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元饮品营收净利双降宣传推广费2亿 经营现金流降六成11家机构清仓撤退

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明鸿泽

上市一年半,养元饮品(603156.SH)仍未摆脱外界质疑。

以“经营用脑、多个留个核桃”广告语轰炸而家喻户晓,主营核桃乳的养元饮品经营业绩依旧不佳。

今年上半年,养元饮品实现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与之相对的是,公司宣传推广费不降反增。上半年,其宣传推广费合计为2.13亿元。同比增长42.92%。

与之相比的是,公司积极推进“大单品”战略,虽然研发支出有所增加,但重营销轻研发的弊病依旧突出。上半年,其研发支出为1250.69万元,仅为宣传推广费的4.13%。

今年上半年,养元饮品经营现金流净额为3.8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82亿元减少5.97亿元,降幅为60.83%。而从2016年以来,公司经营现金流一直在下降。

备受关注的是,或许获利退出,或许并不看好养元饮品的发展前景。上市之前,11家基金、保险、信托等机构扎推,而在今年上半年,随着限售股解除禁售,这些机构全部撤走。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随着植物蛋白饮料进入快速发展期,承德露露、伊利、蒙牛等知名品牌相继杀入。虽然领先一步,养元饮品的核心竞争力并不强,其将面临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

半年扣非净利减少过亿

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养元饮品的经营业绩在上市之后首度下降。

半年报显示,今年1—6月,养元饮品实现营业收入34.56亿元,去年同期为41.63亿元,同比减少7.07亿元,降幅为16.98%。对应的净利润(指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2.68亿元,去年同期为13.08亿元,同比下降3.0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10.26亿元,去年上半年为11.28亿元,同比减少1.02亿元,下降9.10%。

去年同期,营业收入、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较上年同期增长13.55%、30.78%、38.48%。对比发现,今年上半年,不仅前述三个业绩指标在下降,且降幅较大。

按区域看,全国7个大区上半年的销售收入均出现两位数的下滑,其中,西北地区和东北地区降幅超过30%,西南地区降幅降幅最小也达11.70%。

对于上半年营业收入下降,养元饮品解释称,消费者的消费需求日趋个性化与选择日益多元化,加上公司主动调整各级渠道库存,导致公司收入出现下滑。

其实,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多次波动。

养元饮品成立于1997年,早在2010年,公司就筹划登陆A股市场,历经四次IPO,才于去年2月12日在上交所主板挂牌交易。

根据此前多份招股书披露的经营业绩数据,2009年,养元饮品营业收入只有5.25亿元,到2013年就猛增至74.31亿元,2014年、2015年82.62亿元、91.17亿元。但是,目前而言,2015年是公司营业收入巅峰。2016年至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89亿元、77.41亿元、81.44亿元。连续两年下降,去年虽有回升,仍不及2016年,且差距不小。

与之相对应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近年来也有所波动。2015年,养元饮品的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6.20亿元、23.54亿元,2016年有小幅增长,2017年出现滑坡,分别为23.10亿元、18.9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5.72%、20.80%。去年,二者大幅回升,但其扣非净利润与2016年相差无几。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去年,养元饮品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大幅增长,与其财务费用、投资收益增加也有关。公司IPO募资金额高达42.36亿元,巨额资金产生的利息收入为1.07亿元。此外,去年投资收益为3.50亿元。

宣传推广费是研发支出24倍

备受诟病的重营销、轻研发弊病,上市之后,养元饮品并未从根本上解决。

养元饮品产品结构一直较为单一,“大单品”战略,如果不能做到极致,具备较强竞争力,风险随时上身。

2018年年报及今年半年报显示,养元饮品的主营业务收入构成中,核桃乳贡献的销售收入占比超过98%。

当然,今年以来,养元饮品也加强了研发,推出了有些新品,但依旧是“大单品”。

业内人士分析称,养元饮品最大的问题在于消费群体、场景和销售渠道的单一。在多年以来,公司一直以礼品市场为主,今年从整个礼品市场向大众市场发力,但目前还处于布局期。未来,公司有望依靠新品破局,但短期内仍可能受制于品牌形象惯性、产品结构单一等问题所带来的业绩承压。

备受关注的是,养元饮品的研发支出依旧不足。今年上半年,公司研发支出为1250.69万元,同比增长62.71%。但这与宣传推广费相比,可谓是天壤之别。

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为5.3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78亿元增加了0.54亿元,增幅为11.30%。其中,广告费2.15亿元、市场推广费0.88亿元,去年同期为1.32亿元、0.80亿元,分别增加0.83亿元、0.08亿元,合计增加0.91亿元,增幅为42.92%。合计3.03亿元的宣传推广费,是当期研发支出的24.24倍。

养元饮品的宣传推广费一直不低。2014年至2016年分别为4.87亿元、5.04亿元、6.41亿元,2017年、2018年为5.06亿元、4.46亿元(2017年、2018年数据不含促销品费用),5年合计高达25.84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公司相继聘请陈鲁豫、王源等明星代言,还冠名央视《最强大脑》、《挑战不可能》、湖南卫视《好好学吧》等益智类节目,并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广告,将“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广告语对准了学生、脑力劳动者等经常用脑群体。

目前来看,近年来,宣传推广费有所压缩,但对应的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乏力。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养元饮品一再砸钱营销推广,但多年来饱受的质疑一直存在。比如“六个核桃”里面究竟有几个核桃、包装为何比饮料还贵,原料是否货真价实等。

机构股东撤得一干二净

养元饮品前景究竟如何?限售解禁后,机构股东已经全部清仓,一定程度上说明市场并不看好。

近年来,养元饮品一直在努力增强市场竞争力。

目前,养元饮品在原来衡水总部单一基地基础上,已发展成为拥有河北衡水、安徽滁州、江西鹰潭三个自有生产基地和河南临颍、四川简阳两个委托加工基地的全国性布局,公司已经成为中国核桃乳饮料产销量最大的企业。

公司表示,公司生产基地在全国范围内多点布局可以降低产品物流成本,提高产品供应的及时和稳定性,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

养元饮品主要产品为同时标注“养元”商标、“六个核桃”商标的植物蛋白饮料核桃乳,具体品种主要有养元精品型六个核桃核桃乳、养元智汇养生六个核桃核桃乳和养元精研型六个核桃核桃乳等。除核桃乳外,还包括植物蛋白饮料核桃花生露和核桃杏仁露等。

值得关注的是,核桃乳并非养元饮品独家垄断经营。作为植物蛋白饮料,近年来,一些饮料企业及相关行业企业已经进入,试图分享这块蛋糕。

公开资料显示,除了主营饮料的承德露露外,伊利、蒙牛等知名奶企均已进入核桃乳行业。

与伊利、蒙牛等品牌企业竞争,无论是渠道、还是品牌,养元饮品除了先发优势外,竞争力较弱,未来的压力不小。

从股东角度看,养元饮品已经遭到机构股东抛弃。上市之初,南方基金、交银施罗德、中欧基金、华宝基金、兴全基金、汇丰晋信基金、长城基金以及私募、企业年金、险资、信托等机构股东出现在其流动股股东名单中,合计有11家。这些机构股东都在IPO前进入。

今年一季报显示,前十大流动股股东中,全部为自然人股东,上述机构股东全部消失。

今年2月12日,上述机构股东所持股份解禁,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内,这些机构股东完成了清仓撤退,撤退之干净、彻底,让人颇为意外。

二级市场上,养元饮品走势也不强。昨日,随着半年报出炉,公司股价直奔跌停,其中,机构抛售1.39亿元。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