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连续4年亏损30亿 董事长年薪却高达2千万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志胜】作为“中国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平安好医生登陆香港证券交易所后,交出了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尽管2018年平安好医生总收入同比增长78.7%,达到33.38亿元,但是仍然巨亏9.13亿元。统计显示,平安好医生上线4年以来累计亏损金额已近30亿元。另一方面,管理费用的成本呈“爬坡式”上涨趋势,2018年达到9.95亿元。而董事长王涛的年薪经过2017年的翻番,2018年同比增长25%,突破2000万。

此外,年报还暴露出平安好医生通过“烧钱”模式催生业绩大幅增长,却掩盖不住盈利能力的萎靡不振。

管理费用成本四年涨四倍 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年薪突破2000万

平安好医生于2014年成立,是平安集团旗下互联网业务板块的重要成员。2018年登陆港交所并创下港股最大规模IPO,成为互联网医疗第一股。

王涛于2014年8月20日加入中国平安集团,2016年5月任平安好医生董事长,此前曾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云总经理。2018年年报显示,王涛年薪高达2059万人民币。而2016年时年薪为702.8万元,2017年同比翻倍达到1634.6万元。

在一份2849家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2017年年薪排行上,年薪超过1000万者仅有6人,排名前二的分别为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年薪1933.44万元,药明康德董事长Geli年薪1710.76万元。

然而从巨额亏损的业绩来看,平安好医生董事长年薪的一路高涨并非“应有所得”。2015年到2018年,平安好医生亏损总额分别为3.24亿元、7.58亿元、10.02亿元、9.13亿元,2018年同比略有止损,净亏损下降8.8%,但是亏损额仍然巨大。4年累计亏损近30亿元。

从董事长年薪的“高歌猛进”可管中窥豹看出平安好医生的管理费用成本高企不下。数据显示,2015年到2018年的平安好医生管理费用分别为2.52亿元、4.61亿元、7.11亿元、9.95亿元。

业务规模在扩大为何毛利率却下降?

从收入规模看,平安好医生表现亮眼。2015年到2018年,平安好医生分别实现了营业收入2.79亿、6.01亿、18.68亿和33.38亿元人民币,其中2016年、2017年的收入增速分别达到了116%和211%。

无论从整体业绩还是各业务板块,平安好医生的收入增长喜人,但是高收入背后却没有提振利润水平。平安好医生现有四大业务,家庭医生服务、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及健康互动和管理。2018年,家庭医生服务收入4.1亿元,同比增加69.6%,毛利率却由58.9%下降到40.1%,降幅最为明显达到18.8%。

消费型医疗收入9.05亿元,同比增加38.2%,毛利率却微降0.2%;健康商城收入2.01亿元,同比增加108.1%,毛利率降了0.9个百分点;健康管理和互动收入1.28亿元,同比增长111.5%,毛利率下降0.3%。

业内人士指出,平安好医生的核心业务“家庭医生服务”主要由平安集团采购;消费型医疗业务主要依靠平安集团的销售渠道售卖;健康商城业务依赖自营模式;健康管理和互动业务利用广告变现,但营收贡献比例过低。

方正证券董事总经理姜天骄表示,销售规模在上升,所有毛利率在下降,这些线索指向了一个点——这不是2C的业务,而是2B的业务,这不是规模效应带来了公司本身平均成本的下降,而是依赖度提升带来了对方客户(主要是平安集团)的议价力提升。

平安好医生的财务数据也证实,2018年的关联交易约13亿元,占比平安好医生2018年的33.38亿元收入的1/3多。2017年平安好医生18亿收入中的11亿来自平安系企业,更是占了将近2/3。

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平安好医生通过“烧钱”砸出漂亮的业绩,却不可避免上升的成本对利润的吞噬。环球健康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到2018年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分别烧掉1.79亿元、7.81亿元、7.24亿元、12.39亿元。其中,推广营销和广告费用分别烧掉1.3亿元、5.9亿元、4.7亿元、6.7亿元。

2018年财报也指出:销售及营销费用的增长主要是因为随着业务快速发展,与业务密切相关的业务宣传费、佣金的增加,以及获得客户及用户活跃相关费用的显著增长。

家庭医生服务数据存疑:1名医生日均咨询量达83人次

家庭医生服务是平安好医生自建医疗健康生态系统的起点,于2015年开始上线运营。用户通过平安好医生App或在平安集团其他App中均可以进行在线医疗咨询,包括问诊、用药及健康管理服务等。

2015年到2018年,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量“爬坡式”上升,分别达到3030万、1.32亿、1.93亿、2.65 亿;月度活跃用户分别达到560万、2180万、3290万、5470万。也就是说2018年平均5个中国人就有1个注册了平安好医生。

记者在平安好医生APP上看到,在线咨询服务大体分为免费和付费两种,由平安全职医生提供的为免费咨询服务,平安的专家门诊图文咨询则需要付19.9元,还有价格从30元到500元不等的“兼职医生”在线问诊服务。

据2018年财报显示,家庭医生日咨询量达到53.5万人次,同比增长45.4%。而其自由医疗团队的数量为1196人,外部名医数量为5203人。这也就意味着,平均每位医生每天的咨询量达到83人次,远远超过三甲医院单个医生的日接诊量。

这么大的咨询量,家庭医生们应付得过来吗?带着这样的疑惑记者点开了平安全职医生的免费咨询服务,接诊的为“汤黎敏医生”,开始长达5分钟的对话里,都是由人工智能代替医生进行“问询”,5分钟后“汤黎敏医生”对记者的病情进行了诊断,并开具用药建议,填写个人信息后可以直接进行药品购买。记者注意到,需患者确认为复诊才能开具处方。整个过程总共花费了10分钟左右。

由此,按照每位医生日咨询量83人计算,医生得不吃不喝得每日工作近14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个数量。业内人士表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平安好医生的外部医生占据八成以上,他们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

“我们的日均在线咨询量达到53.5万,相当于53个大型三甲医院日咨询量的总和,可以说平安好医生的头部优势日渐巩固。”现在看来,王涛在财报发布会上引以为豪的数据,实则经不起推敲。

业内人士认为,医疗行业盈利大头是药品和治疗的费用,诊费占比较少。而利用家庭医生服务作为流量入口,转化能力也有限。互联网医疗短期内或依旧无法实现盈利。

一方面,烧钱永无止境;另一方面,盈利遥遥无期,也难怪资本市场选择了用脚投票,截至发稿前,平安好医生收盘价为43.1港元,总市值456.3亿港元,缩水了近150个亿。

撇去“泡沫”,平安好医生还能走多远?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