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普爱思转型遇阻上半年净利“腰斩” 市值缩水8成股东高管频频减持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曾经的“神药”逐渐走下神坛,利润难再维持,莎普爱思(603168.SH)交出了“最差成绩单”。

上半年,莎普爱思实现营收2.64亿元,同比减少19.45%;净利润为2569.75万元,同比减少49.50%。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上半年,莎普爱思的主要收入来源——滴眼液产品业绩下滑尤为明显,收入和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1.31%、49.57%。此外,莎普爱思寄希望转型中成药而收购的子公司,也陷入连续亏损的泥潭。

8月23日,莎普爱思报收8.34元/股,总市值为27亿元,较2015年6月最高峰50元/股,市值已经缩水83%。

上半年净利润“腰斩”

8月16日,莎普爱思发布2019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2.64亿元,同比减少19.45%;净利润为2569.75万元,同比减少49.50%;扣非净利润降72.06%至1283.44万元。

莎普爱思将业绩下滑归因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下降,上半年,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收入和利润分别同比下滑31.31%、49.57%,此外,随着一系列医改政策的推进和医药监管新政策的实施,医药制造业的发展面临更大挑战和调整而增速放缓。

莎普爱思滴眼液一直都是公司的营收支柱,2014年到2017年,莎普爱思滴眼液收入分别为5.08亿元、6.64亿元、7.54亿元及6.85亿元,分别占总营收的66.35%、72.03%、77.03%及73%。

但是好景不长,2017年年底,丁香医生发文《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在高频次播放的电视广告中虚假宣传、误导消费者。莎普爱思业绩深受影响,至今未走出阴霾。

此外,莎普爱思超高的销售费用也是其遭受诟病的重要原因。不过,近年其销售费用逐年下降,2018年和今年上半年分别为2.9亿元、1.1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9%、12.42%。

虽然在舆论上备受打击,销量也遭遇腰斩,但莎普爱思仍占据着不小的市场份额。据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2018年莎普爱思滴眼液在我国白内障用药市场份额为21.58%。

中成药转型遇阻

莎普爱思是一家以生产、研发和销售化学制剂药和中成药为主要业务的医药制造企业,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大输液和头孢克肟产品等制剂药,以及四子填精胶囊、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中成药。

实际上,在“神药”风波之前,为了降低单一产品比重较大带来的经营风险,莎普爱思就已经开始谋求转型,加码中成药市场。

2015年,莎普爱思以3.46亿元收购强身药业100%股权,据悉,强身药业是一家以中成药为主打产品的公司,其产品包括十全大补丸、锁阳固精丸、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等。

交易对方东丰药业承诺,强身药业2016年-2018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00万元、3000万元、5000万元。然而强身药业三年的业绩均未达标,实际净利润分别为125.39万元、1028.42万元、-802万元,导致莎普爱思对其计提商誉减值损失1.78亿元。今年上半年,强身药业净利润继续亏损757.35万元。

业绩每况愈下,莎普爱思的大股东和高管都开始减持股份。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18年7月到2019年1月,公司原第三大股东王泉平累计减持持股约5.16%,套现1.27亿元;原第二大股东上海景兴减持公司股份175.89万股,套现1467.43万元。目前,上海景兴成为了莎普爱思的第三大股东,王泉平也已退至第六大股东。此外,2019年初,公司董事长陈德康将持有的公司9.66%股份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降至28.97%,仍是最大股东。

对于莎普爱思未来发展,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近年来,莎普爱思丑闻不断,与此同时没有看到公司大的改观,未来发展趋势令人堪忧。当务之急,莎普爱思亟需重塑品牌形象,否则竞争力将会进一步下降。”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