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超20万 特朗普终于“承认”有些事做得不好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2日11时23分,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超过20万例,达200005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686万例。

面对冷冰冰的新冠病亡数据,总统特朗普给自己的抗疫成绩打A+,但他对自己的抗疫“公关”打了D。

美国抗疫工作组重要成员、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说,美国新冠病亡数字“发人深省”。至于特朗普的抗疫表现,福奇让美国民众自己打分。

病亡数是5次海外战争总和两倍以上

美国人口占全球人口比例不到5%,但累计新冠死亡人数比例超过全世界的20%。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因新冠病毒丧生的美国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5次主要海外战争,即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死亡人数总和的两倍以上。

美联社计算,美国迄今新冠病亡人数相当于连续67天每天发生一次“9·11”恐怖袭击。

眼下,美国新冠病亡人数平均每天接近770人。依据华盛顿大学所做模型推算,至今年年底,美国新冠死亡人数将翻番至40万。

作为头号经济和科技强国,美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实验室、科学家和医疗物资,但累计新冠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远超其他国家和地区,“这完全令人不可理解,”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研究员珍妮弗·努佐说。

特朗普:我给自己打A+

疫情仍在肆虐,特朗普却一如既往地称赞自己的抗疫表现。

“我们干得不是好,而是了不起……就这项工作本身而言,我们得A+。”他21日对美国福克斯新闻网说。

特朗普22日在白宫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病亡人数突破20万,这令人“遗憾”,但“如果我们做得不好,现在已经会有250万人死了”。

不过,特朗普“承认”也有做得“不好”之处,那就是有关疫情的“公关”。“但那是因为针对我的假新闻,就公关而言,我给自己打D。”

路透社报道,在21日一场竞选集会中,特朗普称疫情“实际上没有影响任何人”,受影响的只是“有心脏病和其他毛病的老年人……”

特朗普此前向美国知名记者鲍勃·伍德沃德承认,他刻意淡化疫情的严重性,因为他“不想制造恐慌”。

医学专家:“我们考得一塌糊涂”

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安东尼·福奇22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时说,美国本来有能力遏制疫情,然而现在有20万人病亡,这一数字“令人震惊”且“非常发人深省”。

一名观众问福奇,他给特朗普的抗疫表现打多少分。福奇回答:“不需要我来说。看看这些数字。你们自己决定。”

美联社和美国全国民意研究中心联合所做民调显示,仅不到四成美国人认可特朗普应对疫情的表现。

“世界各地领导人接受同一场考试,一些人通过,一些人不及格。就我们国家而言,我们考得一塌糊涂。”美国贝勒医学院医学专家锡德里克·达克说。

疫情发生前,“人们通常对美国怀有某种程度敬意,”达克说,“(美国)推崇科学,用科技力量登上月球”,“但现在,(疫情)暴露出我们变得有多么反科学”。

五角大楼抗疫专款遭军火商瓜分?

美国《华盛顿邮报》22日爆料,国会今年3月经由《冠状病毒援助、救济与经济安全法》拨款给国防部的10亿美元抗疫援助多数遭防务承包商瓜分。

拨款本意是生产口罩等医疗防护设备以解抗疫一线燃眉之急,却被五角大楼用来“奖励”企业生产飞机发动机零部件、军服、无人机和太阳能电池。同一家企业甚至经由法案所列不同援助项目领到多笔钱。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上周说,各州政府急待60亿美元资金到位,以便明年初向美国民众分发新冠疫苗。甚至还有不少美国医院仍然紧缺N95口罩。

与此同时,军费高达6860亿美元的五角大楼还在向国会索要110亿美元新一轮抗疫援助。但实际上,美国军工行业巨头洛克希德-马丁、通用动力和诺思罗普-格鲁曼等即便遭遇疫情,仍有能力持续给股东分红。

文并图/新华社

相关

20万逝者,难解《时代》周刊的叩问

新华社电 最近,美国《时代》周刊公布了一张让人震撼的封面:在漆黑底色上,用白色字罗列了美国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每一天的死亡数字;在密密麻麻的数据上,浮现出一个硕大的数字——200000。封面底部,两行红色字写道:“一场美国式失败”。《时代》周刊试图以这种方式,唤起对美国疫情的警醒。该刊同时叩问:“还要有多少人死去,美国才能走上正道?”

如此令人震惊的数字,居然出现在世界上医疗技术最先进、医疗体系最完备的国家,确实让人费解。但是,如果梳理一下部分美国政客在本国疫情发生以来的态度和言行,就不难理解,当政治私利凌驾于科学理性和民众生命之上,再好的医疗资源、再高的科技水平也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

以戴口罩等简单有效的防疫措施为例,一些美国政客出于政治目的极力反对,对亟须加强自我防护的民众造成严重误导。在竞选集会等场合,不戴口罩被视为“英雄行为”,有些地方甚至专门组织反口罩示威。

一些政客还上纲上线,将防疫措施与公民自由挂钩,煽动民众予以抵制。美司法部长威廉·巴尔最近在一所大学演讲时声称,各州应对疫情的居家令无异于软禁,是美国历史上限制奴隶人身自由以来最严重的对公民自由的侵犯。此言一出,立即招致广泛批评,众议院多数党党鞭科里伯恩直斥其“言辞荒谬透顶”。

美国抗疫中最令人无奈的现象之一,是医学专家、防疫专家等专业人士失去了话语权。曾经备受公众信赖的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重要成员福奇似乎凭空消失,已经很难在媒体上见到。美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前不久在国会作证时说,口罩的保护作用可以比疫苗更有效,马上遭到来自高层的批评和嘲弄。

最近曝出的一些内幕证明,一些美国政客很早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危害性,也知道社交距离和口罩对疫情防控的重要性,他们故意误导公众,四处甩锅诿过,只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算计。

值得警惕的是,这种源于少数政客的“反科学病毒”大有流行的趋势。从最近美国媒体的报道可以发现,一些新近冒出来的所谓专家在谈及疫情时的口吻开始与那些自欺欺人的政客们趋同,一些政府部门或机构为了迎合政客们的口味,甚至篡改数据或修改标准。

美国目前仍面临着疫情的严峻考验。人们担心,随着冬季到来,气温降低将使病毒更加活跃,近年来从不缺席的冬季流感将使疫情雪上加霜。华盛顿大学健康计量与评估研究所的最新报告预计,到年底美国将有超过41万人死于新冠疫情。

生命的逝去唤不醒部分美国政客的良知。只要无良政客们不是尊重事实,尊重科学,真正关心人民生命健康,而是蓄意淡化风险,违背科学,传播“政治病毒”,甩锅卸责,美国恐难走上抗疫正道,《时代》周刊的叩问恐将难有结果。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