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上海发文禁止公立医院与药企开展药房托管

2018-06-12 09:39 广州日报

  新医改调查

  上海市卫计委近日发文称禁止公立医院与药企开展药房托管;北京市卫计委也发文称要坚决清理医院托管,将清查与医院有利益关系的药店,严打药企变相行贿;与此同时,已有医药巨头放弃这一块大蛋糕。在新医改“医药分家”背景下,前几年药房托管进行得如火如荼,伴随而来有赞有弹,有业内人士认为药企承包医院药房属于“真分利益假托管”,有患者抱怨部分指定药房太远太偏,还不如院内拿药。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涂端玉

  最近上海市卫计委一则《关于本市医疗机构进一步加强药事管理推动药学服务转型发展的通知》颇为引人关注。该通知直截了当地表明立场:“公立医疗机构在进行药房供应链优化过程中,须审慎设定与医药企业的合作模式,不应与有关企业开展药房托管或类似业务合作,防范合作可能带来的法律和政策风险。”

  指定药店

  买药比医院拿药还贵?

  无独有偶,此前北京市卫计委和北京市中医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推进和规范卫生计生系统行风建设管理的通知》,正式明确了药代不得进入门诊药房,坚决清理医院托管,清查与医院有利益关系的药店,严打药企变相行贿等政策措施。通知指出,公立医疗机构对除政府牵头的医院托管外的其他合作、托管、支援关系应予取消。对有合作关系的企业、公司、单位等进行清理,对于可能影响群众享受公平服务等的,要予以坚决清理。

  北京的通知要求,医疗机构要加强对直接经营药店的管理,要对由第三方经营、与医院有合作关系或租用医院场地的药店进行清查,避免发生损害群众利益的情形;该通知甚至“直言不讳”地表示,医院医师不得指定患者购药的药品经销企业(含医院自费药房、自办药店)或其他医疗机构,并应告知患者外购药品应从正规的医疗机构或正规的药品经销企业购买。

  “实际上,此前就有地方曝光过指定院外药店买药比在医院拿药还贵的现象。”一位行业观察人士透露,“医药分家”背景下,处方外流是大势所趋,但仍有部分处方变相地又流回了医院或者仍能化为医生回扣,这就是药房托管未斩断药店与医院、医生利益链的后果。

  药房托管

  蛋糕曾被药企争抢

  此前广东也曾起草过《药房托管行为反垄断执法指南》。经过多年实践,药房托管的弊端渐渐浮出水面。见到政策风向转了,有医药巨头洗手不干了。媒体报道称,此前有国药控股人士透露,公司以前开展过药房托管业务,但现在“不赚钱,而且还存在政策风险”,已经不做了。

  但实际上,就在国药控股去年年报中,托管依然显示是旗下业务板块之一,2017年年报显示,其下属公司国药股份,通过非公开发行筹集约人民币10.3亿元,主要用作医院供应链延伸项目、社区医院药房托管项目、医院冷链物流系统项目以及信息化建设项目。

  记者梳理发现,包括康美药业、上药、华润、柳州医药等都先后投身于药房托管或是药品耗材供应链延伸服务,有的巨头甚至大手笔揽下了超百家医院的药房。“前几年大家争抢蛋糕十分激烈,而且承包下来也很是高调,称自己打造的是‘智慧药房’,不少药企都将这一块业务写进了年报里。”该观察人士表示。

  实际上,从药企托管医院药房开始,争议声一直未断。记者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和消费者,有医院专科负责人认为,大型医药巨头产品线丰富,有的旗下中药西药一应俱全且市面上竞争产品林立,一旦“拿下”医院药房,就可能涉嫌垄断;而且和医院的合作仍可能存在利益分成,不能算作严格意义上的“医药分家”;再加上药企托管药房并不见得专业,“接盘”之后反而可能管理、服务不如从前。

  有消费者则吐槽药房太远太偏:“医院开了药以后告诉我去隔壁某栋建筑的楼上药店拿药,结果药店缺货又要折返医院重新开单,操作完全不人性化。”还有消费者表示,以前院内拿药最多楼上楼下,现在指定的药店要出医院过天桥摸索一番才能找到,价格也没感觉比之前便宜,还不如干脆医院拿药。

  业界观点:

  应允许患者

  “货比三家”

  在业界观点看来,“医药分家”大方向绝对没错,实际上处方外流是大势所趋,如果不规范操作的药房托管被禁止,允许患者“货比三家”自行院外拿药,总体来看是利好零售药店和消费者的。“医院外流出来的处方市场达到数千亿,为了争夺这一块巨大的蛋糕,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药店势必拿出更优惠的价格、更专业的服务来吸引携带处方的消费者。”该观察人士认为。

  据了解,直到现在,我国的医院药房依然是药品销售最重要渠道,通过药房销售出去的药品,占全部药品市场份额高达80%。米内网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药品销售额实现16.12亿元,照此推算,医院药房渠道的药品销售额将近1.3万亿元。

  “可以说处方药是‘兵家必争之地’,药企之间明争暗斗、药店也竞争激烈,如果消费者有了充足自主权,就可以在更透明的市场环境下买药。”其认为。

责编:王志胜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