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健超级防火墙:火疗店事故频发 为何权健总能全身而退

解密权健超级防火墙:火疗店事故频发,为何权健总能全身而退

12月25日晚,安徽人万全(化名)下班回到家,手机里一下弹出1000多条未读信息,全部来自一个叫做“权健传销揭秘”的QQ群。

“这个群怎么突然火了?”这让一年前加入该群的万全摸不着头脑。万全注意到,这个群变得热闹十分,一晚上新增了数百人,迅速冲上了1800多人。

这与一篇题为《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的刷屏文章有关。该文让一桩有关权健公司的旧案重回公众视野:三年前,内蒙古患癌女童周洋放弃化疗,转而服用权健公司的抗癌产品,最终导致小女孩病情恶化身亡。其间,权健公司还被指利用周洋经历进行虚假宣传。

“权健传销揭秘”的QQ群里聚集着一群有类似经历的人,他们的家人、亲戚或朋友都被裹挟进了一场虚幻的“造富”泡沫当中。而作为家人的他们,在这个无形的互联网空间里共同发起了一场“拯救父母(爱人)”的运动,希望能把家人从疑似传销的深渊中拖回来。

造富神话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通过与多位群成员的沟通,慢慢勾勒出了相似的套路——他们的家人朋友大多因为健康上的问题,经人介绍去火疗店免费体验火疗。在接受火疗的过程中,店员借机推销权健其他的保健品,包括麦芽饮料、本草清液等保健食品,以及售价高达千元的按摩鞋垫,号称能治男性前列腺疾病的卫生巾。

几乎每一个卷入其中的人,都会听到相同的介绍:首次缴纳7500元就能成为权健的会员,换取一批权健的产品,发展新的会员还能迅速走上人生巅峰,月入百万,财富自由。

一旦有人表现出一定的兴趣,这时“上线”就会邀请他们去参观权健位于全国多地的权健肿瘤医院,继而参加学习班,了解中药秘方治愈肿瘤的奇迹。

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2年卷入了一场传销案。吉林省蛟河市人民法院的刑事中透露了该公司的传销技法和颇具吸引力的激励措施。

判决书提到,多名证人证言还提及,权健公司对做权健产品规定有管理奖、零售奖、推广奖、合作奖、培育奖、卓越奖和福利奖这七种。以零售奖为例,卖权健公司的产品卖到1000至6000元就可以升级为一星会员,一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9%提成。卖出6000至1.2万元产品可以升级为二星会员,二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12%提成。三星会员是卖出1.2万至2万元的产品按卖出产品货款13%提成。四星会员是卖出2万至2.8万元的产品按卖出产品货款18%提成,卖出2.8万元以上的成为五星级会员。五星会员可以按卖出产品货款的21%提成。而对于高级别的高级经理、钻石经理、皇冠经理、皇冠大使等人,每月可分别享受权健公司全球销售利润分红的1%、2%、3%、4%。

在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培训资料中,培训讲师反复强调,“在权健系统中,业绩永远累计不归零,级别只升不降,月入百万不是梦”。

一位上过课的学员在笔记本上写下:“只要有人存在就一定会有疾病,有疾病就一定需要权健。”QQ群里的成员向澎湃新闻记者形容这种课程带来的洗脑效果,“可以说是邪教式的”。

没有身份的火疗馆

“我现在就想找路子把我老婆的火疗店取缔了。”湖北人卢俊(化名)在电话中忿忿地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曾多次以不合规、缺乏相关经营执照为由,向权健集团总部所在的天津市场监管部门举报自己的爱人在湖北省一座县城里开设的火疗店。

据卢俊描述,在过去的两年里,他的爱人为了经营火疗店,不断投入金钱购买各种权健产品,几乎掏空了整个家庭。为此,卢俊逃到了国外,一年前回国时等待他的是一纸离婚诉状。

卢俊称,他无法用言语说服妻子,最后只能想着靠捣毁火疗店来结束这场噩梦。他在过去一年里多次致电权健总部和执法部门。权健总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他爱人的火疗店没有经过总部的认证,没有签署合同,也没有任何资金往来,不属于总部认可的经销商。

而一位天津市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则向卢俊表示,他提供的会员号只能证明他爱人有购买权健产品的关系,无法证明是权健的直销人员。“(你爱人的店)操作违规与权健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权健火疗只能在天津市内营业,超出范围都是违法的。”卢俊说,“他的意思是我老婆的店就算治死了人也和他们(权健)没关系。”

更加吊诡的是,在“权健传销揭秘”群里,不少人都陈述,他们拿着家人加入权健火疗之后获得的会员号,找到天津权健,却被告知该会员号与天津权健无关,而是属于一家名为天津朱兆生的百货公司。

澎湃新闻记者用天眼查软件查询发现,通过股权的层层穿透和创始人之间的投资脉络,同样无法梳理出朱兆生百货与权健集团在生意上的关联。

天津总部的人还告诉卢俊,在湖北只有一家总部认证的经销商,其他的都是“李鬼”。但在卢俊的印象中,光他家所在的小小县城,鼎盛时期就有近30家“权健火疗”,即便现在很多都关门了,也还有五六家。

权健公司的防火墙

“我就想知道怎么样才能拔出这颗毒瘤?”卢俊向澎湃新闻记者发问。

招牌是“权健火疗”,店里货架上都是权健的产品、宣传海报和手册,人也去权健肿瘤医院培训过了,怎么说和权健没关系就没关系了呢?卢俊想不明白。

多位“权健传销揭秘”群中的成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的家人加入权健一直都是和“上线”联系,从“上线”拿物料、产品,钱款也交给“上线”,即便开设了实体火疗店也没有签署过正规的合同。而这些“上线”不是别人,就是他们的邻居、旧领导、家族长辈等身边的熟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上线,但都不知道上线的上面还有谁。”一位群友告诉记者。

正如上文所述,多年来通过这种难以追溯又紧密有序的人际网络,权健公司为自己构筑起了一道严密的防火墙。

商务部的官网信息显示,权健集团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获得了直销经营许可证,下设10个直销分支机构,和23个直销服务网点。

不过,媒体报道称,权健火疗在全国有7000多家分店。这一数量远远超出权健在商务部网站上备案的网点。仅在上海一地,在百度地图中搜索“权健”二字就能出现近30个含有“火疗”或“养生”关键词的坐标。

澎湃新闻记者查询裁判文书网发现,据不完全统计,权健火疗牵涉十多起安全事故,甚至包含一起死亡案例。但是无一例外,受到处罚的都只是火疗店的经营者,多次成为被告的天津权健公司却每每全身而退。

在湖南怀化的一家权健火疗馆发生的命案中,消费者邱某接受火疗治疗后,癫痫病发作在厕所去世。

最后的判决书显示,被告权健公司虽然系权健八卦仪(即火疗仪器)的生产者,但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产品具有导致邱某死亡的产品质量瑕疵的事实,故对原告请求被告权健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商务部网站显示,权健被批准直销产品种类有40种,包括7款保健食品、3款保洁产品和30款化妆品。火疗馆所使用的八卦仪并不在直销范围之内。

该判决还提到,被告权健公司作为直销企业,其直销区域为天津市辖区内,直销产品不包括“权健八卦仪”,且其与三位被告合伙经营的火疗馆之间存在直销关系。

另外多起火疗馆内发生的人身伤害纠纷,权健公司都用与上述案件相似的抗辩理由,而免于连带责任。

另一起发生在天津武清区的委托合同纠纷案也能一窥天津权健的另一种切割手法。在该案中,原告表示自2013年12月开始代买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产品,2014年月起这家公司开始拖欠销售提成款。原告迫于无奈,诉至法院。

判决书中,被告辩称,原、被告之间不存在任何合同关系,从未签订过商品代销合同,也没有委托原告进行商品销售。被告甚至提出,“退一万步讲,假设原告与被告存在代销合同关系,8个月销售提成160万元不符合常理,试问代卖多少商品会有如此多的销售提成。”

不光如此,在全国各地公诉机关起诉传销的案件中,权健公司也用不知情的说法撇清责任。

一起发生在贵州六盘水的案件中,三位权健经销商因传销活动获罪被判刑。组织者被控发展下线39人,组成超过3个层级的金字塔,涉案金额164万元。然而权健公司在供词中表示,其依法设立的直销企业对加盟商的销售模式不知情。

一个缺口

但有时候,权健构建的防护网也可能会被冲破。在一起发生在广东深圳的火疗烧伤事故中,出现了例外。

深圳的肖女士在当地接受火疗的过程中被烧伤了后背与胳膊。

该案的代理律师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辩护中权健公司依然拿出了那套身经百战的说辞——未经许可的火疗店,公司不知情、不了解、不负责。

不过这一次,这堵墙被打开了一条缝。

该案的二审判决显示,权健公司需要与火疗馆一起负责,共计赔偿27万元。深圳市中级法院认定,给肖女士做火燎的门店有权健的招牌,介绍也是权健的火疗服务,包括微信聊天记录在内的证据显示,参与者始终自称权健的人,并以此发展下线。

目前,权健公司提请该案再审。该案的律师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结果)现阶段难做判断。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不能只看是否签订了合同,要从涉案经销商在内部管理与外部宣传上与权健公司是否存在重大关联的角度来看待。即便经销商未与权健公司签订相关的合同,不存在相对应的权利义务关系。但相应的经销商若在其内部管理、对外宣传上与权健公司的运营模式、管理模式等存在重大关联的高度盖然性,那么也可以认为该经销商与权健公司存在联系。

今年11月28日的晚上,河南郑州的沈辉(化名)手机上跳出一条银行催账短信。他的目光落到最后一行,上面触目惊心地写着:“烦请通知xxx于11月29日内处理个人信用卡欠款,否则我行将向公安机关报案”。

沈辉的前妻2016年2月加入权健,继而开始了家族式的传销。他在去年11月选择了离婚,本想以此将自己从泥潭中拔出来,但没想到在上一段婚姻存续期间,前妻套用他的信用卡,留下了多达十几万的负债。

2018年4月,权健亮相美国纽约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幕,打出“疑难症看中医,中医看中国,中国的权健”的口号。权健公司说,这是向世界发出的“声音”。

而在世界的另一头,无数个“卢俊”的困惑却是,“那么多家庭妻离子散,为什么处于风暴眼中的权健集团总能全身而退?”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