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美妆假代购调查: 拍认证视频只要150元

在利益诱惑及韩国美妆行业竞争的大背景下,一条涵盖造假到售假的链条横空出世。

对于许多消费者而言,代购一款来自韩国的化妆品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但很少有消费者知道,这些看似是“货真价实”的韩国美妆产品,甚至附上在韩国的朋友圈定位及从韩国发货的物流单据,却很可能是假货。

近日,第一财经记者走进韩国美妆代购行业,经过实地调研及多方采访后发现,由于美妆产品的旺盛消费需求使不少商家难抵诱惑,代购买入一些假货后再充当正品出售,整个假代购形成一个闭环式的产业链条。

代购潮涌现

6月的一天,旅游业还处在淡季,但韩国济州岛机场的免税商品领取处却人山人海,仅新罗免税一个连锁的排队人员就达到近80人,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有些人群购买的商品数量,明显多于普通游客,且为满足航空公司的手提行李标准,在领取到商品以后,还在周边进行整理,场面非常壮观。

第一财经记者在与济州岛机场及免税店方面的工作人员交流中得知,这一天“还算是人比较少”,而在人流较大的旺季,有时连取号机都会报废,最终不得不由人工来维持现场的秩序。

记者整理爱茉莉太平洋及LG生活健康两大化妆品品牌的财报发现,从2010年起,在全球化妆品品牌销售增幅放缓的背景下,两大品牌在韩国本土的销售额出现了近20%的增长,而其中免税渠道的增幅在总增幅所占据的比重最高达78.9%,由于韩国的美妆产品及品牌,广泛受到来自中国消费者的欢迎。

对于白领张女士来讲,要找到一个“靠谱”的海外代购,并不容易。

“我们虽怕会买到假货,但因价格存在优势,还是会选择代购,我们只能通过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传递及朋友圈定位、收据等内容来判断真假。”张女士表示。

根据韩国某经济研究院的测算,目前从事韩国商品代购行业的人员在2万~3万人左右,其中有销售商品的所谓“代购”,也有很多是从事物流、包装及其他相关行业的人员。

被“漂白”的假货

张莉(化名)正就读于韩国某大学,她从2016年便开始从事代购,目前已成为朋友圈中小有名气的韩国代购。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会坚持去韩国化妆品店及免税店购买真货,但也曾受到过一些提供非正规货源的人员的“诱惑”。

“有陌生人突然加我微信,说能提供韩国化妆品的货源,因为通过批发及返点合作,所以比市面上的购入价格低30%~35%,价格比对后发现有些韩国品牌产品的购入价更是低近40%。我很惊讶,尤其是韩国大型品牌对于经销商的管理体系非常严格,即便是和专卖店老板再熟悉,或免税店的VIP,也不会有低于原价8折的折扣。所以货应该有问题。”张莉表示。

张莉后来没有选择和这个所谓“神通广大”的代理合作,但她透露,目前韩国代购行业的密集竞争和价格战的背景下,有些代购会无法抵御这种利润的诱惑,选择与其合作,而这些代理的货品真假却很难保障。

在韩国留学的李欣欣(化名)透露,有部分非正规货是源自所谓的“代理”,而这个代理在韩国首尔的某个公寓开设实体店铺。她销售的假冒化妆品大多数为所谓的小样,目前国内的消费者对于小样及小包装的化妆品有一定的兴趣,但由于这批产品主要以赠品为主,因此较难被消费者发现,且生产方也并不关注这些产品的真假与否。

第一财经记者在与代理接触的过程中发现有许多小样正在出售,这批货的价格远低于同等容量的商品。

“很多制假店铺会把在广东等地制作的假冒化妆品,先运送至韩国,进行再包装及来源地的‘漂白’后,重新从韩国寄往中国消费者手中。”一位行业人士透露。

“假”的生意经

有了“货”还要让购买者增加信任感,于是“假认证”出现。

张莉透露,在代购行业中,雇人在韩国商店发一个朋友圈定位、视频,或提供韩国免税店的发票,已是平常之事,而这种所谓的“认证”,已成为一种产业链条,甚至有部分留学人员以拍摄这种视频为副业。第一财经记者从一位韩国留学生的朋友圈看到,其去免税店拍摄一条认证视频的价格为1小时150元,其中路费另算,而如果有具体店名等特殊要求,需另加费用。

在与一些代购的交流中,记者了解到,很多所谓海外购物的场景都是假的,完全可以在某个地方设置一个摄影棚进行拍摄,让消费者相信代购是在海外购买的。

第一财经记者从与李欣欣等人的交流中了解到,在韩国美妆产品的销售过程中,由于链条“一环接一环”,因此代购对于货物源头也并不是特别了解,互不了解的销售模式导致很难进行源头的追溯及货源的控制,“真中有假,假中有真”已成为韩国代购行业的普遍现象。

此外,韩国部分免税店为吸引中国游客,会采取一些优惠和对业者的“返点”,这就会出现一批专门服务于中国游客的购物店,很多的中国旅游团客人都会被当地的地接导游领到这类商店消费。

记者了解到,这类店铺本是用来销售部分折扣产品的,但如今这类店铺会兼做物流行业,有些门店也成为假冒化妆品的“中转站”。第一财经记者在首尔代购物流较为密集的东大门地区,发现有许多挂着“中国物流”的企业,也有许多物流号称“提供包通关”,其号称可用EMS等国内物流企业邮寄,但相比于正常邮寄的价格贵出1~1.5倍,且时效从3~5天延长至2周左右。

据行业人士透露,代购者将货品在线销售后,再到“代收点”充当中介揽收发运,形成的一个复杂的灰色产业链。“代收点”主要负责把假货汇总后运输出去,且制造虚假路由信息。很多“代收点”长期从事跨境电商生意,其手中的货有真有假,物流单号和物流路径在真假货之间的转换由其掌控,所谓包通关是通过一些非正常手段,逃避国内海关对于行邮税的征收。

一位来自韩国某化妆品企业的负责人表示,目前有一些假冒产品,使用的是正牌产品的包装,或极其相似的包装。第一财经记者在此前的假代购调查中了解到,如果现场查不到足够立案的存货,对打假而言是巨大的挑战。如何确认电子证据,进行电子取证并认定涉事者犯罪也是问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