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莉宣告切除卵巢专家:家族史是患癌头号风险因素

人民网北京3月27日电 (王宇鹏)近日,曾为防止患癌而切除乳腺的好莱坞影星安吉丽娜-朱莉对外公布,出于相同的忧虑,她在尚未发病的情况下摘除了卵巢和输卵管。北大医院妇产科副主任尹玲表示,家族史是罹患卵巢癌的头号风险因素。但在未发生病变的情况下摘除器官,以降低患癌风险的做法并不常见。女性可以每年体检、做肿瘤标记物筛查和盆腔超声扫描等,以期尽早发现。

“用摘除卵巢与输卵管的方式来预防卵巢癌,这种情况在国内还比较罕见。”尹玲表示,“主要是后果太严重了,卵巢分泌雌激素,维持女性性征和身体代谢,摘除以后,不仅抗衰老能力降低,全身需要雌激素支持的器官和组织也会萎缩,表现出躯体和精神反应,如潮热、出汗、胸闷、心慌、气短、睡眠障碍、阴道干涩,性交困难、性欲低下等。”她说。

没有患癌,为何摘除?“因为一旦发现就比较晚了。”尹玲说,“卵巢癌在早期没有明显症状,很难被及时发现,患者往往在出现腹胀、腹大或腹水等症状的时候才会就医,因此有至少50%的人在被诊断出患有卵巢癌时已经到了晚期。也就是说,朱莉选择用摘除卵巢的方式来规避‘一旦发现即是晚期’的风险。”

那么,朱莉是根据什么怀疑自己是高危人群?尹玲表示,家族病史是罹患卵巢癌的头号风险因素。这一点朱莉在其公布的日记中提到:“由于家族遗传,家中的三位女性都因此去世。医生建议我,在家人发病的年龄的至少十年前进行手术。母亲确诊卵巢癌时49岁,我今年39岁。”

尹玲进一步分析:“一个人的直系亲属中若有多名年龄低于50岁就发生乳腺癌或卵巢癌的患者,说明这个人是携带癌症易感基因的高危人群。这里说的癌症易感基因是指BRCA1和BRCA2,抽取一定血液,便可检测出患癌风险,不仅针对卵巢癌,还有乳腺癌。”

公开资料显示,在乳腺癌高发家族中,80%患者存在BRCA1-2的基因突变。两年前,朱莉正是因为BRCA1和BRCA2两处点位基因突变,被认定具有高几率的患癌风险而切除乳房。这一次朱莉在自述中表现出相同的担忧:“一次简单的血液检查中我被查出有基因变异,这让我有87%的可能性患上乳腺癌,50%的可能性患卵巢癌。”但尹玲也指出,对于癌症易感基因的检测主要流行于欧美国家,国内临床上少有应用,大多还处于研究阶段。

女性该如何判断自己是否具有罹患卵巢癌的风险?尹玲介绍,目前国内比较常见的检测手法是血清CA125检测,它是筛查卵巢上皮性癌的明显指标。“CA125的正常值是35IU/L(IU/L是一种血清单位),如果轻微升高,可能是盆腔炎症或子宫内膜异位症等所致,如果明显升高,超过200 IU/L或飙升到50 0IU/L以上 ,则应尽快就医,做盆腔超声扫描等进一步的检查和诊断。”

日常生活中该注意哪些?尹玲建议,卵巢癌、乳腺癌、胃肠道肿瘤家族史患者要高度警惕,定期体检、关注消化道症状、注意腹部体征(腹胀、腹痛、腹胀等),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和积极乐观的心态,劳逸结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