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加食品:“酱油第一股”的陨落

2019年,调味品板块高歌猛进,走出多只长线牛股,唯有昔日号称“酱油第一股”的加加食品步履蹒跚,向隅而泣。加加食品缘何掉队,投资者在担心什么?

被调查前已负面缠身

6月5日晚间,加加食品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同日,公司控股股东湖南卓越投资有限公司也遭到立案调查。

在此次遭到立案调查前,加加食品已多次受到交易所关注。6月4日,公司公告,深交所对公司的2018年年报进行问询,其中涉及营业收入、大额采购、关联方资金占用、销售及管理费用、股份轮候冻结等11项问题。

更早之前,加加食品于今年3月取消了实控人增持计划,此举也被深交所要求进行解释,是否存在“忽悠式减持”及通过披露增持计划炒作股价缓释平仓风险的情形。今年4月,加加食品及相关当事人又因卓越投资及实控人杨振拆借加加食品自有资金、违规开具商业票据的行为,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受到深交所处分。

经查明,2018年2月9日、2月12日,加加食品向实控人杨振、指定人刘胜渝及卓越投资控制的湖南派仔食品有限公司提供2400万元和3000万元借款,用于卓越投资及杨振的资金周转。卓越投资及杨振拆借加加食品自有资金的行为,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占用资金日最高发生额5400万元,占加加食品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62%。2018年5月28日,卓越投资及杨振归还上述借款。

自2017年3月至2018年1月,杨振通过加加食品网银系统对其指定的第三方以加加食品名义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商业承兑汇票,用于自身资金周转,累计金额69380万元,占加加食品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3.70%。截至2018年9月28日,商业承兑汇票所涉债务,卓越投资及杨振已采取直接偿还、由第三方代为清偿的形式予以解决。

此外,深交所还通报了公司未就向关联方提供担保事项履行审议程序及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自2017年11月至2018年2月,加加食品向卓越投资、杨振提供担保29500万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4.33%,加加食品未按规定履行审议程序与信息披露义务。卓越投资及杨振所持股份被冻结事项,也未及时披露。

鉴于公司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且被查前已多次遭到监管关注,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19年6月5日收盘时持有加加食品,并在2019年6月6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重大资产重组存不确定性

继公司及控股股东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加加食品筹划一年有余的对金枪鱼钓100%股权进行收购的相关事宜能否继续推进备受关注。6月21日晚间,加加食品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时,对重组进展予以了回复。

加加食品表示,由于本次重大资产重组相关中介机构的自身原因,公司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向证监会报送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材料。截至目前,相关中介机构自身原因已经消除,但标的公司评估报告及审计报告均已过期。公司与重组相关方及独立财务顾问、审计、评估、律所等中介机构正在继续积极推进本次重组的加期审计、评估工作。

2018年3月12日,加加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或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励振羽等合计持有的大连金枪鱼钓100%股权,作价48亿元。在停牌4个月之后,该收购金额确定为47.1亿元。

资料显示,金枪鱼钓从事海洋金枪鱼捕捞,此前曾计划去港交所上市,但最后决定通过资产重组进入加加食品。在此次收购中,金枪鱼钓做出业绩承诺,2018、2019、2020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5亿元、4亿元、4.5亿元。在方案设计上,加加食品采用了现金加股份的方式,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募集7亿元资金专门用于现金对价部分,其余40亿元采用加加食品的股份来支付。

而针对此收购案,市场早已有所质疑,资产和净利润均不如金枪鱼钓的加加食品欲斥资47亿元进行收购,被认为有“蛇吞象”的嫌疑。虽然公司最新公告表示,仍在积极推进重组事宜,但能否顺利推进仍然备受关注,对此,《红周刊》将持续保持关注。■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