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探抑郁症深井:药物治疗是主治手段 今年至少9款药通过一致性评价

每经记者孙嘉夏每经实习记者郑洁每经编辑文多

11月25日,随着他杀嫌疑被排除,韩国女歌手具荷拉的离世很快上了多个网络平台的热搜。这不仅仅是因为惋惜,还因为这么一段往事:仅一个多月前,具荷拉曾在悼念好友——同样因自杀离世的女星崔雪莉喊话道:“我会带着你的那份努力好好活下去。”

怎料结果如此?据报道,崔雪莉和具荷拉生前均患有抑郁症,而这一疾病的话题也因此再次被摆到了公众面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一些网络社交平台上,网友在表示惋惜之余,也对抑郁症是否会“传染”以及能否治愈表现出疑惑。

“如果两个人关系很密切,(抑郁)情绪可能会互相影响,尤其是自杀者在两人关系中占据主导地位时。”11月27日,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门诊部主任王勇介绍说,听到或了解到他人自杀确有可能造成抑郁症患者的疾病诱发。同时,目前抑郁症的临床治疗方式和效果均相对之前有了较大的进展,抑郁症可控、可治,患者和大众要对对抗抑郁症有信心。

事实上,抑郁症的发病率及相关自杀率在全球范围一直居高不下。据媒体报道,WHO最新估计,全球有逾3亿人罹患抑郁症,约占全球人口的4.3%,其中中国有5400万名患者,而抑郁症患者的就诊率只在10%左右,“相对来说,国内抑郁症患者就诊率比较低,或者说来就诊后也未系统治疗。目前随着医患双方对抑郁症认知水平的提升,我们门诊的抑郁症患者每年都在增加。”王勇说道。

如何察觉抑郁症先兆?

抑郁症的定义是这样: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他的心境与身处环境不相称的低落,情绪的消沉可以从闷闷不乐到悲痛欲绝。除了内心,还常伴随注意力、记忆力等认知功能受损,睡眠、饮食、动力、性功能等障碍。

外界对抑郁症患者的印象多为“郁郁寡欢”“以泪洗面”,但王勇向记者介绍,抑郁症患者并非都表现得悲伤绝望,“更多的患者感受其实并非是很痛苦,而是开心不起来,感到疲劳,没有动力去工作生活”。

媒体从业者小宁(化名)11月27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自己也曾患上抑郁症,当时的表现主要是懒散拖延,“并没有觉得多痛苦,但早上醒了后不想起床,躺床上一天什么事都不想做,影响了工作”,小宁以为是工作太累造成的以上情况,也因此拖了很久才前去就医。

但恐怕小宁这种情况人人都遇到过,那怎么知道自己是抑郁症,还是仅仅出现了抑郁情绪?

王勇强调,一个重要衡量尺度是病程:患者出现典型症状需要持续2周以上,才考虑是否患抑郁症。“作为心境障碍的一种,抑郁症的主要特征是显著而持久的情感或心境改变……伴有相应的认知和行为改变,甚至可有精神病性症状,如幻觉、妄想。情绪与情感(心境)的差别:前者是一过性的、短时的,后者是持续一段时间的。”王勇说道。

如果这些还无法帮助分辨,可以看身体。抑郁症还经常以躯体化症状表现出来,患者会误以为自己得了某种器质性疾病,延误治疗。另一名抑郁症患者小光(化名)向记者表示,在确诊抑郁症之前他吃了很久的胃药,“每天就只是胃部不适,半夜会被疼醒,还有反酸的情况”。除了肠胃不适以外,抑郁症也会表现出失眠,食欲下降,性欲减退等生理症状,70%的抑郁症病人还伴随有焦虑症状,比如提心吊胆、紧张害怕、坐立不安、心悸等。此外,认知症状也是抑郁症患者的常见症状,主要包括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集中、反应迟钝、无助无望、自责自罪、悲观厌世等。

如何察觉自己有抑郁症先兆?王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症状出现两周后,要从横向、纵向两个坐标来考虑,“横向是跟以前的自己做比较,是不是现在大部分时间跟以前的自己不一样?纵向是跟同样环境里周围人相比较,在遇到同样的事情后,周围人是否也是同样的反应。”

不遵医嘱是复发首要原因

“我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口井里面,我能看到外面的阳光,所以一直往外爬,但是一直掉下来。”小光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疗愈”又复发的状态让他非常沮丧,怀疑抑郁症是否真的可以痊愈?

根据王勇给出的临床数据,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抑郁症患者可以通过系统治疗达到痊愈,有三分之一的患者能达到大部分好转,还有三分之一的患者会比较难治,反复发作或迁延不愈。

抑郁症复发的首要原因,是抑郁症患者服药依从性不佳,此外,反复发作也与心理、社会、家庭等方面的应激事件有关。

而这种复发,让抑郁症的“早发现早治疗”变得更为重要。

数据显示,第一次抑郁发作后出现复发的概率大约是50%,第二次抑郁发作后再次复发的概率达到80%,第三次抑郁发作后再次复发的概率则接近100%。“因此,目前最新的抑郁症治疗指南提出,抑郁症的治疗目标是提高早期临床治愈率,这样复发概率就能降到更低。”王勇介绍说。

据介绍,其实抑郁症的治疗效果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无需悲观看待,这从治疗目标要求越来越高就能看出。“以往治疗抑郁症的目标是症状明显改善,后来的目标是要达到临床治愈(症状基本消失并且社会功能基本恢复)。”王勇介绍说,“而目前的治疗目标是要达到早期临床治愈,并且尽量降低复发概率”。

一般而言,还没达到抑郁症诊断标准的阈下抑郁(指具有抑郁状态表现的一种心理亚健康现象)或者轻度的抑郁症,可以不用药物,以心理治疗或者物理治疗为主,而对中度抑郁及以上患者,药物治疗是首选。“对抑郁症一般是药物治疗加上心理咨询,对于存在自杀风险的重度抑郁症患者则建议住院。”华东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博士后戚玮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哪些药企生产治疗药物

目前对于抑郁症的临床治疗,主要有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三种类型。其中,药物治疗是抑郁症的主治手段。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抑郁症药物已经发展了五六代,据王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目前最常见的临床一线药物主要有: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包括氟西汀/帕罗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兰/艾司西酞普兰等,被称为“六朵金花”;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比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去甲肾上腺素和特异性5-羟色胺能抗抑郁药(NaSSA),比如米氮平;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再摄取抑制剂(NDRI),比如曲唑酮等等。

这些年,基于对抑郁症发病机制的进一步探索,例如阿戈美拉汀这类新型药物被研制出来。“以前认为抑郁症的发病机制是单胺类神经递质的异常,现在认为可能跟生物节律、内分泌、免疫、神经营养和神经可塑性相关,阿戈美拉汀片具有褪黑素MT1和MT2受体激动和5-HT2C受体拮抗双重作用机制,通过调节人的生物节律、激活人体内受体,起到抗抑郁作用。”王勇表示,此外,还有沃替西汀这类具有全面广泛抗抑郁疗效和良好耐受性的新药,2017年已在国内上市。2019年,FDA还批准了艾氯胺酮和别孕烯醇酮上市,艾氯胺酮主要用于治疗难治型重度抑郁症患者,别孕烯醇酮则是FDA批准的第一款用于治疗产后抑郁的新药。

由于国内抑郁症患者临床看诊量的逐年增加,国内外药企都纷纷布局。目前的国内抗抑郁药市场上,以灵北制药等外资企业领先,灵北制药有4款抗抑郁药,均已在国内上市,其中3款均已纳入医保。国内药企方面,恩华药业、科伦药业等企业均在积极布局,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统计,截至11月19日,至少已有京卫制药、洞庭药业、科伦药业、恩华药业的9款抗抑郁药通过一致性评价。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