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粉过度促销等干扰因素多 专家呼吁立法促进母乳喂养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青云】“坚持母乳喂养是家庭和父母的责任。推广母乳喂养是社会的责任,需要多方共同努力。”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卢迈在8月1日举行的促进母乳喂养国际高峰论坛上表示。2019年8月1日-7日是第28个世界母乳喂养周,今年的主题为“助力父母,成功母乳喂养”。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建议,婴儿出生后尽快开始母乳喂养、六个月内纯母乳喂养、坚持母乳喂养到两岁及以上。根据我国国民营养计划,2020年,六个月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以上;2030年,这一数字在2020年的基础上提高10%。

但在现实生活中,阻碍妈妈喂养母乳的因素有很多。通过调研百位妈妈的案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总结到,首先在家庭中,妈妈们面临着夜奶疲劳、产后抑郁、与家人的认知冲突等生理心理的双重挑战,还有就是父亲角色的缺位,很多父亲不能理解喂奶的痛苦,发牢骚或选择无视。另外在职场中缺乏包容的环境,同事领导不理解,单位没有母婴室和哺乳室或者场景和地点十分不便,比如厕所。还有专业、及时、有针对性的医疗卫生服务的缺位,缺少渠道、资源不足、缺少“零干扰” 的母乳喂养环境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驻华代表芮心月(Cynthia McCaffrey)表示:“众所周知,母乳喂养能够为儿童早期发展以及妇女和儿童健康状况的改善带来显著的益处。对于职场妈妈来说,为她们多提供一个月的带薪产假,就可以将母乳喂养的时间延长两个月。如果能保证至少六个月的带薪产假,则有助于将纯母乳喂养率提高8.9%。因此,我们鼓励政府、机构和企业携手努力,积极推动带薪育儿假、哺乳时间、母乳喂养设施和可及的婴幼儿照护服务等家庭友好政策的发展,为母乳喂养的母亲创造更为有利的环境。”

爸爸的支持与参与显著提升母乳喂养率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显示,家庭成员的态度也对母亲的母乳喂养行为产生影响。调查显示,婴儿的外婆、祖母和父亲对母乳喂养的支持率分别为89.4%、87.7%和 89.6%。在这些亲友中,父亲的态度对母亲在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有着显著影响,父亲支持母乳喂养的母亲的6个月内婴儿的纯母乳喂养率显著高于父亲不支持母乳喂养的母亲。

关于家庭支持程度与母乳喂养率提升的关系,学术界也早有相关研究成果。

学术期刊《母亲与儿童营养》(Maternal and Child Nutrition)早在2015年便刊登了一项研究成果。研究者于2001至2014年的13年间通过对来自19个国家的11,000多名母乳妈妈进行的定量与定性研究,发现从母亲怀孕起到整个哺乳期,家庭支持都是影响母乳喂养的最主要因素之一。

而在以成功母乳喂养试点项目而闻名的邻国越南,《母亲与儿童营养》在2015发表的另一项研究成果表明,让父亲的参与(engagement)母乳喂养,使该国北部地区早开奶率从40%倍增至81%。

该期刊还提到更早的2013年的另一项研究,表明父亲的参与(学习母乳喂养教育材料、在社区健康中心和家中接受专业人士的相关培训和辅导)使越南半岁以内和四个月内婴儿的纯母乳喂养了分别增长了四倍多(从3.9%至16%)和82%(从11.3%至20.6%)。数据显示,越南纯母乳喂养率在2006年以前10年时间里一直停滞在16%左右。到2014年,越南全国纯母乳喂养率提高至24%。目前,越南纯母乳喂养率已提升到了58%。

联合国妇女署中国办公室国别主任安思齐(Smriti Aryal)表示:“我们鼓励并支持男性和社会承担照料责任,包括儿童和家庭照料。这需要我们在家庭、工作场所和公共场所共同创建支持母乳喂养的环境。”

为了让更多的中国妈妈积极选择母乳喂养,捍卫妈妈们母乳喂养的权利,方晋倡议,让哺乳妈妈们享受:生理心理的双重呵护、妈妈优先的家庭氛围、给力爸爸的细心照顾、专业及时的卫生服务、包容支持的职场环境和母婴友好的社会环境。

呼吁立法禁止母乳代用品违规广告和促销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2018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显示,接受过添加配方奶粉的建议,6个月内添加奶粉的比率已达到51.9%。

母乳代用品过度促销被指误导消费者,显著提高了婴儿母亲们给孩子添加奶粉的可能性,降低了六个月内婴儿纯母乳喂养率,这构成我国母乳喂养状况改善的一大障碍。

我国在1995年由当时的工商总局、卫生部、轻工总会等六部委制定发布了《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里面有很多原则性规定和法律责任条款,例如严格禁止在医院里推销、派发母乳代用品。但《办法》已经于2017年废止,目前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正在拟定新的办法。广告方面,1994 年我国颁布《广告法》,并于2015 年10月加入了一个相关条款,首次对母乳代用品广告做了限制。

方晋指出,目前很多奶粉企业的营销手段打擦边球,比如说贴近母乳、适合中国宝宝等。还有交叉营销,尽管不能做0—6个月的奶粉宣传,但是二段、三段奶粉的品牌形象都跟一段是一致的。这不仅涉嫌误导消费者,而且涉嫌违反《广告法》。方晋建议加强对《广告法》的执法力度,禁止在大众传播媒介或者公共场所发布声称全部或者部分替代母乳的婴儿乳制品、饮料和其他食品广告。

环球网此前也报道过《配方奶粉宣传“接近母乳”被指涉嫌违法 涉及惠氏、贝因美、圣元等品牌》,通过调查发现配方奶粉宣称“接近母乳”的“打擦边球”行为不在少数。

“这些打擦边球的做法怎么规范,未来加强市场监管和立法方面需要统一考虑进去。另外还有利用新技术、互联网、社交媒体来进行促销的新型营销方式,制定新的管理办法也要把这它考虑进去。”

方晋表示,最近颁布的《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里有明确规定,不得对0—12个月龄婴儿食品配方乳制品进行宣传。过去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是0—6个月,我觉得这是巨大的促进,对未来相关法律法规提供了很好的先例,这是有积极意义的。

卢迈建议,推动新的《母乳代用品销售管理办法》的制定和出台,深入调查研究产假延长的可行性和政策建议,推动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进程。

广州市率先启动立法程序保护母乳喂养

广州市已走在了立法保障母乳喂养的全国前列。

今年5月底,广州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广州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主席团交付审议的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代表议案的处理决定》。

今年1月,本次高峰论坛的参会嘉宾雷建威律师等74名广州市人大代表联名在市第十五届人大第四次会议上提出的《关于立法促进母乳喂养的议案》。去年,雷建威受广州市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委托组建“广州市母乳喂养立法调研课题组”,开展关于促进母乳喂养的立法调研,并花了3个多月的时间整理出了一本800多页的调研报告。议案提出,六个月大以内婴儿纯母乳喂养率应当达到60%以上。

“议案中不只是把很多散的规章、规范性文件挑出来集合,也有一些创新和亮点。”雷建威介绍,比如第一次在法规中出现了关于母乳库建立、管理、用途、监管等方面的规定,其中规定由卫生健康行政管理部门监管以及由财政支持母乳库的建立等等。还有对于建立母婴室的规定,如果没有按照条款里所规定建立母婴室,要罚2至5万,因为建造成本一般要5万以上。还有医疗机构怎么做好母乳喂养的支持,其标准是高于爱婴医院的。在医疗机构的母乳喂养支持很多散见于卫生部的规范性文件,没有上升为法律法规,而我们变成了强制性的法规。

“如果今年能够出台,这应该是第一部母乳喂养促进的单独地方性法规。”雷建威表示。

“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广州已经率先走出了立法保护母乳喂养第一步。希望有越来越多的各级政府参与到这一过程中,为我国母乳喂养率的提升,为实现健康中国的目标而努力,”方晋表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