疗,并且临床疗效得到验证。

  2015年10月中旬,赤峰的孙先生由于持续发烧感冒在当地诊所治疗一个月,未见好转,前往医院检查发现影像学检查显示门静脉癌栓,右肝有巨大肿瘤并有少量出血。

  孙先生确诊时肝区已经多发大小约12.4cm×13.3cm×19cm的门静脉癌栓,并且伴有少量的出血,已经没有手术治疗的机会,传统治疗措施无能为力,一切看起来都不是那么乐观。但奇迹的是经过黎功主任一年左右时间的治疗这一巨大肝部病灶几乎全部坏死了。

清华大学长庚医院放疗科黎功主任

  “肝脏上的肿瘤直径达到19厘米,而且伴有门静脉主干有癌栓,这是标准的晚期肝癌,预期生命往往超不过3个月。”黎功主任介绍说,而这位患者在常用的手术、放疗、介入、消融都不能使用的情况下现在已经无瘤生存超过3年,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是科学的进步,特别是新的靶向药物与免疫调节药物联合治疗的贡献。

  “仑伐替尼一种新的肝癌靶向药物,在晚期肝癌中的近期客观缓解率高达40.6%,稳定率33%,疾病控制率74.8%,是一个很好的近期有效率非常高的靶向药物。”黎功主任介绍说,“来那度胺是免疫调节药,我就想到把两种不同作用机理的药物联合使用效果是不是会更好。”

  “2015年末,我就在那些最晚期的肝癌,已经被所有医院拒绝的晚期肝癌患者试用,发现肝癌患者使用后有效率比较高。”黎功主任说道,就在癌友中传播开来,但是两药没有正式临床试验过,医学界内还不了解,由于随后又发明了三药联合的方法,我就把这种方法称之为肝癌“两联疗法”。

  黎功主任指出,治疗的同时癌症患者的心理治疗非常重要,有的患者家属担心患者知道病情后,承受不了压力和打击,为了瞒着患者往往避重就轻,而且有效的治疗,例如放疗,应该使用的时候,而不使用,这样实际上耽误了治疗,损害了患者的利益。

  “三药联合”治愈肝部数十个肿瘤的患者

  小金的父亲是一名个体经营者,从三十岁开始创业经历过各种困难,也许就是这些使得父亲的身体埋下隐患。

  2016年2月小金的父亲在一次体检中查出肝上多发性肿瘤,大约有几十个肿瘤,小金带着父亲的病历四处求医,当时的医生看过片子之后告诉他,这是晚期了,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最多6个月左右。

  3月,小金第一次见到了黎功主任,详细地看了片子和报告,同时也询问了家属的意见后,他决定给患者采用免疫治疗药物PD-1、免疫调节剂来那度胺和靶向药物仑伐替尼,也就是这三种药物联合治疗。

  2017年8月23日,使用第37针PD-1,小金全家永远忘不了这一天,复查时甲胎蛋白已经正常,数值为 9.4,唯一一个活性肿瘤也结痂。随后患者又打了 3 次 PD-1,就把所有的抗癌药停掉了,一直定期复查,甲胎蛋白一直在正常范围内,核磁检查肿瘤也没有活性。一年后复查仍然是肿瘤没有活性,甲胎蛋白正常,最后没有用完的 4 支 PD-1也当作了胜利的纪念品。

  这种三药联合的方式,属于靶向治疗与免疫治疗联合治疗肝癌的方法。其中,靶向治疗药物可以在短时间内阻断肝癌组织的血管供应,抑制住肝癌细胞的增殖,短期内控制肿瘤的进展,但是单一的靶向治疗无法长期抑制肿瘤生长。而免疫治疗如果有效,可以使肿瘤获得长时间的控制。两种治疗方式的结合,既短时间迅速控制肿瘤进展,又可通过免疫调节是肿瘤的到长久抑制,最大限度发挥两种治疗方法的优势,起到 1+1>2 的效果。

  一个肝部有几十个肿瘤的患者,如何一步步地从黄昏挪到黎明?“晚期肝癌的治疗如果想要出现奇迹,一定是靠全身药物治疗,而不是局部治疗。”黎功主任指出,而全身药物治疗包括化疗、靶向、免疫,前两种治疗只能延长生命,不会出现治愈,而只有免疫药物起了作用,才有可能创造奇迹,出现治愈的可能。

  联合治疗效果显著,晚期肝癌患者获治愈希望

  黎功主任指出,近年来晚期肝癌的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进展非常迅速,也引起了国内外高度的重视,有关的研究如火如荼的开展,近三年的进展超过了过去几十年,晚期肝癌治疗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

  “自2007年索拉非尼开启了肝癌分子靶向治疗的大门之后,在2007-2016年间,许多一线和二线的肝癌靶向药物的临床试验都失败了。”黎功主任介绍说,然而,2017-2018年,4种靶向药物(瑞戈非尼、仑伐替尼、卡博替尼和雷莫芦单抗)的临床试验相继成功,目前,一线药物仑伐替尼和二线药物瑞戈非尼已应用于肝癌的临床治疗,并且临床疗效得到验证。

  “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不断发展,今后可进一步探索联合治疗方案包括:免疫治疗联合靶向治疗或局部治疗手段,如外科手术、肝动脉栓塞化疗(TACE)、经皮射频消融治疗、放疗和微波治疗。”黎功主任介绍说,2018年最新研究证实靶向药物仑伐替尼获批晚期肝癌一线用药,联合治疗可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此外,免疫治疗联合化疗或其他免疫治疗以及免疫联合靶向治疗(帕博利珠单抗+仑伐替尼)的研究也在进行中。希望通过不同方案的联合应用,能够进一步提高疗效,为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在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与金先生和小金父亲有着类似治疗经历的患者不在少数,黎功主任总结到,患者治疗取得成功首先是得益于肝癌治疗近年来的突破性进展,但是面对众多的治疗手段,患者往往无从选择,这时就需要有经验的医生团队综合评估,将现有的治疗有段有机结合,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的治疗方案,并且在治疗过程中动态调整,最终达到满意的治疗效果。初步统计显示,清华长庚医院肝癌综合治疗有效率达到70-80%,完全缓解的患者在20%左右。

  “癌症可怕,但更可怕的是人的心理,我相信随着科学的不断发展,癌症早晚会像感冒一样。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但我们还在向着胜利的方向前进着!”黎功主任最后说道。

  肝癌预防与治疗并重,强调“以病患为中心”理念

  “肝癌是可以预防的!”北京清华长庚医院肝胆胰中心肝病内科主任黄缘教授强调。在肿瘤发生病因学上,肝癌是人类认识相对比较清楚的恶性肿瘤之一。病因预防主要是预防各种肝癌易感因素,包括病毒性肝炎的预防(乙肝、丙肝等),同时要防止食用霉变的食物,这类食物含有黄曲霉素,注意饮水卫生,避免亚硝胺摄入,减少酗酒引起酒精性肝硬化等。对于35岁以上具有乙肝病毒和(或)丙肝病毒感染的人群,建议定期进行肝癌的检查,包括B超、甲胎蛋白等,以利于早期发现肝癌。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黄缘教授

  对于肝癌患者,主要是进行“积极、综合、个体化”的治疗。目前对于肝癌的治疗,主张综合应用手术、介入、放疗、靶向、免疫等治疗手段,个体化治疗肝癌。由于不同的病人其自身的条件,肿瘤的情况各不相同,因此不能像以往那样实行“一刀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全面贯彻“以病患为中心”的医疗理念,综合肝胆外科、肝内科、介入科、放疗科的专家团队力量,为肝癌患者提供多学科的讨论,并、制定个体化治疗方案,同时治疗过程中让病患尊享舒适、便捷,以及无微不至的关怀。为了更好地服务肝癌患者,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定于2019年4月19日上午8:30在放疗科举办多学科联合义诊,肝胆外科、肝内科、放疗科等科室的专家将免费为患者服务。

责编:王志胜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