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友好医院彭丹涛:阿尔茨海默病属慢病 长期用药需重视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青云】2021年9月21日是第28个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今年的主题是“知彼知已 早诊早智”。

阿尔茨海默病(AD),俗称老年性痴呆,是一种发病进程缓慢、随着时间不断恶化的神经退行性疾病。患者通常会伴随记忆丧失和认知机能衰退,出现行为偏差,并逐渐丧失适应社会生活的能力。

随着老龄化社会加剧,阿尔茨海默病的患病率不断上升。根据世卫组织的预测数据,到2050年,全球将会有1.5亿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其中超过四分之一是中国患者。

在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到来之际,环球网健康记者采访了中日友好医院神经科主任彭丹涛教授。彭丹涛教授表示,防治阿尔茨海默病,不仅需要早发现早就诊,还需要坚持长期用药,以延缓疾病的发展。

就诊率待提高

跟其他慢性病一样,阿尔茨海默病也强调“三早”,即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但由于公众的疾病认知相对有限,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就诊情况并不乐观。

《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诊疗现状调研报告》显示,我国近6成患者在出现症状后才首次就诊,而体检或认知筛查发现问题后进一步明确认知障碍的患者仅为10.06%。“10年前对120多家医院做的一个调查发现,阿尔茨海默病的就诊率只有20%到30%,也就是说有一大半的患者没有来就诊。现在的就诊情况可以达到40%到60%,比以前要好很多了。”彭丹涛教授说到。

“但目前的就诊率还是很低的。”在彭丹涛教授来看,影响就诊率的原因非常多,包括地域问题、知晓率问题、经济状况、家庭关系等问题。“也有对疾病的不理解,认为看了也没有用,没有办法诊断和治疗等。”彭丹涛教授说到。

彭丹涛教授同时指出,在就诊的患者中有60%到70%接受了诊断和治疗,但是脱落率也很高。“对上百家医院观察发现,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用药3到6个月几乎就脱落了。”彭丹涛教授分析发现,虽然患者接受了治疗,但由于药物的疗效、价格或者方便性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导致很多患者没有坚持治疗。

“有的患者觉得药物效果不好,就不吃了。”彭丹涛教授指出,不同的医院,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医生给患者带来的获益性、差异性非常大,这也导致了疗效不稳定。

彭丹涛认为,防控阿尔茨海默病,除了需要做到早诊早治,还需要长期用药控制、维持治疗,以轻微好转、延缓疾病的发展为主要目标。

彭丹涛提醒,存在以下三种情况的患者,建议到专业的机构来筛查:第一,有记忆或者认知下降的趋势。第二,有危险因素,比如血管问题,包括血压、血糖、血脂控制不好;还有生活作息问题,包括睡眠异常、心身抑郁症;还有外伤,包括五官不好、听力视力下降等。第三,有家族史。

长期用药需重视

事实上,阿尔茨海默病的疾病进程非常缓慢,潜伏期可长达20年。因此,阿尔茨海默病也和高血压、糖尿病一样被定义为慢病。

“慢病的特点就是不可逆。”虽然阿尔茨海默病的疾病进程不可逆转,但彭丹涛教授认为,通过有效的长期用药控制,能够使患者的疾病发展非常缓慢。“我们临床上有10年甚至是15年疾病发展很慢的病人。”

彭丹涛教授表示,在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长期治疗中,患者的症状是波动的,有时好有时加重,就是一个慢性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标化的、规范性、有靶点的治疗方案。

据了解,目前常见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有两类。一类称为胆碱酯酶抑制剂,包括多奈哌齐、卡巴拉汀和加兰他敏;另一类称为N-甲基-D-天冬氨酸(NMDA)受体拮抗剂。以盐酸美金刚片为例,这是阿尔茨海默病治疗上,至今唯一获得国内外批准的谷氨酸受体拮抗剂,国内用于中重度至重度阿尔茨海默病治疗,通过阻断谷氨酸浓度病理性升高导致的神经元损伤而起作用。

“谷氨酸的通路失能会导致学习记忆不能传导,美金刚可以让传导通路传导增强,所以它可以改善记忆。”彭丹涛教授解释说。

据彭丹涛教授介绍,目前全球有120多种药物处于临床试验阶段,包括针对抗氧化、抗免疫炎性、抗病毒的药物,还有肠道菌群紊乱、神经干细胞的药物都在研制过程当中。

彭丹涛教授坦言,阿尔茨海默病药物的上市非常难,一是靶点理论要成立,二是化学结构式要通过临床实现的验证,疗效和安全性都要保证。

“美金刚的疗效在临床上是被肯定的,应用也很广泛。”彭丹涛教授说到,“目前这类药物在国内已经进入医保,但尚未进入基本药物目录,所以患者虽然可负担性上没有问题,但在基层医疗机构可获得性还不够。同时,对于患者数量巨大的阿尔茨海默病来说,还需要使用长期调整用药的策略以及长期坚持用药的耐心。”彭丹涛教授强调,阿尔茨海默病虽然有规范,但不同地区医生的经验、药品覆盖程度不同,临床治疗差异性很大,这会导致患者的获益性差异很大。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