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医生唐子人:治病救人是最高梦想

用精湛的技术为患者解除痛苦,以温暖的态度给患者慰藉,靠果决的勇气予患者力量……在唐子人看来,院外救人只是尽了医生的本分,他寄语青年医生:有能力、有温度、有担当才是真正的好医生。

唐子人

2003年非典期间,他主动请缨,封闭救援一个多月;2008年奥运会,他天天在场馆值班到凌晨,为奥运健康保驾护航;2010玉树地震,他冒着高反危险,与同事奋战一线救援14个昼夜;2015年出国进修时,面对突然倒下的美国老人,他主动施救被誉为“最美医生”。他就是唐子人,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主任医师。

从医27年,无论院内院外,唐子人总是冲在一线。这个国庆假期,唐子人将和往常一样在工作中度过,这正如他所言——越是重要的时候,越需要医生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

看过无数生命的脆弱与顽强,唐子人学会更客观冷静地面对自己,同时也学会用更热情也更温暖的方式面对患者。他说,作为医生,无论到了多大年龄,依然能温柔对待病人,这是最高境界。

他的青春

在急诊科“战场”上坚守27年

这个国庆黄金周,唐子人和过去很多年一样,仍将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在工作中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因为医生的工作性质,大学毕业后,唐子人几乎没有放过双休日和节假日,有时候即使周末放假,也会因为放心不下病人,来医院查房。

朝阳医院地下一层的急诊科,是唐子人的“战场”,今年49岁的他已经在此工作了27年,为数不清的病患带去生的希望。作为急诊科医生,唐子人时常冲在救援一线,从抗击非典到玉树救灾,从奥运保障到异国救人,治病救人始终是唐子人的最高梦想。

2003年,SARS疫情席卷京城,急诊科成为最危险的地方。4月中旬,上级决定,把原北京市朝阳区妇幼保健院改建为专门收治SARS的医院,需要朝阳医院派驻医生护士前往。作为一名青年医生,唐子人没有犹豫,4月21日,他告别母亲和妻子,离家“出征”。一周后,由于工作需要,他又被派往任务更加艰巨的宣武SARS重症监护病房。

一线战斗一个多月,唐子人无法见到自己的母亲和妻子。《北京青年报》刊登出唐子人想为母亲过生日的愿望后,5月23日,唐子人通过可视电话看到了母亲,为她送上最好的生日礼物。

作为急诊科医生,唐子人几乎没有缺席过重大医疗保障项目。2008年,唐子人以医疗志愿者的身份承担了奥运医疗保障任务。作为观众医疗站的主管,唐子人天天值夜班,从下午3点到达场馆,经常在凌晨2点才回到家。

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唐子人又主动请缨参加医疗队,并在第二天赶赴灾区。玉树地处高原地区,震后环境艰苦,无水无电,食物都是凉的,严重的高原反应给医护人员带来巨大挑战。唐子人和他的同事们坚持了下来,坚守14个昼夜,圆满完成了救援任务。

如今,作为急诊科主任医师,唐子人承担着繁重的日常工作,但他行医的脚步依然没有停下。这些年他陆续去过云南、贵州等地的多个贫困县,为当地的老百姓义诊,同时通过交流学习,让当地的医生更快、更直接掌握一些治疗手段和技术,以救治更多病人。

对急诊分级诊疗感受颇深

医疗是重要的民生领域,医改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民众的幸福感。作为医生,唐子人对医改体会最深的便是“分级诊疗”。分级诊疗制度,即按照疾病的轻、重、缓、急及治疗的难易程度进行分级,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承担不同疾病的治疗,实现基层首诊和双向转诊。

为更好地调配急诊医疗资源,今年5月1日起,北京20家市属三级医院统一实施急诊预检分诊。在朝阳医院急诊科,这一分级制度开展得更早。身在其中,唐子人深刻感受到分级诊疗给他个人工作带来的转变。过去,来什么病人,唐子人就要看什么病人,而实行分级诊疗后,作为急诊科主任医师,他将更多精力放在了病情最危重的病人身上。“这也符合我个人理念,处理危重症是急诊的核心任务之一。”唐子人说。

分级诊疗制度下,患者和家属与过去相比也有了明显变化——他们更有耐心了。“过去有些患者等了五分钟十分钟没有看上病,他就会抱怨,现在每个人名字前面有分级后情况就好多了”,唐子人说,以病情严重程度而非“先来后到”决定看病顺序,是医生和患者都应该接受的理念。

目前,从接诊患者的数量来讲,朝阳医院急诊科接收的患者人数相比过去持平,但是接收病患的危重程度则一点也不比过去轻。急诊科当然需要治疗感冒发烧,但唐子人认为,当一个患者病情很危重,通过治疗将其病情在一个平台上维持一段时间,为其后续治疗提供条件,这是急诊科医护人员更为重要的使命。

坚持在一线救人初心不改

做医生不容易,做急诊科医生更不容易,面对随时送来的病人,突发的状况,压力、疲惫、被误解都是常态。这些年,唐子人也有过多次机会换行或者转岗,但是治病救人的初心让他坚持下来。唐子人救治过的病人经常会回医院看望他,有时因工作忙碌大家可能就是打个招呼,但看到他们健康的归来,唐子人觉得无比幸福。

为让患者活下来,医生会不顾一切向前冲,想尽所有办法来帮助病人。唐子人曾收治过一名42岁的唐山出租车司机,当时这位司机心脏骤停,心肺复苏后陷入长达15天的昏迷期。

经济压力大加上看不到恢复的希望,家属曾三次提出放弃治疗,但都被唐子人劝阻下来。作为医生,他认为这个患者还有希望。得知家属因为差几万元治疗费而想放弃后,唐子人和医护人员帮助他们通过网络筹款渡过难关。患者病愈离院时,医护人员又给他们捐了一笔钱。

这位出租车司机虽然脑部受到损害,但经过治疗恢复得相当理想,回家后已经能够骑自行车了。说到往日救治成功的病患,唐子人笑了,像他特别喜欢的一句名言:“当你挽救了一条生命,你就等于挽救了全世界。”

作为一个特殊的职业,医生始终与生死相伴,这其中更会面临很多挫折。有时候,胜利在望而信心满满的时候,患者病情突然恶化;有时候,使出浑身解数后患者仍未好转,但是多坚持一下,生命的奇迹就展现在面前。

看过无数生命的脆弱与顽强,直面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唐子人变得更加平静,更能客观地面对自己,同时也学会用更热情也更温暖的方式面对患者。他说作为医生,无论到了多大年龄,依然能温柔对待病人,这是最高境界。

时代影响

普及心肺复苏成就“中国最美医生”

2015年2月22日,唐子人在美国圣地亚哥海洋世界游玩时,突然听到有人呼救,离他10米外,一个美国老妇人躺倒在路边。

唐子人立即上前检查,患者已经丧失意识,呼吸、心跳停止,情况十分危急。向家属表明身份并征得同意后,唐子人开始为这位患者进行心肺复苏。为保证动作规范,唐子人双膝跪地,坚持做了十多分钟胸外按压,直到公园工作人员拿来自动体外除颤仪AED。急救人员和急救设备到位后,唐子人又配合他们为患者实施心脏电除颤,最终,这位老人恢复了心跳和呼吸。

唐子人救人的照片出现在微博后,获得网友点赞5万次,称他是“中国好医生”。因异国救人的善举和对心肺复苏普及所作的贡献,2015年,唐子人被国家卫计委和中央电视台评为“年度中国十大最美医生”。2016年获得北京市委宣传部颁发的“北京榜样”荣誉称号和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肺复苏专业委员会颁发的“中国心肺复苏国际开拓奖”。如今再提起那次施救,唐子人说,这是每一个医生都会做的。

调查显示,我国心脏骤停患者最终存活率不到1%。这个数字令唐子人心痛,回国后他也将更多精力放在公众心肺复苏的培训上,希望通过专业的讲解和培训,让更多人掌握心肺复苏的技术并以此来救人。

媒体曾报道过一些院外倒地患者经热心人帮助胸外按压而恢复心跳的新闻,有专家认为,这类新闻中大部分倒地患者并不是心脏骤停,施救者的按压手法往往也不正确,但唐子人从不做负面评论。他认为,当一个人倒地,有人愿意上前施救,已经是巨大的进步,应该鼓励和提倡,而技术问题则应该留在专业领域探讨,并且向公众做更科学和专业的心肺复苏培训。

光阴故事

做医生温度比技术更重要

唐子人所在的北京朝阳医院急诊医学科成立于1986年,是集医、教、研一体的现代急诊救治中心,在这样综合实力极强的科室中成长,练就了唐子人过人的专业能力。不过,唐子人始终认为,作为医生更重要的是温度而非技术。

一个10岁的小男孩因为车祸被送到朝阳医院急诊科,由于病情危急,医生们甚至没有机会将他从急救车的担架抬到抢救室病床上。抢救了很长时间,唐子人知道,是时候告诉孩子的父母要放弃治疗了。当时,孩子的父母都跪在地上痛哭,“面对年轻生命的逝去,我唯一能做的是跟他们平视。”唐子人单腿跪地,让自己的眼睛与孩子父母的眼睛位于同一角度,向他们交代了病情。

如今,医疗领域是人工智能主攻方向之一,医生可能会被人工智能所取代也是热门话题。在唐子人看来,从诊断和治疗角度来说,人工智能强大的学习能力或许能代替医生,但冰冷的机器却永远无法取代医生的温度。

能力和温度之外,唐子人给自己提出另一个要求:有担当。担当则要求医生在作出某种判断时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一边。

急重症病人经常需要选择不同的治疗方案,欠缺专业知识的患者和家属也会面临两难的选择。唐子人认为,好大夫把治疗方案罗列给病人时,会给病人分析清楚每个治疗方案的利弊,而这种分析中的倾向性就是“担当”,面对风险大获利也大的治疗方案,医生应该为患者做一些担当,奇迹才能发生。

唐子人认为医患关系就像是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大家都在对抗疾病这个共同的敌人,在这个大前提下,医生有担当,患者能理解,医患关系必然会越来越好。

文/本报记者 张月朦 统筹/池海波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