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翠英:“钻石突变”肺癌患者是幸运的 但先要避开3个误区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志胜】肺癌是我国第一大恶性肿瘤,而吸烟是肺癌明确的高危因素之一。每当有人劝说吸烟引起肺癌时,总会有人拿出不吸烟也得肺癌的案例。这话不假,的确有一种肺癌即使不吸烟人群也有可能被它找上门来,它就是ALK融合基因阳性肺癌。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内蒙古自治区肿瘤研究所副所长张翠英表示,得了肺癌固然不幸,尤其是罕见的ALK阳性,但是他们又是幸运的,过去晚期ALK阳性肺癌患者5年生存率不到10%,现在他们不但能活7年多,而且副反应小、生活质量高,这也是ALK突变阳性被业内称之为“钻石突变”的原因。

晚期ALK阳性肺癌患者最长能活7、8年

肺癌是最常见的恶性肿瘤,死亡率居恶性肿瘤的首位。肺癌分为非小细胞肺癌和小细胞肺癌,前者占肺癌的85%,后者占15%。

张翠英主任介绍,ALK突变阳性肺癌是指ALK蛋白融合为驱动基因的非小细胞肺癌,有几个明显的特点:一是发病比较罕见,在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人群里面约有5%的人为ALK突变阳性;二是ALK阳性肺癌患者年轻,多在50岁左右,而其他类型肺癌患者多数在70岁左右;其三,7成ALK阳性肺癌患者不吸烟;其四,从组织学的分型上看,肺癌分为腺癌、鳞癌和小细胞肺癌,95%的ALK突变阳性肺癌是腺癌为主,大约98%的ALK突变不和其他驱动基因(EGFR或者是KRAS突变)共同存在。

这些特点使得ALK阳性肺癌对ALK抑制剂特别敏感。ALK融合基因在2007年被发现,仅4年时间,第一代ALK抑制剂就被研发出来。从此,ALK阳性肺癌患者生存率明显提高,药物也不断推陈出新,从一代、二代到三代,患者不同时期可选择的治疗方案更多了。

“过去晚期的非小细胞肺癌5年生存率不到10%。现在通过综合、合理药物治疗,生存期可以达到7、8年。”张主任表示。

好药是否优先使用?

生存期固然是患者追求的目标之一,在采访中,张主任更多提及靶向药物的迭代给患者带来更高的生活质量。药物更新迭代让患者的选择更多,那么在治疗中是不是新药好药优先呢?

“我们也希望新药好药能够早点使用,让患者早期获益。现在的ALK阳性肺癌的治疗模式是先用第一代ALK抑制剂克唑替尼,等耐药后,再用二线药物塞瑞替尼或阿来替尼等。此外,一代药物克唑替尼在一线治疗的过程中,有41.4%的病人容易出现脑转移,但是二代药物容易通过血脑屏障,对阻止和治疗脑转移效果特别好。此外心动过缓、转氨酶升高、间质性肺炎等不良反应均有所减轻。对于医生来说,我们不仅看重疗效,同时也需要关注一些副反应,控制在病人可耐受的范围。” 张主任说。

据记者了解,二线药物塞瑞替尼2018年5月在中国上市,针对接受过克唑替尼治疗后进展或对克唑替尼不耐受的ALK阳性的NSCLC患者提供安全有效的治疗以及显著的临床获益。相较于该药在欧美国家首次获批的750mg空腹口服,国内获批的是450mg随餐口服,临床疗效无异,但是不良反应大大降低,患者生活质量得以提高。该药目前在中国已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ALK阳性的NSCLC一线治疗适应症申請。

三个误区让ALK阳性患者错失幸运

有了对症的药物,不但能延长生存期,还能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这些无疑对ALK阳性患者是幸运的,张主任却表示,在日常门诊中,不少人存在一些认知误区导致与幸运擦肩而过。

“现在小细胞肺癌、非小细胞肺癌等都应该做一些基因的检测,根据基因检测看看有没有突变从而给病人对症用药。但是有的病人就不做基因检测。无论是ALK阳性还是EGFR突变患者,靶向治疗药效果特别好,如果不做检测就失去这个机会了。”张主任认为,应该做动态的检测,根据靶点的检测,耐药以后怎么用药都可以来接力。

在日常工作,张主任还发现好多的患者都有微信群,患者之间指导用药,这是一个常见的误区。她特别强调,“不建议患者指导患者用药,我们要相信科学,相信基因检测。有些患者耐药或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就从四处买药、擅自停药换药、减量等,这些都不建议。目前国内一代、二代靶向药越来越多纳入医保,药物可及性大大提高。在这方面,一定要谨遵医嘱、坚持服药,有什么问题首先要让你的医生知道。”

第三个误区是病人不重视定期检查。张主任提醒,“居家口服患者一定要定期的检查血象、心功能、肝肾功能、肺功能,这样任何不良反应等问题是可以及时纠正。”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